玉笛落7

第七章布网

蔺晨扛着梁仲春跑出小街,见路边有一辆黄包车,车夫坐在一旁休息,忙把人塞进去,自己抢了车就跑。

“站住!我的车!”车夫大喊。

蔺晨头也不回,丢下荷包给他:“赔你的!”

车夫捡起荷包,打开看到银票,皱着眉头愤愤道:“居然是符纸!你给我站住!”

不过蔺晨已经拉着车跑出去很远了。

跑过了两条街,为了保险起见,蔺晨放下了黄包车的棚子,再次点了梁仲春的穴,还用手绢把他的眼睛蒙上了。之后,蔺晨直接拉着车去了明公馆方向。

梁仲春只感觉身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小,然后他被拉下车来,又被扛起来,随后居然高高的跳了起来?!腾空的感觉让这位行动处的处长一阵犯晕。接着又是几次腾空,然后,他就被反绑着...

22 Feb 2018

玉笛落6

第六章 故交

就在萧景睿、言豫津和飞流随着仆役进入庭内时,明台正沉沉睡着——老阁主见他心中不安,特意为他添加了安神药。

起初的明台的梦是安静的,但渐渐的,仿佛水面出现涟漪一般,梦境泛起了波澜。

最先出现的是大姐明镜,她坐在明公馆自己的房间里,絮絮叨叨地数落着明台不好好读书,然后程锦云进来了,明镜就说让他们早点生个孩子;转眼间大姐和程锦云却换成了大哥和阿诚哥,大姐的卧室也变成了汪曼春的刑讯室,他们二人伤痕累累,打开刑讯室的门,冲明台大喊“快走”,但明台却迈不开步子,急的阿诚用力推了他一把;一个踉跄,明台眼前一黑,随即发现自己摔倒在一个土坑里,刚起身却见身边埋了一个人,明台用力去扒...

20 Feb 2018

玉笛落5

第五章琅琊

“这是哪?”面前山岳茫茫,素白一片,明台勉强站了起来,天气的寒冷和伤口的疼痛令他发起抖来。

飞流赶忙扶住他:“琅琊山。”随后他感受到明台的颤抖,皱起眉头,“苏哥哥,冷。”

明台苦笑:“我只穿了衬衣,当然很冷啊。”

“回去。”飞流扶着明台,要向山下走。

明台忙喊住飞流:“等等,笛子。”

雪地里,玉笛隐隐露出一端。

飞流捡起笛子,歪歪头,说:“坏了。”然后指着笛子上一条细小的裂纹给明台看。

那是一条极其细小的裂纹,如果不是阳光正好照在这里,都不一定能发现。

“可能是摔的吧。”明台说,“飞流,你把笛子收好,这笛子应当和咱们现在的处境有关。”

飞流点头,把笛子插在腰间,...

18 Feb 2018

玉笛落4

第一章最后略微修改。

第三章补上了章节名。


第四章 复还

蔺晨和飞流住进黎叔家已经两天了,要是从初来此地开始计算,已经过去了三日时间。

今天阳光好,飞流抱着洗衣篮子,乖乖给黎叔帮忙晒衣服。

如今蔺晨和飞流都换上了现代的衣服,除了头发长了些意外,已经没有什么特殊的了。

不过黎叔始终对蔺晨充满好奇,毕竟,他和“眼镜蛇”一模一样。

 “辛苦你了,飞流。”黎叔晒好了最后一件衣服,和飞流一起走出阳台。

飞流很有成就感:“不辛苦。”

两人去看明台,却见他表情凝重——如今明台已经可以坐起来,也不知蔺晨配了什么药膏,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已经开始发痒,却又不能抓挠,弄得...

17 Feb 2018

玉笛落3

第三章 相遇


“苏哥哥。”

“不是苏哥哥。”

“不是,是苏哥哥。”

“不是苏哥哥。”

“苏哥哥!”

“……”

这样的对话已经反复多次,明台无奈地看着飞流,心力交瘁。

飞流则认真看着明台。虽然知道这个人不是梅长苏,但只要看着就会觉得高兴呢。

蔺晨坐在桌子上,好笑地看着两人斗嘴。

终于,明台放弃了纠正飞流,闭着眼躺在床上,做出一副“我累了好想睡”的样子。

飞流立刻乖乖给明台盖好被子,然后对蔺晨说:“饿了。”

蔺晨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唉,知道了,给你找饭去。”

飞流高兴地点头。

明台注意到,他们说的是“找”饭,而不是“做”或者“买”。微微睁开眼,却见蔺...

06 Feb 2018

玉笛落2

我还真是偏爱伪装者副本地图啊
PS:这次用手机更新,排版一样吗?

第二章 两人
午夜的树林里突然出现一阵白光。
蔺晨和飞流骤然间出现在半空,随即跌落在地。
“啊……”被飞流压住的蔺晨发出痛呼,“飞流,快起来,重死了……”
飞流的脑袋晕乎乎的,闻言赶紧爬起来,踉跄地扶住旁边的大树才站稳了身体。
蔺晨揉着腰站起来:“唉,真想念当初那个瘦瘦小小的你啊,随便就能抱起来玩,现在这么沉……?!”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蔺晨有种不真实感:四下里树木茂密,而且地上没有积雪,反而是杂草和落叶,最主要的是,这里的气候温暖宜人。如果不是飞流站在面前而且身体上有痛感,他甚至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飞流问:“这是哪?”
蔺晨沉下脸,摇摇头...

02 Feb 2018

玉笛落1

突然冒泡,没有大纲也没有目标,未定CP,不知道写不写的下去。

关于看风起长林一直想知道飞流去哪了。

随便产粮,算是记脑洞吧。

——————

第一章 笛声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

大雪覆盖了北境,覆盖了江左,覆盖了金陵城,琅琊山也未能幸免。

蔺晨自战场回来后就变了一个人一般,开始上心起琅琊阁大大小小各种事务,言谈举止都沉稳起来。

同他一起回来的,是死死抱着一条裘皮大氅不放手的飞流。


雪花飘飘荡荡,整个世界都安静极了。

飞流站在琅琊阁阁主的屋顶上,怔怔地望着漫山的洁白。

……苏哥哥,天冷了,你还好吗?

不知站了多久,飞流看着白茫茫一片,眼睛都刺痛了...

01 Feb 2018

【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25

时间接近上午十点。

明台注意到,黎叔又偷偷看了眼手表。

“爸,现在几点了?”明台突然说。

黎叔怔了一下,说:“马上十点了。”

明台笑起来:“我得走了,家里说好中午要一起吃饭。”然后,明台接了一句:“爸,什么时候和大姐、大哥一起见一面吧。”

黎叔其实与他们都认识,心里开心的同时却也尴尬:“好,既然说好了,就快些回去吧,有机会和他们都见一见。”

黎叔把明台送去坐电车,然后看了时间,加快步伐走向茶楼。

十点二十分整,黎叔走进了包间里,点了壶茶。

十点半,包间外面传来高跟鞋的哒哒声,随后门被推开,明镜走了进来。

黎叔站起来:“你来了。”

明镜神情严肃,但紧紧抓着的手包又显出激动:“...

16 Sep 2017

【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24

因为桂姨的回归,阿诚一时间忘了黎叔与明台是父子的事,待到他想起来时,已经是午夜了。

为了迷惑桂姨,坐实“明楼与明诚不和”的传言,阿诚难得回到小房间自己住。但这件事实在太过扰人,阿诚辗转反侧,越发觉得需要人分担,干脆偷偷摸摸去了明楼房间。

明楼正靠在床头看书,习惯了晚睡的他反而早睡不得。

“大哥。”

明楼一抬头,便看到阿诚迅速闪身进来,动作灵活而安静,像一只大猫。

见阿诚眉头微皱,明楼问道:“还在想桂姨的事吗?”

阿诚走到床边,坐下:“不是,是别的事。”

“别的事?”明楼放下书。阿诚不是易犹豫的性子,这样的状态很少见。

阿诚干脆坐了起来:“是黎叔,今天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

12 Sep 2017

【番外】静水流深之那年梧桐

七夕贺文奉上!
楼诚之间的故事,祝大家七夕快乐~~

作为明氏的继承人,明楼自小受到的就是精英教育,理所应当的,他顺应着留法的大潮,小小年纪便独自乘船去了法国,开始海外求学生涯。当他回到国内的时候,不过也堪堪称得上青年罢了。
论起明楼留法带来的影响,受到第一大冲击的便是明台,那种勤工俭学的日子着实吓着了这位小少爷,以至于他死活都不肯独自外出上学。
与之相反的则是明诚。
明诚是被明楼救回来的孩子,他从小就仰慕着明楼,法国求学的经历对他而言简直如天上的太阳一般光芒四射。所以,就在明楼留法后第一次回家时,小阿诚就鼓足了勇气,对家里说出了“我以后也要去法国读书”。
然后,阿诚果然去法国念书了,但是同他预想的...

28 Aug 2017
1 2 3 4 5 6 7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