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21

陈深跟着毕忠良回到了他的家里。

外面开始下起小雪,然而雪花不待落地便融化成雨水,地面一片湿滑。

打开门,毕忠良和陈深进屋。屋里暖腾腾的,陈深脱了外套,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两口,就走进里面的房间去,打开一个抽屉,拿出一盒香。

毕忠良看着陈深,默默叹气,也过去拿了香。

两人一起点燃了香,在刘兰芝的灵位前鞠了躬,插上了香,然后,离开了小房间。

陈深懒散下来,解开衬衣上面的两颗扣子,踢拉着鞋就要上去自己一直住的房间。

毕忠良喊住路他:“陈深,饿不饿,要不要吃宵夜?”

陈深回头,一脸茫然:“难道你能做饭?”

毕忠良掩着嘴咳了一下:“咳,白水煮面,吃不吃?”

陈深立刻笑了,十分捧场:“好啊,老毕你亲自下厨房唉,太难得了,当然要吃!”

“行,你等会。”毕忠良立刻挽起袖子,进去厨房了。

陈深喊了句“我先冲个澡”就赶紧跑上二楼去了。

毕忠良听着“蹬蹬蹬”上楼的声音,笑着摇头,拿起锅子接了水,放到灶上,点了火,正在翻找面条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大步走出去,毕忠良接起电话:“喂,你好。”

“处座,是我,二宝。”

毕忠良立刻捂住话筒,看向楼梯,确定陈深不在走廊里,才压低声音说:“什么情况?”

“处座,我已经去柳美娜那里确认过了,她说是没问题,虽然我私下调查时发现有痕迹,但都不能作为确凿的证据,而且柳美娜咬死了不承认档案室被入侵过,您说……”

“知道了,”毕忠良点点头,“唐山海呢?查到什么没有?”

“他倒是很干净,查不到什么。”

“干净?不是说他和柳美娜不清不楚吗?”

“是是,但是您让我调查他们之后,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已经少了下来,唐山海似乎是和徐碧城重归于好了。”

一调查就重归于好了,这么巧吗?毕忠良皱眉:“继续盯着,还有徐碧城,他们三个的嫌疑很大,谁都别放松,一旦发现问题立刻告诉我。”

“是,处座放心!”

“还有事吗?”

“那个……”刘二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处座,您办公室的抽屉,就办公桌第一层那个抽屉……咳,我看被打开了,就看了一眼,那个,现金都没有了……”

毕忠良立刻瞪向二楼方向,咬着牙说:“我知道了,你不用管。”

刘二宝不敢再多说别的,挂了电话。

毕忠良揉揉太阳穴,叹着气进去厨房煮面。

不一会儿,身上还没完全擦干的陈深又穿着睡衣跑了下来。

“老毕,老毕,煮好了没?”陈深扒着厨房门往里看。

毕忠良围着一条格子围裙,正在炉灶前忙碌:“马上就好了,”他回头看了陈深一眼,立刻瞪眼,“你怎么没擦干?”

陈深缩了缩脖子,赶紧消失在厨房门口。

片刻后,两碗阳春面摆在了桌子上,冒着热气。

毕忠良内心有些忐忑,观察着陈深的反应——陈深神情郑重地看着面前的阳春面,十分严肃地拿起筷子,夹了一根面,送进嘴里,咀嚼。

毕忠良问:“还行吗?”

陈深故作深沉,直到毕忠良心里有些打鼓了,才说:“嗯,还不错。”

毕忠良松了口气。

然后陈深说:“就是有点咸。”

毕忠良赶紧尝了一口,味道正好啊?再看陈深,就见他一脸贼笑。

“小赤佬!”毕忠良举着筷子敲陈深,陈深哈哈笑着躲开,“到底好不好吃?”

“好吃,老毕你做的饭都好吃!”

毕忠良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说:“好吃就多吃点。”

陈深就“呲溜呲溜”吃起来。

待到毕忠良洗完了碗,陈深叼着牙签,晃晃悠悠地和毕忠良一起上楼去了。

两人打开相邻两间房间的门,陈深吐出牙签,说:“晚安老毕。”

“晚安,”然后,毕忠良说,“没钱了就直接和我说,别跟做贼似的。”

陈深听了,挠了挠头:“你知道了啊。”

毕忠良指了指陈深,一副“你给我小心点”的样子,故作凶悍。

陈深咧了下嘴,窜进屋去了。

扑进柔软的床里,打了个滚,陈深仰躺在床上,摸着鼓鼓的肚子,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隔壁房间里,毕忠良换上睡衣,目光在扫过女儿照片的时候停住了。他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抚摸着相框,眸光深沉——唐山海、徐碧城、柳美娜,他们一定要是“麻雀”或者“熟地黄”才行。

他们必须是。

必须是。



明公馆里,明镜已经入睡,于曼丽也在她的房间里歇下了。

明台偷偷从卧室里跑出来,摸进了书房,果然明楼和阿诚还没睡,他赶紧凑到二人跟前。

“大哥,阿诚……”明台舌头打结一般,支吾了半天才说,“阿诚哥。”

阿诚瞪他。

明楼放下书,摘掉眼镜,笑着问:“怎么,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干什么?”

“你们不也没睡呢嘛,”明台略有些不好意思,手指蹭了蹭鼻子,说:“我就是特别好奇,你们……嘿嘿。”

明楼说:“有什么好奇的。”

明台看看明楼,又看看阿诚,咂咂嘴:“我之前可是一点都没发现,你们瞒的可真好。快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阿诚不自在地偏过头去:“你哪来这么多问题。”

明台立刻撒娇:“阿诚哥~”

阿诚抖了一下,他无法想象明台这个实际年龄比自己大的人居然能这么自然地做出撒娇这种事来!

明台又眨眨眼,看向明楼:“大哥,你肯定愿意告诉我,是不是?”

明楼也偏过头去,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两人都不说,明台咕哝道:“真小气。”

阿诚说:“你就别关心我们了,还是想想大姐让准备订婚宴的事吧。”

晚饭的时候,明镜认为明台和于曼丽还是早些订婚的好,一是不怕别人议论于曼丽一个姑娘长期住在男友家里,二是可以早些确定关系,自己也更放心。

于是,订婚宴的事被提上日程,明镜兴致勃勃,说要去请大师算个好日子,家里也都要准备起来才行。

明台靠在沙发上,抱着一个靠垫,懒洋洋道:“我有什么好准备的啊,等着裁缝给量尺寸就好了,忙的是你们。”

阿诚顿时想到明镜安排他的一堆杂事,垮下了肩膀。

明楼握住阿诚的手:“别担心,有什么事我可以安排别人去做的,你尽管说,不要累着自己。”

明台捂住眼,不去看这两个人。

三人又笑闹一会儿,明台无论如何没套出两人的话来,话题渐渐转移到了正事上。

明楼说:“明台,你入党的事应该不会有问题,但你还是要注意,不要犯错误。”

“是,我明白。”明台正色道。

明楼继续说:“还有,毕忠良似乎对唐山海产生了疑心,现在正让刘二宝秘密调查,你去提点提点他,让他小心点。”

明台点头应下。

时间不早了,明台回去房间,明楼和阿诚也收拾了书房里散落的书籍文件,准备休息。

两人一同回到卧室,洗漱一番,在大床上躺下。

窗外寒意深沉,雨雪静静落下。

屋内暖意浓浓,明楼握着阿诚的手,梦到了那年青涩的少年对自己笑的甜甜的,蹦跳着踩在一地的梧桐叶上,“咔嚓咔嚓”的声音挠的人心里痒痒的。

“哥,”少年阿诚身材偏瘦,似乎全部的营养都拿来长个子了,“哥哥,哥哥!”

阿诚一叠声地喊着自己,他的头发和风衣下摆都飞舞起来,清清爽爽的,在阳光下似乎是要飞起来一样。

伸出手拉住他,阿诚瞪圆了眼睛,看看自己,随即咧开嘴,笑眯了眼。

明楼听到自己的声音:“阿诚,慢些。”

阿诚便老实地在身旁走起来,却时不时跳一下,心情好极了。

“哥,哥哥,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不说了。”

“说一遍吧?再说一遍!”

“阿诚……”

“哥哥~”阿诚蹙着眉头,略带恳求。

“……阿诚,我喜欢你。”

少年阿诚一下子抱紧自己,随即大步跳了出去,“啊——啊——”地喊着,在长街上使劲奔跑,跑远了又折返跑回来,脸颊通红,喘着粗气:“哥哥!我也喜欢你!好喜欢你!好喜欢!”

明楼感受到自己猛烈的心跳,抑制不住地搂住了阿诚,印上了一个吻。

微凉,柔软。

还有阿诚颤抖的睫毛,以及小心屏住的呼吸。

梦里的一切都那么清晰。



做了个好梦,明楼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上班,却在汪曼春的工作汇报之后荡然无存。

“报告,我处已抓获抗日分子九人,处决七人,获得确切线索三条。”

汪曼春清脆好听的女声却像是一把匕首,插进了明楼心里。

明楼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表扬了汪曼春,鼓励她继续努力的,但在汪曼春离开后,他写了三遍材料都没成功,不是笔尖戳破了纸,就是在纸上留下了一大块墨印。

休息片刻,明楼揉捏着眉头,打电话叫阿诚,却被告知阿诚先生现在不在秘书室。

明楼感觉头疼起来了。

来了两个人请他审阅文件,还有一个人来找他签字盖章,明楼耐着性子处理公务,终于又得了片刻清静,明楼刚想理理思路,便听到“当当当”三声敲门声。

明楼立刻坐直身体:“进来。”

阿诚推门进来,又关好了门:“出事了。”

明楼靠在椅背上:“怎么了?”

阿诚神情严肃:“郭小白被抓了。”

明楼疲惫地点了下头:“汪曼春刚向我汇报了。”

阿诚紧张道:“可他马上要和‘医生’接头,这个时候被捕……”

“他已经把‘医生’供出来了。”明楼叹气。

“怎么办?要通知‘医生’静默等待吗?”

明楼揉了揉太阳穴:“去通知黎叔吧,让‘医生’一定要小心,近期都不要有动作。”

阿诚应下,随后担忧地问:“头疼了吗?”

明楼笑笑:“没事,只是有点累。”

阿诚绕过办公桌,捧着明楼的头,在脑门上亲了一下:“少吃药,等我回来给你揉揉。”

明楼应下了。

待阿诚找了机会离开新政府办公楼后,开着车绕路,亲自去找到黎叔,向他传达了这一指令。

黎叔看着阿诚,犹豫了下要不要说明台的事,但见阿诚行色匆匆,而且李小男情况危险,黎叔便按下这个念头,带着指令,立刻前往明星电影公司。

李小男演完了小丫鬟的戏份,从电影公司里出来的时候,习惯性地环视四周,很快便发现了在书报摊前看报的黎叔。

意识到一定有事发生,李小男走向书报摊,接到了黎叔塞给他的小纸条。

买了份报纸,李小男离开了。

在搭乘黄包车回家的途中,李小男看了手里的纸条:危险,静默,等待指令。将小纸条一点点撕碎,再将细碎的纸屑一点点地扔掉,让它们随风飞散,李小男始终表情不变。

付钱,下车。

正要上楼回家,李小男被人叫住了。

“小男!”

转头一看,李小男立刻扬起了大大的笑脸:“姚欣!”

正是米高梅里的舞女姚欣,陈深经常和她跳舞。

姚欣穿了白衬衣和蓝黑色的裙子,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大衣外套,素净的像是个女教师:“小男,好久没上课了,有没有退步?”

“怎么会!”李小男立刻摆摆手,“我很认真的。”

这个时间,唐山海和徐碧城还没有下班,李小男直接请姚欣上楼。

一进屋,姚欣便压低声音道:“郭小白被捕了。”

李小男倒水的动作一顿,随后说:“好,我知道了。”

“小男,你要小心。”

李小男把水杯递给姚欣:“放心吧,组织刚刚通知,让我保持静默。”

姚欣点头,然后说:“米高梅里乱的很,我看到76号的汪曼春和一个中年妇女在一起。”

“汪曼春?”李小男问,“她怎么会去那?”

姚欣摇摇头:“不知道,她们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呆了不到一刻钟就离开了。”

“另外的女人是谁?见过吗?”

“没有,很陌生。”

李小男点头:“好,我会把这个情况反应上去的。”

姚欣喝了口水。

李小男说:“你在舞厅,要多小心。”

姚欣摇摇头:“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太危险了。”

李小男便笑。

姚欣起身:“那咱们还是老样子。”

“好。”

李小男拿了唱片,放起音乐来。

姚欣便开始教她跳舞。

等到一个小时之后,李小男送姚欣离开,再回家时,已经下班的徐碧城拉住李小男,问姚欣是谁,刚刚怎么一直有音乐声。

李小男擦擦汗,说:“她是教我跳舞的老师,收费不贵,很划算的。”

徐碧城便笑着回去了。





小腿子:终于,我更新了!我被更新感动了!因为大雾霾,今天回公司的班车延误,所以我有了一下午的时间,写出了更新文文~

04 Dec 2016
 
评论(6)
 
热度(89)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