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16

想到宋茂成,明镜更加睡不着了。

那年的战火硝烟散去后,明镜在阵亡战士名单中看到了“宋茂成”三个字时,她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镜对自己说,肯定是重名的人。

然而,接下来的寻找让她渐渐灰心,那个默默陪伴她、支持她的男人,真的不见了。

那年明镜已经29岁,她本以为自己找到了归宿,然而现实却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没想到,两人还有重逢的一天。

明镜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宋茂成——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留着胡子的样子,真的和年轻时感觉很不一样。

年轻的时候啊⋯⋯

明镜脑海里出现了两人初见时的场景。

那时上海爆发了大罢工,阿诚才刚刚12岁,居然就跟着学校里的学长学姐们跑去游行,结果混乱时他人小腿短,被警察抓到了。下午,得到消息的明镜和明楼急匆匆跑去保释阿诚,但现场人太多,明镜挤不进去,只能让明楼挤进去,自己在外面等待。

群情激奋的人越聚越多,现场高呼起“打到帝国主义”的口号。

明镜被气氛感染,跟着呼喊起来,反对日本资本家的暴行,也在抗议英国巡捕逮捕学生的做法。

然后,枪声响起。

尖叫声,怒吼声,人群更加纷乱拥挤。

明镜在人流里摇摆,被蜂拥着挤向前去。

枪声越发明显,对聚集人群的抓捕也开始了。

明镜在人流中不得脱身,她的鞋子被挤掉了一只。

穿着制服的人抓走了明镜身边的一个男人,接着就向明镜伸出了手。明镜努力敲打反抗,但她还是被抓住了胳膊。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斜着冲撞过来,在用一块砖头敲打巡捕,巡捕松开了手,然后他抓着明镜,迅速分开人流,把她带到了旁边相对清净的地方。

明镜站在那里,惊魂未定。

很快,那个小伙子又从人群里带出了一个小姑娘和一个老大爷。

“你们别进去,里面危险。”小伙子脸上都是汗。

明镜看着他,他头发理的很短,身上的衬衣已经沾染了灰尘和汗水,皱巴巴的,但和这种狼狈相反的是,他的眼睛很亮,神情坚定。

“好。”接触到他的目光,明镜忽然就镇定下来。

之后,明楼带着阿诚找到了明镜⋯⋯

两人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直到一个多月后,明镜去书店买书时再次遇到他,两人才算是真正相识。

黑夜里,明镜回想着曾经那些相伴,渐渐入眠。

第二天一早,明镜因一夜好梦心情颇佳,下楼,发现明楼和阿诚早已在餐厅里坐好。

“怎么?今天这么早?”明镜笑着对两人说。

明楼直接握住阿诚的手,手指相交地放在桌上,说:“是啊,不好总是让大姐等我们。”

明镜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看看明楼笑眯眯的样子和阿诚略带小心的打量,微微摇了摇头,故作不悦:“阿诚,我有那么可怕吗?”

阿诚立刻说:“没有,大姐怎么会可怕呢。”然后立刻咧开嘴笑。

明镜被阿诚少见的幼稚样子逗笑了。

明楼也笑了,不去管他,反而招呼阿香摆饭。

明镜拿了一个包子塞给阿诚:“吃饭吧。”

阿诚拿着包子,看看明镜,愣住了——这就算过关了?没有生气?没有跪小祠堂?没挨鞭子?居然这么容易?那他之前的担心都算什么?

明楼给愣住的阿诚舀了一碗汤。

然后,阿诚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55号,就在上午的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徐碧城一脸严肃地找到了柳美娜。

“柳美娜,我有事情要和你谈。”徐碧城直接站在柳美娜对面,语气生硬。

柳美娜柔柔地笑起来:“什么事啊,这么严肃?”

徐碧城看了看档案室门外,说:“你说咱们能谈什么事?你跟我出去,咱们找个地方谈,当然,如果你愿意在这谈,我也没意见,但你要想好别人会怎么议论你。”

柳美娜立刻意识到徐碧城是在说唐山海,她突然就心虚了,但却又马上做出骄傲的姿态:“好,你等等,我锁好门。”

两人离开档案室,柳美娜把门锁好,随后一同离开。

就在她们开车离开55号院子的时候,唐山海拿着昨晚配好的钥匙,迅速打开门,闪身进入档案室。

徐碧城带着柳美娜直接去了月色咖啡馆。

停车,徐碧城拉着不太愿意下车的柳美娜进去店里。

“欢迎光临。”服务生礼貌地领着二人进入。

徐碧城停在之前唐山海和柳美娜坐过的位子,说:“我们就坐这。”

“好的。”服务生帮两位女士拉开了椅子,不过他时不时看向柳美娜,显然是还记得她。

服务生的目光让柳美娜感到十分尴尬,只能假装没事的样子,坐下。

徐碧城点了咖啡,却没给柳美娜点任何东西。

柳美娜只得自己又叫了一杯咖啡。

两个女人对面而坐,徐碧城静静地打量着柳美娜,柳美娜则看着咖啡杯里勺子搅动的痕迹。

待到咖啡都温凉了,徐碧城才说:“你离开山海吧,只要你离开他,我就不追究了。”

柳美娜紧紧捏着勺子,低着头。

徐碧城继续说:“我和山海只是吵架了,夫妻之间吵架,你也知道,很正常的。”

柳美娜不说话。

徐碧城想了想,说:“美娜,山海对我很好,他只是一时苦闷,才会去找你倾诉。”

柳美娜依旧不说话。

徐碧城心里担忧,她要拖住柳美娜,不让她回去档案室,但她实在想不出其他什么话来说了。

柳美娜终于放下了勺子,她慢慢抬起头,说:“山海他不爱你的。”

徐碧城突然间感到一根刺扎进了心里。

档案室里,唐山海翻翻找找,却一直没找到“归零”计划。

难道“归零”计划没放在档案柜里吗?

想到毕忠良谨慎多疑的性格,唐山海观察四周的环境,不排除这里有秘密隔间的可能。

当触碰到画框时,唐山海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稍一用力,一个隐蔽的保险箱出现了。

唐山海提起精神,开始破解保险箱密码。

咖啡馆里,徐碧城的火气已经被柳美娜提起来了。

“他不爱我?”徐碧城身体前倾,紧盯着柳美娜的眼睛,“他不爱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柳美娜也挺直了脊背:“你们之间没有爱情吧,你和山海⋯⋯”

“请叫他唐队长。”

“⋯⋯你和山海⋯⋯”

“叫他唐队长!”

柳美娜笑了:“山海说他不爱你,他爱的是我。”

徐碧城也笑了,她在胸前叉起手来,微微歪着脑袋,看着柳美娜:“这种话你也信?”

柳美娜强自镇定,手心却已有了汗水。

“男人的爱,不是说出来的,”徐碧城心里火气直冒,但面上却一片寒凉,“山海每天是接送谁上下班?每天为谁去买菜?谁生病了他着急的到处买药?谁的鞋跟断了他跑过半个城区去找最好的鞋匠?是谁⋯⋯”

柳美娜攥紧拳头打断她的话:“够了。”

徐碧城面无表情。

柳美娜闭上眼,眼泪流了下来。

档案室里,唐山海打开了保险箱,摆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两份“归零”计划。

哪份真?哪份假?

唐山海没有时间多想,他立刻拆封档案袋,将两份计划都拍照。

完成拍照,将文件归位,关好保险箱的柜门。

唐山海走到门前,耳朵贴在门板上细细聆听,确定没有动静,他才打开一道门缝,左右看看,走出档案室。

锁好门,唐山海大步离开。

不过,就在他离开后,刘二宝从转角处走出来,抿紧嘴唇。



下午三点半,明楼结束了一个会议,回到了办公室。

刚刚坐下,李秘书就进来了,送上了需要签字的文件,同时说:“直属行动队的刘二宝在秘书办公室呢,他说有事要和您面谈。”

明楼推了下眼镜:“刘二宝?”

李秘书说:“对,跟在毕处长身边的那个。”

“哦,是他,”明楼点点头,“他有什么事?”

“不知道,只说和您面谈。”

“行,你让他过来吧。”

李秘书离开了,明楼翻了翻文件,扔出两份一看就有猫腻的财务计划审批,在剩下的几份上签字。

很快,门敲响了。

“进来。”

刘二宝脸上堆着笑,打开门走进来,随即又将门关好。

“明长官,您好,我是刘二宝。”

明楼点点头,指了指沙发:“快进来坐吧。”

刘二宝只坐了半个屁股,身体挺直着。

明楼也坐了过去,笑着对他说:“这是有什么困难了?有困难只管说,能解决的我就帮你解决。”

刘二宝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这都挺好的,没有困难,谢谢明长官关心。”

明楼听他两次都称呼自己“明长官”,知道他是要说特务工作方面的事,便问道:“现在工作都顺利吗?”

刘二宝说:“都还算顺利,只是⋯⋯”

“怎么了?不要有顾虑,该说就说。”明楼鼓励他继续。

刘二宝看了看门口,然后挪了挪身子,坐的更靠近明楼一些,压低了声音道:“您也知道,毕处长回老家,我们那的人就都有点松懈了⋯⋯”

明楼“嗯”了一声。

刘二宝继续道:“我们档案室的柳美娜离开后都会把门锁上,钥匙也只有她自己保管,结果中午我发现二分队的唐队长进去档案室了,我本来以为是柳美娜没走,他俩⋯⋯咳咳,有点不太清楚,”刘二宝停顿一下,“结果我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唐队长出来的时候好像拿了什么东西,神色很紧张,把门给锁上之后离开了。”

明楼皱起了眉:“唐山海?”

“对,他出来以后我去看了看,门的确是锁上了,我敲了门,也没有人在里面。”

明楼看着刘二宝:“那你是说⋯⋯”

刘二宝说:“我怀疑唐队长是军统派来的奸细。”

“奸细?”明楼慢慢地说出了这两个字,“你有什么证据能切实证明这一点吗?”

刘二宝微微低下头:“这个⋯⋯还没有。”

明楼脸色严肃起来:“对工作认真是好事,但也不能太过怀疑,还是要拿出证据来。”

“是,我明白。”

“不过,你说的这个情况的确很可疑,我希望你能多多关注唐队长的动向,如果发现了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刘二宝提高音量:“是,我保证完成任务。”

明楼笑着摆摆手:“不用这么紧张,我相信你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然后,明楼站起来:“我知道你们底下的人也都不容易,你要是安排人做监视工作的话,也是需要一些经费的。”说着,明楼走过去办公桌那边,打开一个抽屉,取出了一些钞票,“你先拿着去用,如果能做出成绩,我给你嘉奖,如果没有发现问题也不要紧,只要你用心做,我这里一切都好说。”

刘二宝立刻站起来,他表现的有点惶恐:“这,这不好吧。”

明楼把钱塞进刘二宝手里:“不用担心,以后我每个月定时给你拨一些经费,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

刘二宝挺起胸膛:“谢谢明长官,我一定做出成绩,保卫咱们特工总部的荣誉!”

“好了,不用搞得这么严肃,”明楼笑道,“不过有一点你要弄清楚,你这是在替我办事,还是在替特工总部办事?”

刘二宝愣了一下,他看着明楼的笑容,又捏了捏手里的钞票,随即说:“我这也算是为特工总部办事,不过,主要还是为明长官您办事。”

明楼满意地笑了:“不错,你们那毕竟和总部不在一起,你耳目清楚点,目光不要局限在一处,多探听探听,我一向赏罚分明,你要记住。”

“是是是,二宝明白。”

两人相视而笑。

之后,刘二宝拿着钱离开。

走出大门,他心里暗暗啐了明楼一下——假正经,伪学究。

同时,阿诚走进了办公楼,身上带着梁仲春试探性卖给他的关于日本人要在第三战区进行布局情报。





——小剧场——

明楼(骄傲):阿诚,我收买了刘二宝。
阿诚(冷漠):花了多少钱?
明楼(犹豫):我也没注意,抓了钞票就给他了。
阿诚(冷笑):你知道我赚钱有多不容易吗?
明楼(冒汗):⋯⋯
阿诚(冷酷):零花钱没收。
明楼(震惊):!!!


————关爱作者分割线————

欢迎点击红心~欢迎评论~~

以及,不知道下午发文效果如何??

04 Nov 2016
 
评论(14)
 
热度(88)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