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14

苏三省的尸体被拉回了76号总部,在被仔细检查后确认可以处理了。

作为苏三省仅有的亲人,苏翠兰被接了过来。

在前来的路上,阿强已经把苏三省遇刺身亡的消息告诉了她,而直到见到苏三省的尸体,苏翠兰都在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76号停尸房,南田洋子和高木刚刚走出来,阿强便带着苏翠兰到了。

苏翠兰没空去管这两个日本人,她急急忙忙地走进停尸间里,却在离苏三省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

“三省⋯⋯”苏翠兰看着苍白的弟弟,声音颤抖,不敢上前查看,“三省,是姐姐来了,你看看我呀。”

南田洋子再次走进来,她走到苏翠兰旁边,语气沉重:“苏三省先生是特工总部优秀的员工,也是大日本帝国忠实的朋友,对于他的过世,我感到十分遗憾,请您节哀。”

苏翠兰仿佛没有听到南田的话,她颤巍巍地伸出手去,试探了苏三省的鼻息,然后,她双腿一软就要向后倒去,阿强赶忙扶住她。

苏翠兰再不能骗自己弟弟还活着,她大哭起来:“三省⋯⋯呜呜呜⋯⋯三省⋯⋯”

阿强拖抱着苏翠兰,把她安置在门口的椅子上。

“三省啊,你怎么能扔下姐姐走了呢⋯⋯三省⋯⋯”

“请您节哀,”南田洋子说,“我们一定会抓捕到行凶者,为您弟弟报仇。”

苏翠兰看向南田洋子:“报仇⋯⋯报仇⋯⋯”

突然,苏翠兰冲向南田,揪住她的衣领,猛烈厮打:“都是你!都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弟弟怎么会死?!”

“放手!”高木掏出枪来。

阿强从后面抱住苏翠兰:“苏姐,你干什么啊!快住手!”

苏翠兰眼睛通红,她恶狠狠地盯着南田洋子:“肯定是你们,是你们骗了三省,让他给你们干活,让他当汉奸,才会招来祸事!”

南田洋子沉下脸来:“请注意你的言辞。”

苏翠兰猛烈挣扎着,阿强竟难以控制她。

“你们日本人都不得好死!你们还我弟弟的命!”苏翠兰大声嘶喊着,一下子挣脱开来,撕扯南田的衣服。

高木立即瞄准苏翠兰。

“苏姐!”阿强赶紧再次抱住她,把她拖拽到一旁。

南田制止了高木的动作。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陷入疯狂的苏翠兰,语气生硬:“苏女士,我体谅你失去弟弟的痛苦,不追究你刚刚的失态,但我希望不要再听到你那些不适宜的论调,否则,我不保证我的下属会做什么。”

“是是,南田课长请您放心,苏姐她就是太难过了,失去理智了。”阿强一边控制住苏翠兰,一边大声回答。

南田洋子又看了看苏翠兰,转头离开。

高木收好枪,警告地指了指阿强和苏翠兰两人,跟着离开了。

阿强可算是把心放下了,他松开苏翠兰,一脸疲惫:“苏姐,你不想活了可别拉着我呀。”

“呜呜⋯⋯”苏翠兰跌坐在地,捂着脸哭泣。

“唉。”阿强看着满身狼狈的苏翠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咳咳⋯⋯”苏翠兰哭的喘不上气,她抹掉脸上的泪,整理了一下松散开的头发,说,“我,我能带着三省回家吗?”

阿强脸都皱起来了:“这,这可不好办,您也别为难我。”

苏翠兰站起来,拉住阿强的手:“我就是带着三省回老家去,让他能和父母葬在一起。”

阿强一脸为难:“苏姐,您这心情我都理解,可是您看现在哪有这么远道带着尸体的⋯⋯”

苏翠兰恳求道:“求求你了,我不会麻烦别人的,我就是⋯⋯”苏翠兰突然就不说了,她摇着头,喃喃着“不行”。

阿强看着苏翠兰,有点害怕。

“不行,不行⋯⋯”苏翠兰又哭了起来,“爸妈不会要他的,他当了汉奸,爸妈不会见他⋯⋯呜呜呜⋯⋯三省⋯⋯”

停尸房的管理人慢悠悠地说:“你呀,找个墓地把他埋了吧,不然我们可就统一处理了。”

阿强说:“是啊,苏姐你去找个墓地吧。”

苏翠兰把脸埋在了手臂里。

管理人摇摇头,把停尸房的门关上了。

片刻过后,苏翠兰神情恍惚地被送回了家,大而空荡的房子让她的眼眶再次红了起来。

换上白色的衣服,苏翠兰开始整理苏三省的遗物。

挂在客厅里的外套和帽子,放在柜子上的皮包,摆放在茶几上的手套⋯⋯

苏翠兰正看着苏三省的照片发呆,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请问这里是苏队长家吗?”是一个好听的女声。

苏翠兰去开门,李小男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裙,站在门外。

李小男见到苏翠兰,说:“您好,请问这是苏三省苏队长家吗?”

“对,你是⋯⋯”苏翠兰问。

李小男说:“您就是苏队长的姐姐吧?我是李小男,是苏队长的朋友。”

苏翠兰让开门:“啊,是三省的朋友,快进来。”

李小男进入房子里:“我是跟阿强打听到苏队长的住处的,今天早上的事太突然了,我真的没想到⋯⋯”李小男说着就哽咽起来。

苏翠兰擦擦眼角,拉住李小男的手:“谢谢你,小男姑娘,谢谢你过来看我。”

李小男安慰了苏翠兰几句,然后看看屋里凌乱的物品,说:“苏姐,这都是苏队长的东西吗?”

苏翠兰叹气:“是啊,三省走了,虽然他身份不怎么光彩,但他到底是我弟弟,我得给他收拾一下。”

李小男说:“我来帮您吧。”

“这不好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李小男坚持道:“苏队长对我很照顾,如今他出了事,我理应帮忙才对。”

苏翠兰不再拒绝,两个女人一起忙了起来。

李小男着重整理了苏三省的书桌和书柜,还时刻关注着苏翠兰的动作,然而除了一些业务性的文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资料。李小男又小心地查看了苏三省房间的隐秘处,仍旧一无所获。

看来苏三省真的很小心,家里没有放贵重的资料。

李小男心中不免失望。



55号直属行动队,众人都在议论苏三省之死。

陈深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

二楼办公室里。

“我要陪着老毕送嫂子回老家,先请三天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按时回来,”陈深对唐山海和徐碧城说,“这三天你们加紧行动,争取趁老毕不在拿到‘归零’计划。”

唐山海点头:“好,你放心。”

徐碧城也应道:“我会配合山海完成任务的。”

陈深笑了笑:“好,我先收拾一下,一会儿就要出发。”

“这么急吗?”徐碧城问。

陈深已经开始收拾起来了:“是啊,说是五点有火车去南京,再从南京转车去浙江。”

徐碧城说:“那你一路顺利。”

陈深点头。

唐山海轻轻挑了下眉,挽住徐碧城的胳膊:那咱们走吧,看看怎么从柳美娜那里拿到钥匙。”

“好。”徐碧城一副接受任务的严肃表情。

两人相伴离开。

这边陈深收拾好了东西,那边扁头已经向76号总部请好了假,之后扁头开车送陈深去火车站和毕忠良汇合。

天色越发阴沉,陈深的车离开了院子,唐山海放下窗前的纱帘。

或许,可以⋯⋯

唐山海犹豫片刻,拨出了一个电话:“⋯⋯下午五点⋯⋯火车⋯⋯对⋯⋯”

徐碧城担忧地问:“行得通吗?”

挂上电话,唐山海闭了闭眼:“应该可以吧。”

但其实唐山海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然后,他看看徐碧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你在吗?”

“我都接电话了,你说我在不在呀。”是柳美娜。

“好,我去找你。”

唐山海挂上电话,看了看旁边的徐碧城:“我要去了。”

徐碧城咬着嘴唇,点头。

唐山海深吸一口气,走到徐碧城身边:“我会把档案室的钥匙拓印下来,然后咱们再去配钥匙。”

徐碧城马上道:“不用找人,配钥匙,我会。”

唐山海笑了:“你还会这个?”

“我⋯⋯会呀。”徐碧城把“陈深教的”这个信息隐瞒了下来,她直觉唐山海不想知道这一点。

唐山海想抱一下徐碧城,但还是改为了拍拍她的肩膀,然后他拉了拉衣摆,在徐碧城的注视下走了出去。

之后,唐山海和柳美娜两人公然翘班,一起离开了55号。



月色咖啡店。

明台正和于曼丽约会。

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雨来,明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自觉的就笑起来——这里是他曾经接受黎叔委托营救程锦云的地方,而现在只是他和于曼丽约会的场所。

于曼丽不知道明台在笑什么,但她看明台笑,自己就也十分高兴。

明台看着于曼丽:“你笑什么?”

于曼丽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笑,她发觉明台在打趣自己,哼了一下。

明台一时起了玩心,突然凑过去捏了曼丽的鼻子,于曼丽鼓起脸来,不甘示弱地抓住明台的手,不让他把手收回去。

两人幼稚极了,你来我往地玩着小朋友都不愿意玩的捏手游戏,正高兴时,咖啡馆来了两位客人,唐山海和柳美娜。

明台和唐山海目光相接,唐山海立刻移开目光。

“那边。”明台示意于曼丽看门口。

两人都看到了柳美娜,以及故意避开他们的唐山海。

“金屋藏娇?”于曼丽小声说。

明台没说话,只是继续关注他们。

另一边,唐山海带着柳美娜坐到了不易被关注到的位子,点了饮品。

“山海,咱们这样出来好吗?”柳美娜有点担心。

“没关系,”唐山海笑着说,“你说现在处里有谁能管我?”

柳美娜笑的开心。

饮品被端了上来,唐山海付了小费。

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柳美娜忍不住问:“山海,你⋯⋯你能娶我吗?”

唐山海心中“咯噔”一下,徐碧城的面容立刻浮现出来。

他面上不动声色:“美娜,我很抱歉,我做不到。”

柳美娜失望极了:“为什么?是因为徐碧城吗?她哪里比我好?”

唐山海摇摇头:“不是因为她,而是我不想害了你。苏队长死的时候你也在场,我,很可能也和他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

“山海!”柳美娜不让他说下去。

唐山海注视着柳美娜,说:“美娜,我是随时可能赴死的人,我不想你受我拖累。现在我能对你好,就会尽我所能去爱你,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再爱你,你也不会因为我受牵连。”

柳美娜已然被唐山海感动,完全想不到其他。

两人间气氛暧昧。

明台一直关注着他们,虽然不能完全看到两人的表情,但明台发现唐山海似乎格外关注柳美娜的手提包。

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明台想了想,叫了服务生:“给那边送两杯红酒。”

“好的,先生。”服务生应下。

“等等,”明台叫住服务生,“你上酒的时候,装作不小心把酒洒在那女人的裙子上。”

服务生吃惊地看着明台。

于曼丽立刻做出气愤的表情:“那女人勾引我姐夫,破坏我姐的婚姻!你去给她点教训。”

服务生看看唐山海和柳美娜,立刻脑补出了一出家庭纷争,再加上明台给了他丰厚的小费,服务生立刻就答应了。

就在唐山海想办法要拿柳美娜的手提包时,服务生端来红酒,然后一个手滑,洒在了柳美娜的裙子上。

“啊呀!”柳美娜赶紧站起来,“你干什么呀!”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生立刻道歉,还拿来毛巾给柳美娜擦裙子。

柳美娜因为早上参加追悼会,穿了白色的裙子,此刻被染的很显眼,她愤愤地瞪了服务生一眼。

“怎么回事?我们没点酒。”唐山海沉声质问。

服务生指了指明台曼丽二人:“是那二位送的,还说,说⋯⋯”

“说什么?”

“说您可别对不起家里的老婆在外面养情人。”服务生说完就赶紧离开了。

柳美娜脸都白了,她说了句“我去处理一下”就匆匆去了洗手间,手提包还放在座位上。

唐山海看了看明台和于曼丽——明台和曼丽一起向唐山海举杯——然后他换到柳美娜那边的座位,迅速打开手提包,找出钥匙,将钥匙拓印下来。

将一切都复位后,唐山海坐了回去。

明台没有看到唐山海做了什么,但他确认唐山海是完成了任务。

于曼丽笑了:“明台,你不会背着我⋯⋯”

明台赶紧举起双手:“我哪敢呀,你这么厉害,我都听你的。”

于曼丽得意地仰起小脸。

明台笑了:“咱们快走吧,别一会儿人家找咱们算账来了。”

“好呀,你不是说要请我去看电影吗?咱们现在去吧。”

“还是先去吃饭吧,吃了饭再去看电影。”

“知道啦。”

明台和于曼丽谁都没有再去注意唐山海,两人撑起伞,挽着手走出了咖啡厅。

雨势越发大了,整个上海都阴冷极了。

上海火车站里,毕忠良和陈深坐上了去南京的火车,同时上车的,还有一个一直尾随着他们其貌不扬的男人。





小腿子:本文架构里没有李默群,徐碧城也就没有了大靠山,明楼就是76号的副boss。话说每章在4000左右,也是拼了老命了(ó﹏ò。)

26 Oct 2016
 
评论(10)
 
热度(90)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