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10

兄弟三人达成共识,关于明台的秘密就此封存,无论如何不能让第四人得知——特别是明镜。然后,明台和阿诚一起收拾了碗筷,明楼难得亲自泡了茶,三人坐在了书房里。

明台喝着茶,手指却细细地来回捻着。

“怎么了?有什么难事吗?”明楼看着明台手指的动作,他已把明台视为同样拥有丰富特工经验的同志,如果明台很为难的话,想来是棘手的问题。

“大哥,阿诚哥⋯⋯”明台略带犹豫,“你们知道‘死间计划’吗?”

明楼看看阿诚,阿诚摇头,明楼说:“不知道,怎么?这个计划听起来不太吉利啊。”

明台心中一紧,果然,这一世有很多事都不一样了,是因为自己吗?还是这里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

明台定了定心神,不再想这些对未来毫无作用的问题,说道:“我想,我曾经的经历是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了,现下的状况和我曾经经历的已经有很多不一样了。”说完,明台沉默下来。

阿诚站起来,坐到明台身边去,轻轻拍打他的肩背,安慰这个实际年龄比自己大的弟弟。

明楼看向沉默的明台,说:“不要多想,抛开你的记忆,把目前的一切都看做是全新的,咱们一同来面对。”

明台虽然对目前的状况感到困惑和迷茫,但他很快便振作起来,答应道:“知道了,大哥。”然后他端起茶杯,嗅了嗅茶香,问:“陈深他们对苏三省的行动是怎么失败的?”

阿诚说:“陈深和唐山海联合起来,想通过派系斗争相对正常的除掉他,但很可惜,苏三省很狡猾,日本人现在又很看重他,出面斡旋,导致行动失败。”

说完,阿诚停顿一下,问明台:“唐山海,你认识吗?”

明台说:“我从未接触过唐山海,但陈深却比较熟,我曾经在1946年和他合作过。”

于是阿诚介绍了陈深和唐山海现在的情况,顺带介绍了徐碧城。

明楼补充道:“唐山海和你一样,直接和我联系,但陈深的上级是‘医生’,黎叔在中间传递情报,和他们接触时你要注意,不要暴露太多。”

明台点头,他一边消化整理目前的状况一边说:“我希望开展刺杀苏三省的行动,陈深和唐山海需要保持潜伏身份,很多事做起来毕竟不方便。”

明楼略一沉吟:“好,但你行动前一定要向我汇报。”

“是!”明台敬了个军礼。

三兄弟之间的谈话没能继续下去,因为明镜回来了。

明镜带回来了许多明台爱吃的点心小吃,还有他惯用的一些小东西。

明台看着这些东西,眼眶忍不住湿润了。

明镜絮絮叨叨地叮嘱着明台,明楼和阿诚在一旁看着这对姐弟,悄悄牵起手,都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午时,明镜在被劝说许久后终于同意留在家里,而明台则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由阿诚开车“送去机场”。

“阿诚啊,开车注意点,别开太快了,”临走前,明镜还在嘱咐着,“明台,你回学校还是先要好好读书,退学的事情不能任性,这是大事,一定要深思熟虑知道吗?”

“知道啦大姐!”明台笑嘻嘻的。

明楼说:“大姐,让他们走吧,别误了时间。”

明镜忙说:“对对,你们赶紧走吧。”

阿诚和明台便上车去,明台正要关车门,却又突然探出身子,说:“大姐,我谈了个女朋友,下次我把她带回来家来呀!”

“女朋友?!”明镜立刻惊喜起来,“带,一定要带回来!”

明台笑的灿烂极了:“那就这么说定啦!大姐,我走了啊!”

车子发动起来,离开了明公馆。

阿诚开着车,从后视镜看了看明台,说:“退学的事我会尽快办好,你先耐心等待,随时准备回家。”

明台说:“好。”

过了一会儿,阿诚问:“你说的女朋友⋯⋯是于曼丽?”

“是啊,就是她。”

阿诚又在后视镜里看了看明台,他脸上那种微笑是令人一看就感到幸福的笑容。

阿诚说:“那你想好怎么安排她的身份了吗?大姐一定会问的,她⋯⋯”阿诚想说于曼丽毕竟曾有“锦瑟”的身份,但却觉得这话说不出口。

明台却明白阿诚的意思,他笑了笑,说:“就说是湘绣商人家的姑娘,因为战事家中败落,只剩自己一人,被迫从港大退学了。这个怎么样?”明台回避了“锦瑟”的问题,“而且刺杀‘波兰之鹰’的时候,曼丽为了拦住大姐,曾经和大姐在学校门口发生过碰撞,我想大姐对她还有印象。”

“你觉得合适就好。”阿诚说。

明台微微翘起嘴角,看向了窗外。

汽车最终在距离法租界不远的地方停下,明台下车,拎着东西慢悠悠地回去照相馆。

于曼丽正在描绘海军俱乐部及其周围道路的地图,明台没有进屋,也没有出声,他静静地看着于曼丽认真的样子。

灰尘在阳光下悠荡荡地飘浮着,于曼丽的侧脸细腻白皙,她微微皱着眉,抿着嘴唇,拿着尺子和铅笔,对照着各种地图、照片、草图,一笔一划地描绘着。

“曼丽。”明台轻轻喊了一声。

于曼丽抬起头,看到明台,放下手中的笔,笑起来:“你回来了。”

“对,我回来了,”明台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拉住曼丽,说,“曼丽,跟我回家,好不好?”

于曼丽瞪圆了眼睛。

明台重复说:“曼丽,跟我回家吧。”

于曼丽微微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她的嘴角扬起,同时也流下眼泪。

明台搂住她,抚摸着她的头发。

房间里传出了女孩的抽噎声。

“别哭,”明台紧了紧怀抱,“我大姐一定很喜欢你,不用怕。”

“嗯,我没怕。”于曼丽带着鼻音说。

“我大哥和阿诚哥你也不用怕,他们都怕我大姐。”

“你这么说,不怕,不怕你大哥生气吗?”

“我说的是事实,我大哥和阿诚哥见了大姐就怂,我大姐呢,又最疼我,听我的话,所以啊,我们家里是我说了算。”

于曼丽破涕为笑。

明台拿手帕帮她擦去了眼泪:“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知道吗?”

于曼丽笑着点头:“好,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明台点点曼丽的鼻尖,然后挽起袖子,拿起铅笔:“来,咱们一起画吧。”



夜色降临,除了几条繁华的街市还在灯红酒绿,上海滩的大部分地区都开始进入沉睡。

一个小偷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一户人家门口,他四下张望一番,进入了小楼里。

“小偷?”于曼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向远处那户人家。

明台和于曼丽开着车路过这里,他们刚刚看完电影,准备去55号找陈深交接苏三省的资料,没想到在半路上居然看到了小偷入室偷盗的一幕,而且那里正是陈深和唐山海所住的小楼。

明台停下车,面色严肃起来。

于曼丽见明台面色不对,问:“那是什么地方?”

明台下车,加快步伐:“陈深家。”

于曼丽立刻跟上。

两人快速走到小楼下,刚要进入,就见那小偷冲了出来,明台一脚踹倒了他,于曼丽补上了一脚高跟鞋。

“啊——!”小偷发出惨叫。

唐山海就在这时冲了下来,明台正拎起小偷,把他的胳膊扭在背后。

“你们⋯⋯”唐山海看着他们,松了口气,“谢谢你们抓住他。”

“应该的应该的,”明台换上了公子哥的笑容,“怎么,他偷你家东西了?”

唐山海点头:“是啊,正要睡呢,没想到家里居然遭贼了。实在太感谢了,不知道你们是⋯⋯”

明台说:“我想还是先把他送到公安局去吧。”说着,他踹了一下小偷,小偷再次发出一声痛呼。

于曼丽装作十分害怕的样子说:“赶紧报警吧。”

“不用,交给我就好,”唐山海立刻拒绝,“我这里也没什么损失,私下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那不好吧,”明台说,“咱们都是好公民,要遵纪守法才行。”

小偷自知落在唐山海手里必然没有好下场,也嚷嚷起来:“我,我可以自首!我愿意自首!”

唐山海心中着急,他害怕小偷送警后会被人保出来,那样的话他和徐碧城分房睡的事就会曝光了,说不好就落在谁耳朵里。

明台今天刚刚了解了唐山海的情况,此时见他十分坚持不能报警,心知定是有什么不能暴露的事被这个小偷看到了,于是他表现出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对唐山海说:“我有个提议,我们把他交给赵五爷吧!”

唐山海还没反应过来,小偷却已经开始求饶:“不要,不要!不要把我送到赵五爷那!求你们了,报警吧!”

“山海!”徐碧城披着外套下来了,看到门口的状况,心里踏实了一半,“这是⋯⋯人抓住了?”

明台心想她应该就是徐碧城了,面上依旧是那副公子哥的样子:“这位是尊夫人?正好,曼丽,你陪着她吧,我和这位先生,额,怎么称呼?”

唐山海接上话:“免贵姓唐。”

“哦哦,我和唐先生一起去处理一下这位梁上君子。”说完,明台不容唐山海拒绝,押着小偷就要走,唐山海无法,只能喊住明台,让他上自己的车。

路上唐山海打听了赵五爷的情况,得知赵五爷是这一片地区的管事,虽然地位不是很高,但他处事风格圆滑,动起手来颇为狠辣,是道上有些威望的人——明台自从回到上海,一直都在笼络这类人。

赵五爷对明台的晚间打扰没有丝毫不快,并且十分恼火打扰了明公子朋友的小偷,直接吩咐手下剁了手指,连夜扔到安徽山里去,并扬言再看到他直接剁腿。

小偷哭喊着被拖走,唐山海看着始终笑嘻嘻的明台,心中戒备。

赵五爷询问:“这么处理明公子可还满意?”

“赵五爷办事,哪能有什么不满意的。”明台笑道。

“那不知道,接下来的货⋯⋯”

赵五爷和明台凑到一起,低声讨论起来,过了一会儿,二人都哈哈大笑,还互相拍着肩膀称兄道弟。

唐山海独自坐在一边,他刚刚似乎是听到了“雪茄”、“走货”之类的词眼。

那边两人应该是聊完了,明台站起来,说:“今天多有打扰了,我们先告辞。”

“好说好说,”赵五爷朗声说着,“明公子要常来走动,咱们可说好了要一起喝酒啊。”

明台笑嘻嘻的应下,拉着唐山海离开。

走出赵五爷家,上车。

唐山海发动汽车,明台坐在后面,突然说:“唐先生可以放心,那个小偷绝对不会再出现。”

唐山海笑笑说:“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个偷东西的小贼罢了。”

明台调整坐姿,放松身体,通过后视镜观察唐山海的神色:“唐先生尽可以放宽心。”

唐山海抬眼看去,没想到和明台在后视镜中对上了视线,他立刻移开目光。

两人再无言语。

待回到唐山海家时,明台才发现不仅于曼丽在陪着徐碧城,还有一位叫做李小男的女子在那里,她正是之前来照相馆拿照片的女子。

没想到她居然住在这里。

于曼丽见明台回来,乖巧的走到他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明台说:“既然都处理好了,我们就走了啊!”

唐山海送他们离开,走到楼下时,唐山海说:“今天的事十分感谢。”

明台笑着说:“谢什么,多个朋友多条路,咱们今天就算是交朋友了。”

“当然,明公子,幸会。”唐山海伸出手去。

明台看着唐山海,也伸出手去,和他握在一起:“唐先生,幸会。”

两只握在一起的手都紧紧捏住对方。

“唐先生,夜深了,赶紧回去吧。”

“明公子走好。”

松开手,双方都暗中舒展手掌,缓解疼痛。

互相道别后,唐山海站在门口目送明台和曼丽离开。

路灯下,背对唐山海的二人依偎着走远,但明台脸上没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于曼丽也没了楚楚可怜的样子。

“李小男是怎么回事?”

“她说她住在陈深家,有问题?”

“她和苏三省交往甚密。”

⋯⋯





————小剧场————

论明家到底谁说了算

明镜:我是大姐,你们都得听我的。
明台:不要,我想这样~
明镜:好,听你的,听你的!

明楼:当然是我说了算。
阿诚:呵呵,你今晚睡书房。
明楼卒。

阿诚:好像,也可以是我说了算?
明镜:阿诚啊,去把这个衣服送去干洗。
明楼:阿诚,咖啡呢?
明台:阿诚哥,我要买这个衬衣!
阿诚(ー̀дー́)

明台:我我我!我说了算!
明楼&阿诚:不行!
明台ರ_ರ ...

16 Oct 2016
 
评论(11)
 
热度(91)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