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09

“明台?!”明镜惊喜极了,“你这个孩子,怎么突然回家了?也不知道说一声!”

明台身上还带着清晨的寒气,他几步蹦跳到明镜面前,展开手臂,抱起明镜就转了个圈,明镜“啊呀”叫了出来。

“大姐!大姐!大姐!”明台兴奋地直喊,“哈哈哈,大姐!”

明镜又喜又恼,她拍打着明台:“快放我下来!”

明台大笑着放下明镜,眼睛里亮晶晶的,连声音都欢喜地雀跃着:“大姐!我回来了!”

“哎,知道你回来啦,不用说了。”明镜脸上满是笑容。

明楼和阿诚坐在餐桌边,他们看着突然回家的明台,完全不清楚明台这是在打什么主意。

明楼决定把握主动权,他说道:“明台,回家了就只看得见大姐吗?”

明镜也赶紧说道:“是呀,明台,怎么不和你大哥、阿诚哥打招呼?”

明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面带不屑,看也不看二人:“我不和汉奸问好。”

气氛瞬间冰冻了。

明台扭过头去,把后脑勺留给明楼和阿诚,明楼和阿诚则互相看看,交换目光。明镜尴尬地看着弟弟们,她好半天才说:“明台,说什么胡话呢!”

“难道不是吗?!”明台嚷嚷起来,“报纸上都登出来了!汪伪政府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海关总署督察长,明楼先生!这还不是汉奸?我说的有错吗?!”

“明台!”明镜大声喝止。

明台扁扁嘴,不出声了。

明镜看看愤愤不平的明台,又看看面色沉重的明楼以及面无表情的阿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说:“家里不许谈论这些事。”

明台哼哼唧唧的答应了。

阿诚站起来,问:“这么早回来,吃早饭了吗?”

明台哼哼两下,说:“没吃。”

阿诚就去了厨房——阿香请假回老家去了,这两天并不在家——还好今早熬的粥比较多,不然怕是不够吃呢。

一家人总算是坐下来吃早饭了。

明镜忍不住关心起明台的生活:“明台啊,在学校里怎么样?洗澡还那么不方便吗?功课都跟得上吗?同学们相处的好吗?谈女朋友了没?教授⋯⋯”

“大姐,”明台嘴里咬着烧饼,含糊道,“你问这么多,我怎么答啊。”

明镜笑了:“瞧我,光顾着自己说了。”

明楼用勺子搅拌了碗里的粥,看看明台,说:“还是让他一个一个的回答吧,省的答不上来。”

阿诚埋头吃饭。

明台听出明楼暗含的语意,但仍旧不看他,只肯面对明镜,他放下筷子,坐直身体,认真说道:“我不准备上学了,我要退学。”

“什么?!”明镜吓坏了。

正题来了。

明楼和阿诚对视一眼。

明镜追问:“怎么就不肯读书了?之前你不是还说学校里很好吗?”

明台看看明楼和阿诚,支吾一下才说:“反正我就是不想读书了!”

“反了你了!”明楼突然发起火来,“你以为学校是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的地方吗?!”

明台梗着脖子和明楼对呛:“我就是不想去了!”

“你敢!”

“我不想让同学们知道我有汉奸哥哥!”

“你说什么?!”

“都不许吵架!”

明楼站起来指着明台,却被明镜打断了。

明楼指了指明台,然后平稳一下语气,说:“你跟我去书房。”

明台立刻求助地看向明镜,明镜却不看他,只说:“明楼,你和他好好说,知道吗?”

明楼:“知道了,大姐。”

明台扔下碗筷,粗暴地推开椅子,小声嘟囔:“去就去!谁怕谁啊⋯⋯”

明楼和明台一前一后走进书房,关上门。

明镜担忧地对阿诚说:“你说明台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阿诚咽下嘴里的食物,眨眨眼:“小少爷年纪还小呢。”

书房里。

明楼和明台对面坐在沙发上,离得很远。

明楼沉着脸问:“说吧,怎么回事。”

明台却不再是那副骄横小少爷的模样,他十分轻松地笑着,对明楼说:“大哥,你比我印象中要稍微胖一点。”

明楼一噎,实在把握不到明台的思路,只能保持严肃说:“你看你,嬉皮笑脸像什么样子?”

明台耸耸肩:“大概,像个小开吧?”

明楼眯起眼,盯着明台,直到明台正经坐好,才说:“为什么不想上学了?”

“不想浪费时间。”

“上学浪费时间?那你说什么不浪费时间。”

明台和明楼对视:“大哥你难道不清楚吗?”

明楼停顿一下,问:“学校里生活怎么样?”

“如履薄冰,”明台说,“在伪政府工作怎么样?”

明楼笑了一下:“你还关心这个?”

明台说:“了解一下汉奸工作的工作强度嘛。”

明楼挑眉:“我自认为是兢兢业业。”

明台想了下,笑:“的确。”

明楼越发觉得明台变得不一样了,他又问:“刚刚不是还厌恶汉奸,说不要同我讲话吗?”

明台:“是啊,本来应该是那样的,如果你和阿诚哥真是汉奸的话。”

明楼看着明台,明台也毫不示弱地看向明楼。

“我看你就是没长性。”明楼说道。

明台反驳:“不,在这件事上我很坚持,而且已经坚持很久了。”

“是吗?你上学才多久?”

明台扯了下嘴角:“真的很久了。”

“为什么回来不打招呼。”

明台说:“因为你不同意和我见面啊”

明楼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我为什么不和你见面。”

“大概是怕我煮蛇羹吃吧。”

“明台!”“毒蛇。”两人同时说。

明楼惊讶地看着明台,明台闭上眼,深呼吸,然后说:“或许该叫你⋯⋯眼镜蛇?”

明楼突然冲向明台,明台也立刻翻过沙发,两人你来我往打了起来。

明楼扭住明台的胳膊,压低声问:“你是谁?”

明台抬起膝盖撞向明楼,解除了自己的困境:“我是明台。”

明楼击向明台下颚,明台迅速躲闪:“你来真的?!”

明楼毫不避让,趁明台分心打中了他的肚子,明台立即还了一脚给明楼,撑着沙发背跳了过去。

“黎叔的事你怎么解释?”明楼和明台隔着沙发对峙,“摆渡呢?你都干了什么?!”

明台撇嘴:“郭骑云就知道打小报告。”

“你都知道些什么?”明楼盯着明台。

明台揉了下肚子:“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明楼依旧不相信明台的说辞,他继续问:“你想干什么?”

明台答道:“救国。”

兄弟二人都一动不动,却又全身紧绷,随时可以迅速出击。

“你真的太不一样了,”明楼说,“不像是我家小弟。”

“反正早晚都会暴露,不如早点向你揭牌,也好省去很多麻烦。”

明楼:“暴露?你这个词用的⋯⋯很微妙啊。”

明台叹气,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也觉得很微妙,甚至是难以相信,不可理喻。”

明楼绕过沙发,走到明台面前,看着明台举着手全身放松的样子,认真问他:“你还是我家那个明台吗?”

明台笑起来:“是,什么时候都是。”

明楼把明台举着的胳膊拉下来,正要说话,门却被敲响了,是阿诚的声音:“大哥,我们进来了?”

“进来。”明楼说。

随即门就开了,明镜赶忙走进来,阿诚跟在后面。他们刚才听到屋里似乎有打架的声音,明镜很不放心,要进来看看。

见两人都在沙发后面站着,明镜问:“你们干什么呢?刚才我怎么听到打架的动静了?”

明楼还没说话,明台就立刻一脸委屈地蹿了出去:“大姐,我说不想上学大哥他就打我!”

明楼瞪着眼指着明台:“你说什么?”

“大姐,你看他,还威胁我!”明台躲在明镜身后。

明镜立刻护住明台,怒视明楼:“明楼!你怎么能打人呢!不是让你好好说嘛!”

明楼只能苦着脸听大姐教诲。

阿诚站在一旁,看了看一脸得意笑容的明台,说:“大姐,明台还没吃完早饭呢,咱们有什么事还是吃完饭再说吧,别让明台饿着肚子。”

明镜这才放过明楼,拉着明台出去了。

“大哥,”阿诚走过去,看到明楼身上一个不怎么明显的脚印,掸了掸灰,问,“怎么样?”

明楼摇摇头:“有问题,一会儿把大姐支开,再详细问问。”

“好。”

阿诚重新热了早饭,明台大口吃起来。

明镜说:“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家里的饭好吃!”明台鼓着脸颊,眼睛弯弯的。

“你这个孩子啊,”明镜拍拍他,“明楼打人是不对,可是退学这种事也不能怪你大哥生气。”

明台哼了一声,然后说:“大姐,我下午就要回学校去了。”

“啊?!怎么这么快就要走?”明镜急忙问。

“我,我就是想你们了,再说,我要退学,那不也得回来跟你们说一声嘛,就知道你们不会立刻就同意的⋯⋯”

“你啊你啊!”明镜忙站起来,“明楼啊,一会儿你好好劝劝他,不许动手!阿诚,你监督着点。我去买点东西,给明台带走。”

明台喊到:“大姐,不用买东西。”

明镜却已经急急忙忙出去了。

随着关门的声音,餐厅里安静下来。

明台放下碗筷:“好了,大姐走了。”

阿诚皱着眉,明楼手指敲打着桌子,说:“演的挺好。”

明台笑道:“比不上大哥。”

阿诚看看明台,又看看明楼,神色严肃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明台说:“我因为一些⋯⋯巧合,得知了一些隐秘,包括大哥和阿诚哥的身份。”

明楼眉头紧皱:“巧合?”

明台点头:“可以这么说吧。我希望尽快回家,摆脱港大的幌子,这样有什么事都好商议,行动起来也更加便利。”

明楼追问:“什么巧合?”

明台想了想,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怀表,递给明楼,明楼接过怀表,十分吃惊地看到怀表老旧的外壳和黑洞洞的弹孔。

“这就是那个巧合。”明台看着怀表说,“你们知道时间回溯吗?”

阿诚说:“相对论?”

明台摇摇头:“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只是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只是刚刚开始。”

阿诚看看明楼——明楼皱着眉,他心里隐隐有了一点想法,但却又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明楼问:“你多大了?”

明台听了之后就笑起来:“我今年二十岁,但我其实已经二十九岁了。”说完,明台笑嘻嘻地看向阿诚,“其实我该说⋯⋯阿诚弟弟?”

“没大没小!”明楼不赞同地看着明台。

阿诚有点磕巴:“这,该不会,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明台拿回了怀表,轻轻摩挲着。

明楼不知道明台所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他感情上相信,但理性上拒绝。然而,明台的改变的确很多,如果他所说的都是编造的,是他用来伪装自己的骗局,也实在太牵强。

明台把怀表装回口袋里,说:“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事实的确如此。”

明楼问他:“二十九岁⋯⋯你遇到了什么?”

明台愣了一下,然后才说:“掩护一份名单转移。”

“之后呢?”

“我中弹了。”明台淡淡地说。

阿诚问:“我们没在你身边吗?”

明台垂下眼睛。

阿诚有了不好的感觉:“我们,是不是⋯⋯”

“阿诚。”明楼打断阿诚的话,“没有发生的事情,不要去问。”

明台此时说:“但有件事是必须说的,我回来之前,形势很好,胜利在望。”





小腿子:依旧写的不顺利orz,我果然没有智商这种奢侈品,还是老老实实做一个傻白甜写手吧(ー`´ー) 正剧那种东西,形式上看起来像就好了⋯⋯甜甜教万岁(只是为了掩饰不善安排剧情冲突的缺陷)

14 Oct 2016
 
评论(13)
 
热度(88)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