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07

李小男在海报墙上发布了任务,回家后仍旧心中苦闷,等到晚间干脆敲响了隔壁的房门,徐碧城把她迎了进去。

唐山海和徐碧城应当是刚吃完晚饭,李小男看到唐山海还在收拾餐桌,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应该等会儿再来?”

“没关系,你们去聊,不用在意我。”唐山海把碗筷放进洗碗池里。

“对,快进来吧。”徐碧城拉着李小男进来。

沏了茶水,徐碧城同李小男坐在一起,问她:“怎么了?这么不开心。”

李小男鼓着脸,哼哼了半天才道:“我,我失恋了。”

“失恋?”

“是啊,陈深他根本就不想和我在一起,这难道不叫失恋吗?”李小男满脸沮丧,“你看唐先生对你多好,还知道收拾碗筷,陈深呢?能正脸对着我,我就要说阿弥陀佛了。”

徐碧城心里一动,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遗憾,只能安慰道:“小男,别难过,你这么好,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

李小男抱过一个靠垫捶打:“可我就是难过!”

然后她狠狠揉捏靠垫,揉了半天,扔到一边,随即站起来大喊:“我决定了,我李小男从今天起不要喜欢陈深了!我要去找个更好的男人!”

唐山海却正好在这个档口进来了,端着一碟点心,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李小男立刻涨红了脸,讪讪地坐下。

唐山海清了下嗓子,说:“吃点心,吃点心。”说完略显尴尬地离开。

把茶水端给李小男,徐碧城忍住笑意:“喝点水吧,别把嗓子喊哑了。”

李小男不好意思地地接过水杯:“哦。”

徐碧城羡慕地看着李小男,她不论爱还是不爱,总能那么直率地表现出来,但自己呢?徐碧城心中茫然。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街道对面,苏三省正坐在摩托车上,看向亮着灯光的房间,心里无数遍默念着李小男的名字。

第二天,拍戏结束的李小男看到了苏三省。

苏三省抱着一束鲜花,脸上满是笑容:“李小姐,送给你的。”

“哇,小男,有人给你送花啊!”周围的人纷纷起哄。

李小男难为情道:“苏队长⋯⋯”

这时候,扁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李小姐你可不能收啊!”

“扁头?你怎么在这?!”李小男问。

扁头看苏三省要把花送到李小男手里,哪还顾得上回答,急得直跳脚:“李小姐,你千万别收他的花!我们头就是因为他受了伤呢!”

李小男本来已经要接过花了,听了这话,立刻把花塞回苏三省怀里。

“李小姐!”苏三省急了。

李小男认真道:“虽然我已经决定放弃陈深了,但你伤了他,我就不能原谅你!”

扁头本来骄傲地挺着胸膛,但一听李小男要放弃陈深,立刻就慌了:“李小姐,你,你说什么?你不要我们头儿了?”

苏三省却十分开心,李小男虽然没收下花束,但她不再执着于陈深实在是一个好消息。

“李小姐,我对我的行为道歉,也为陈队长受伤感到遗憾,”苏三省抱着残破的花束说。

扁头驱赶苏三省:“你快走快走!”

苏三省看了看扁头,对李小男笑了一下,出去了。

扁头还想问个清楚,却被李小男几句话打发了。

李小男换回常服后,又到各处转了转,见没有什么戏份可接,准备离开。

“李小姐!”苏三省在电影公司门外,兴奋地招呼李小男。

“苏队长?你不会一直在这等着我吧?”

苏三省竟显得有些羞涩:“李小姐,我想⋯⋯送你回家。”

“送我回家?”李小男见苏三省十分真诚,犹豫了下,想想和苏三省接触或许对任务有利,便说:“但我要先去取照片,苏队长⋯⋯”

“好的,当然可以!”苏三省高兴极了,“李小姐,你想去哪我都送你去!快请上车。”

摩托车发动了,苏三省载着李小男去了她指定的照相馆。

照相馆位于法租界,是一家看起来颇为洋气的照相馆。苏三省停下摩托车,扶着李小男下车后,听李小男的吩咐在外面等她。

“老板,我来取照片啦。”李小男走进照相馆,笑眯眯地对老板说。

“哦,李小姐是吧,欢迎欢迎。”老板一下就想起了李小男是谁,“您稍等一下,我去拿照片。”

不一会儿,老板就取来李小男的照片:“李小姐,您真是太上相了,表情动作都很自然,您快看看。”

“真的呀?”李小男拿着照片看了看,笑起来,“老板您太会说话了,明明就很普通呢,还是谢谢您啦!”这些照片有各种风格,是李小男要送去电影公司选角面试用的。

“李小姐慢走啊。”老板笑容满面地送李小男离开,然后就看到苏三省殷勤地扶着李小男上车,两人一同离开。老板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照相馆老板,郭骑云,捏紧了拳头看着远去的摩托车——苏三省!

郭骑云立刻上去二楼,明台和于曼丽正在一起绘制他们所需的上海地图。

郭骑云说:“我看到了苏三省,他刚刚离开。”

明台和于曼丽立刻严肃起来。

明台问:“他来干什么?”

郭骑云回答:“是陪一个姓李的女人过来的,那个女人在这拍了很多照片,是个电影公司的小演员。”

“苏三省进来了吗?”

“没有。”

于曼丽狠声道:“苏三省这个叛徒,上海站因为他名存实亡,我们要不要⋯⋯”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明台拉住于曼丽的手:“向上汇报,听从指示。”

“是。”郭骑云和于曼丽一齐立正。

“曼丽,你先继续把海军俱乐部附近的地图画好,晚上发电报,我下去看看那个小演员的照片。”明台吩咐。

于曼丽:“好。”

明台跟着郭骑云去了暗室,这里每一位顾客的照片郭骑云都洗了双份,暗中保留。

“就是这个人。”郭骑云把李小男的照片拿给明台看。

一共十多张照片,每一张都是不同的服装不同的妆容,明台认真记住了李小男的样貌,然后说:“如果她再来,一定注意,但不要擅自行动。”

郭骑云点头:“知道了。”

明台正要离开暗室,却突然间回过身来,对郭骑云说:“摆渡最近顺利吗?”

郭骑云被明台的问话吓出了冷汗:“什么摆渡啊?”

明台笑笑:“怕什么啊,我都知道。下回记得稍微留一点下来,别那么老实,”拍拍郭骑云的肩膀,明台笑眯眯的,“香烟口红饼干什么的都行,我有用。”

说完,明台就出去了,把郭骑云独自留在暗室里,满脸惊吓。



苏州。

明家老宅的一堵老墙因为连日的雨水瘫倒了,还压坏了仓库一角,看守老宅的阿六嫂不敢擅自决定,便打电话给明镜,明镜决定亲自回老宅看看,正好为任务打掩护。

走在青砖路上,尽管天气阴凉,但明镜心情颇为明媚,她对于自己又一次成功传送药品十分满意。

施工队正在修复围墙,明镜并不着急回去,她轻松地四处逛起来,回忆年幼时在苏州居住的那段时光。

杂货店,点心铺子,理发馆⋯⋯

明镜笑眯眯地对比着现在的苏州城和自己幼时的苏州城,找着相同和不同之处。

走着走着,明镜皱起眉来——一直走在自己前面那个男人,有些眼熟呢,但他是⋯⋯明镜仔细回忆着自己认识的人,似乎没有谁能对上号。

明镜正想要加快脚步走到前面去,就见那人转身进了一条小街,转弯前还四下张望了一番。但就是这一张望,却让明镜如遭雷击。

是他,一定是他!

明镜加快脚步,几步之后干脆跑了起来。

“站住!”明镜边跑边喊,“茂成!”

小街上走着的男人猛一下停下脚步,但随即立刻加快了步伐。

“茂成!”明镜快速跑着,她的高跟鞋扭在石板的缝隙中,跌倒在地。

那男人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明镜大口喘息着,好似有一双大手捏紧了她的心脏,再多的氧气也无法填满她的胸腔。周围的群众都在低声议论着,她努力站起来,却眼前发黑,脑海中闪过一幕幕过往的时刻,那些欢笑刺的明镜眼睛发疼,泪水不自觉地流下。

“茂成⋯⋯”明镜站起来,擦去眼泪。

仔细搜寻了小街,明镜一无所获,只得回了老宅。

宋茂成,明镜年轻时的恋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感情却很好,也是她曾经想要共度一生的人。然而有一天,他却再也没回来。明镜曾以为他死了,但没想到今天⋯⋯

明镜心里有事,晚饭自然吃不下去。阿六嫂劝了劝,明镜也只是勉强用了一碗稀粥,再不肯吃,之后就早早回屋睡了。

阿六嫂不放心,半夜去明镜房间查看,却听到了压抑的哭声。

第二天,明镜早早离开了老宅,又一次去了那条小街,顺着小街的每一条岔路寻找那个人的踪迹。

一处普通的民宅里,王天风站在窗前,轻轻掀起窗帘,看着街道上的明镜,沉默不语——直到她消失在视野里。

“明镜⋯⋯”王天风默念着她的名字,放下了窗帘,走回办公桌前,深吸一口气,继续处理文件。

由于苏三省的叛变,军统上海站几近崩溃,明楼的到位也只是维持着军统最基本的运行。近来“归零”计划的出现引起了重庆方面极高的重视,王天风作为最了解上海的人被委派进行人员的重新部署。介于76号对王天风太过熟悉,为了确保安全,王天风并不会进入上海,只是坐镇苏州,和明楼一应一和,重组军统上海站的人员机构。

傍晚时分,王天风送走了又一批军统成员,活动了一下身体,上街去买晚饭吃。

“一碗青菜面。”王天风走进一家小铺子里,挑了一个座位坐下。

青菜面端上来,王天风刚刚拿起筷子,就停住了。

一个人影投在了桌子上。

慢慢回过头,王天风看到了眼中泛泪的明镜。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安静极了。

“坐。”王天风叹气。

明镜坐下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态,矜持而优雅。

王天风说:“老板,再上一碗竹笋面。”

面很快就端上来了,两人安静地吃起来。

结账,离开。

明镜和王天风一起走出小铺子。

明镜问:“不请我去坐坐?”

王天风摇头:“不行。”

明镜笑着问:“家有悍妻?”

王天风迟疑了一下,才说:“未曾婚配。”

明镜便不再笑了。

两人顺着小街往前走,天色渐暗,行人稀少。走到一个小岔路口时,明镜突然就拉住王天风跑了进去,停在了小岔路的尽头。

“为什么不肯见我?!”明镜哽咽,“这么多年了,我甚至以为你已经死了!”

王天风想要去扶明镜,却又收回了手,半天才说:“你还记得我。”

明镜发起狠来,猛劲捶打王天风,王天风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明镜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找我⋯⋯”

小小的岔路里,明镜扑在王天风身上,放肆地大哭着。王天风慢慢伸出手,小心地搂抱住此刻格外脆弱的女人。

半晌,明镜才止住哭声,哽咽着摸了摸王天风的脸:“你留胡子了。”

“是啊,稳重些。”

“长皱纹了。”

“对,老了。”

“还是那副不讨喜的样子。”

“没办法,天生的。”

明镜站起来,拿出手帕擦擦王天风被眼泪浸湿的长衫。

王天风说:“你还是那么爱哭。”

明镜瞪他:“说谁呢!谁爱哭了?!”

两人对视片刻,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茂成⋯⋯”

王天风打断明镜:“宋茂成这个名字以后不要再说了。”

明镜疑惑了一下,随即心里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恐慌:“你,这些年,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明镜不敢说了,直觉告诉他王天风和自己的弟弟明楼一样,都在那个不能言说的战线上工作。

王天风仔细打量着明镜,然后笑了:“你一直都很聪明。”

明镜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

“放心吧,我很好。”王天风拍拍明镜的手。

明镜皱着眉看他:“所以你从不来见我?”

王天风无言以对。

明镜抽出手,心里既失落又骄傲。

王天风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道:“天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走出小岔路,又走出小街,王天风招来一辆黄包车,扶明镜上去坐好。

黄包车出发前,明镜突然问:“你现在叫什么?”

王天风愣了一下。他和明镜的家人关系都太过密切,万一有一天明镜从他们口中得知了自己的事⋯⋯他不敢告诉明镜自己现在的名字。

明镜换了个问题:“我送你的表,你还留着吗?”

王天风点头。

明镜继续问:“等有一天,天亮了,你会来找我吗?”

王天风站直身体,认真说道:“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去。”

黄包车走了。

王天风眸色深沉,明镜无声落泪。





小腿子:我是多么热爱给王老师和大姐拉关系啊,虽然他们的时间线一直没捋顺过orz 还有请注意,苏三省没有和李小男在一起,没有!


如果你愿意点击小红心,我就卖萌给你看!

✧*。٩(ˊᗜˋ*)و✧*。

10 Oct 2016
 
评论(28)
 
热度(123)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