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麻雀】静水流深05

另一边,毕忠良和陈深离开华懋饭店后一同去了医院,看望长期住院的刘兰芝。

两人先是在外面散了散身上烟酒的气味,然后走进医院里。本来医院是不让人晚上来探病的,但值班的人一看是他们,便让他们进去了——刘兰芝几乎是住在了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这两人早已和医生、护士还有保卫成了熟人。

陈深跟在毕忠良后面,他其实并不喜欢医院,惨白的墙和消毒水的味道让他觉得恶心,但他却愿意来这看刘兰芝,她对他那么好,那么像他死去的姐姐。

毕忠良小心地推开门,随即惊喜地说:“兰芝,你醒着?”

刘兰芝难得清醒着,护工正给她削苹果。她倚靠在床头,听着收音机里的歌声:“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他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陈深知道,这是周璇今年的新歌,李小男前两天刚唱过。

陈深在门外等了一下,调整好情绪才进去。他笑嘻嘻地说:“嫂子,我也来看你了。”

刘兰芝比之前更瘦了,她的脸上有种灰败的颜色,但她现在看起来精神还不错:“陈深,快来坐下。”

陈深乖乖地坐在刘兰芝旁边。

刘兰芝打量了陈深一番,点点头:“多精神的小伙子。”

“嫂子,你不会还想要给我介绍对象吧?”陈深装作害怕的样子。

刘兰芝拍拍陈深,看了眼毕忠良:“嫂子希望你能好好的找个人过日子,只是⋯⋯算了,这种事还是要看缘分。”

几人又说了会话,陈深起身离开,说是要给老毕夫妻俩留点私人空间。

陈深去了护士站,去找负责刘兰芝的护士。

“请问程护士在吗?”

值班的小护士说:“程姐家里有点事,现在不在,但她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陈深便去医院外面抽了支烟,扔掉烟蒂的时候,程护士正好回来,但她走起路来有些一瘸一拐。

程锦云看到陈深,问:“这么晚来看病人?”

陈深说:“是啊,和老毕一起过来看看。”说着,陈深左右看看,然后压低声音问:“你的脚?火车⋯⋯如何?”

程锦云点头:“顺利完成,脚没事,就是崴了一下。”

陈深忍不住笑起来。

陈深扶着程锦云一起进了医院,聊了聊刘兰芝的情况——病情在缓慢恶化中。

等程锦云换了护士服出来时,毕忠良也来到了护士站,原来刘兰芝又睡过去了。

毕忠良脸色不好,每次看了刘兰芝,他心情都很差。

陈深问程锦云:“程护士,药还有吗?不够的话,我们再想办法。”

程锦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药只能再用两天,不过,你们也不要怪我说话难听,毕夫人的病,用药也只能是延长些时间,还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毕忠良深深叹了口气。

月光清冷,照的路面清亮亮的,两人离开了医院,慢慢走着,谁也没说话。

陈深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我去找行动处的梁处长,他能弄到紧俏的美国药。”

毕忠良看向陈深,然后转回目光:“明天我拿钱给你。”

这时候,刘二宝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处座,处座!”

“什么事?”毕忠良立刻恢复了那副精干的模样。

“处座,火车,樱花号,爆炸了!”

毕忠良一下子捏紧了拳头:“你说什么?!”

刘二宝喘了口气:“樱花号火车爆炸了!现在76号正召集所有人去开会。”

“走。”毕忠良拉起陈深就要走,但陈深却抽回了手。

毕忠良停下脚步,回头看陈深。

陈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抽回手,他想说些什么,却只打了个喷嚏。

汽车已经发动了。

毕忠良紧了紧拳头,然后说:“天要冷了,小心着凉。”

陈深说:“好。”

坐上车,两人奔向76号总部。周璇的歌声还回荡在耳边:“⋯⋯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愿你的笑容,永远那样⋯⋯”



虽已深夜,但76号大院里却驶入一辆辆的车,来往的人皆是面容严肃紧张。

毕忠良和陈深到达的时候,明楼和阿诚也正好到了,四人再次见面,却不复之前的轻松愉悦。

会议室里,全部76号说的上话的人都到位了,挤挤攘攘的,大家都在低声议论火车爆炸一事,一片嗡嗡声。

“咔哒。”门开了。

南田洋子满面冰霜,大步走进来,屋里的人全都安静下来。

“诸位,今日之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南田操着一口生硬的中文说道,“发生这种事,是大日本帝国的耻辱!是特工总部的耻辱!是在座诸位的耻辱!”

明楼微微低垂着头,坐在一边。

南田继续说道:“此次樱花号之事,规划之隐秘,安保之周全,居然还能发生如此惨案!只有能参与到安保行动的各位,才有可能安排布置这一切。”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此事一定会彻查到底,隐藏在特工总部的奸细,一个都不会被放过。”南田洋子用目光扫视全场,接触到目光的人纷纷低下头去。

明楼抬眼看向南田洋子,说:“还请南田课长放心,我等必将竭尽全力,配合您的工作。”

南田满意地点点头。

“汪处长,”南田看向汪曼春,汪曼春立刻立正站好,“你的情报处要加紧情报收集处理工作,任何可疑的信息和人员都不要放过,务必挖掘出潜藏在特工总部的奸细。”

汪曼春:“是。”

南田洋子又看向梁仲春:“梁处长,行动处请立即调动起来,配合宪兵队的调查以及可以人员的抓捕。”

梁仲春撑起拐杖,站起来:“是,请南田课长放心,行动处一定全力以赴。”

“毕处长,你们直属行动队还要继续肃清抗日力量,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再出什么差错。”

“是,”毕忠良回应。

一番布置,各个部门都被分派了任务,针对樱花号爆炸事件展开工作。

“虽然军统力量被大幅度削弱,但抗日分子依旧猖獗,”南田说着拿出了两个文件袋,“这份计划,是我们精心布置的一张大网,只待时机一到,就会对重庆和延安的力量进行毁灭性打击,想来大家都有所耳闻。”

“梁处长,毕处长,”南田将其中一份交给了梁仲春,另一份交给了毕忠良,“这份计划被分为两部分,你们分别保存,我希望,你们能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不要让计划落空。”

“是。”梁仲春和毕忠良一同回答。

明楼借着眼镜的遮挡,看向那两份文件袋,随即,目光扫向了陈深、唐山海和徐碧城——他们都努力保持着冷静。

明楼推了下眼镜,南田洋子此刻拿出这份计划是什么意思?是真的要通过这份计划打击抗日力量吗?还是这只是个诱饵,为了引出藏在76号系统里的特务人员?但不论如何,这个一直保持神秘的计划出现在公众之下,机会难得,必须拿到它。

“归零”吗?

明楼面上波澜不惊。

待到散会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南田洋子并未离开,她留下明楼,两人在办公室密谈,阿诚也不得入内。不过阿诚被高木请去一旁喝茶聊天,倒也不会清闲。

除了76号总部的几人之外,其余的人都陆续乘车离开。

陈深和毕忠良还是同乘一车,他看向被毕忠良捏在手里的“归零”计划,试探着问:“老毕,你说南田这是什么意思?还分开两部分?”

毕忠良拍打了手里的资料袋:“管他什么意思,老实放好,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掺和那么多。”

陈深突然上手去抢那个资料袋。

“小赤佬,搞事情啊?!”毕忠良吓了一跳,赶紧抱紧资料袋。

“哈哈哈!”陈深大笑起来,“老毕,你看看你,吓的那样。”

毕忠良恨恨的用资料袋打了陈深一下:“搞事情!”或许是觉得没打够,毕忠良又继续敲起陈深来。

陈深止住笑,一边躲一边直说不敢了。

在他们后面,唐山海开着的车里,他和徐碧城两人却是完全的沉默。

目标就在眼前,但他们却不能行动。

完全的无力感。

当然,这沉默也和车里的另一位乘客有关:苏三省。

徐碧城通过后视镜看向苏三省,他半个身子都隐藏在黑暗里,表情晦暗不明。徐碧城背后发凉。



法租界照相馆里,明台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于曼丽和郭骑云都已休息,明台却毫无睡意。

下意识地摩挲着怀表,明台脑海里回放着他和于曼丽相处的一幕幕画面。

或许是老了吧,明台想,他不再是一个年轻的,会怦然心动的小伙子,他现在更加盼望的,是一份平稳的陪伴,一份细致的温柔。

程锦云,她曾经和自己订婚,却又很快分离,她是值得尊敬的引路人,却同样是为了信仰愿意抛弃一切的同志。

明台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然后拼命咳嗽着将烟雾吐出。

“咳咳⋯⋯”明台咳的眼泪都出来了,“咳,忘了啊,还不会抽烟呢。”擦擦眼泪,明台好笑的弹掉烟灰。

很多事,都还没开始啊。

就像明台和程锦云之间,什么都没有开始。

明台抽了口烟,却没有吸入,而是直接吐出,他其实只是在制造烟雾。

一根又一根,明台摩挲着怀表,将自己埋在烟雾中。

“明台?”于曼丽揉着眼走出来,“你还不睡吗?”

明台赶紧掐掉手里香烟:“你怎么起来了?”

于曼丽抽了抽鼻子,然后说:“渴,想喝水。”

明台想起,为了任务,她应该有六个多小时没有喝过一口水。立刻从暖瓶里倒出半杯热水,又兑上半杯凉水,明台摸了摸杯子的温度,感觉差不多才递给于曼丽:“给。”

于曼丽接过水杯,眼眸亮闪闪的看着明台:“谢谢。”

明台笑笑,抬起手,挽起于曼丽散落下的头发。

于曼丽心跳加速,立刻低下头,小口喝起水来。

“喝了水就回去睡吧,夜里凉。”明台低声说。

“那你呢?”

“我不困。”

于曼丽看向明台,不赞同地撅起嘴。

明台牵起于曼丽的手,把她送回房门口:“就今天晚上,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明台⋯⋯”

“没事,”明台把曼丽向房间里推了推,“快睡吧。”

关上房门,明台又坐回窗边。

于曼丽啊,真是个惹人怜惜的姑娘。

明台想着想着,笑了起来。

这时,于曼丽却又出来了,她手里抱着一床毛毯,走过来盖在明台身上:“晚上凉,你别感冒了。”

明台笑:“好。”

于曼丽目光扫过一旁的烟灰缸——里面散落着烟蒂——没说什么,回房间去了。

于曼丽。

曼丽。

她的心里,爱就是信仰。

明台又拿起一支烟,刚想点燃,却又放下了。

他想,曼丽那份炙热的爱,真的让他很温暖,很温暖。

天色渐亮,窗外的街道上,已经开始有人活动起来。

明台穿上外套,拿起钱包,走出照相馆。

他要去买些小吃,这样于曼丽起床后就能直接吃早饭了。






郭骑云:我是多余的吧?觉得自己好可怜。
小腿子:乖,你吃狗粮就好了。

因为整合需要,日本方面留下了南田洋子,将归零分为了两部分,其他时间线也会有所改动,大家请不要深究。

07 Oct 2016
 
评论(14)
 
热度(119)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