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琅琊山日常小段子2

梅长苏经历了彻底的拔毒后,褪去了毛团团状态,成为了病弱美人(?)一枚。以及,飞流小盆友粗线了~
PS:依旧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章节ORZ


(一)

安静的室内,阳光透过纱帘洒进屋内。

一群鸽子扑棱着飞过,整个琅琊山都沉静着。

虚弱的梅长苏全身绑着绷带,倚靠在软垫上,望向窗外。

蔺晨端着一碗药走进来:“吃药了。”

梅长苏微微侧过头,不顾身上传来隐隐的疼痛,不去看蔺晨。

绑着绷带的脑袋被掰回来,一碗黑黑的药汁粗鲁地抵在梅长苏嘴边——梅长苏死死闭着嘴。

“快喝药!”蔺晨一手掰着梅长苏的头,一手拿着碗企图把药汁塞进病患嘴里去,额头青筋暴露,“就没见过你这么不配合的病人!”

蔺晨胳膊伸的直直的,把药汁抵在梅长苏嘴边,梅长苏拼劲全力咬紧牙关,就是不张嘴。

两人对峙着。

蔺晨不耐烦了,迅速在梅长苏胸口一戳。

“啊!”梅长苏疼的喊了出来,药汁“咕嘟”一下灌进嘴里。

梅长苏瞪大眼,恶狠狠地盯着蔺晨。

蔺晨得意地笑起来,随后变戏法一样掏出一颗腌渍过的梅子,塞进梅长苏嘴里。

梅长苏神色缓和,重新放松身体靠在软垫上。

蔺晨拿起空碗,晃晃悠悠地离开:“真是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二)

绷带人梅长苏近来在进行康复训练。

“呼⋯⋯呼⋯⋯”梅长苏扶着护栏,艰难前进,每一步都伴随着全身的颤抖。

蔺晨在走廊尽头,眯着眼看着这个缓缓挪动的绷带人。

一步,两步⋯⋯

疼痛已经让梅长苏的神经麻木了。

终于,他挪动到了走廊尽头——当初那个毛茸茸的他只需要几个大跨步就可以到达的地方。

蔺晨架着这个几近虚脱的病患:“不错,比昨天有进步。”

梅长苏扯扯嘴角,算是在笑。

蔺晨把人抱回卧室里,让他躺下休息。

“我现在⋯⋯真是,是个⋯⋯文弱书生⋯⋯”梅长苏想要坐起来,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

“闭嘴躺好。”蔺晨拿着药膏和绷带,给他换药。

原先的绷带被拆下来,然后新的绷带被绑上。

蔺晨看着面前“崭新”的绷带人,说:“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你也太瘦了。”

梅长苏倒是淡然:“活着就好。”

蔺晨又眯起了眼。

然后,蔺晨用力揉了揉梅长苏因为拔毒需要而剃掉头发的脑袋:“多吃饭才能快点长头发出来!”

梅·绷带人·秃头·长苏,脸黑了。



(三)

琅琊阁里来了一个小朋友,是蔺晨从东瀛带回来的。

这个小朋友被安置在梅长苏的房间里,蔺晨说是“让梅长苏看着点”,实则是希望小孩子能带来些活力和生气。

梅长苏果然开始看着这个孩子,而且带孩子的样子看起来还非常熟练。

小孩儿被取名“飞流”。

“苏哥哥!”飞流端着梅长苏要喝的药进屋来,“支药(吃药)!”

梅长苏配合地接过碗,将药汁一饮而尽。

见梅长苏配合地把药吃了,飞流开心地笑起来,献宝一样拿出一颗梅子送给梅长苏。

梅长苏含着梅子,摸摸飞流的头,飞流便乖巧地伏在梅长苏身边,满眼都是濡慕。

蔺晨进屋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嘿,小飞流,来和蔺晨哥哥玩啊!”

“不!!”飞流立刻弹了起来,躲在了梅长苏身后。

蔺晨气恼地用扇子指着飞流:“你个小没良心的!是我把你捡回来的!”

“不!”飞流探出头来,吐舌头,“宁晨(蔺晨),皱开(走开)!”

自飞流被救带回到琅琊阁以来,说的最清楚的词便是“苏哥哥”以及“不”。



(四)

天气冷了,进入拔毒褪毛后的第一个冬天,梅长苏觉得非常非常不适应——太冷了。

把自己缩在层层大氅之下,还要捧个手炉,梅长苏惆怅地躲在屋里,听着外面蔺晨和飞流打雪仗的热闹动静。

好想念曾经的小火人体质啊⋯⋯

梅长苏叹气。

“苏哥哥!”飞流蹦跳着进来,手里捧着一个微型雪人,“雪!飞流,做!”

飞流把小雪人送到梅长苏跟前。

刚要伸手去碰雪人,却听见蔺晨“咳咳”的声音,梅长苏只好把手缩回去:“这个雪人是飞流做的吗?真好!”

飞流大力点头:“给!苏哥哥!”

“谢谢飞流,苏哥哥很喜欢。”梅长苏笑起来。

只这一句,飞流眼中便泛出光彩。

蔺晨倚在门边,样子懒散:“我就说你苏哥哥会喜欢吧。”

飞流立马撅起嘴,冲着蔺晨的方向胡乱点头,然后再次将目光移到梅长苏身上。

梅长苏让飞流把小雪人放在窗台上,然后拿起一块布巾细细给飞流擦脸擦手,还拿出糕点给飞流吃,两人亲亲蜜蜜的。

“唉⋯⋯我真是可怜啊⋯⋯”无人理会的蔺晨只能在一旁自怨自艾,“居然捡了两个小没良心的回来⋯⋯”





小腿子觉得既然要挫骨拔毒,那头发也得剃掉才符合治疗过程嘛~
所以我们绷带梅长苏应该是木有头发的才对ヾ(≧∪≦*)ノ〃

22 Aug 2016
 
评论(2)
 
热度(13)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