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柠檬之新生

8月4日 更新

1943年,世界依旧处于战火之中,国内局势风起云涌,上海更是深处漩涡。

明楼已被调离工作岗位,原因是有抗日嫌疑——在43年初的一次行动中,他被指和重庆方面派出的特务有过秘密接触。

阿诚虽还在工作,但也少了些实权,毕竟藤田并没有完全相信阿诚和明楼的“不和”。

赋闲在家还有免费“安保”的日子持续了很长时间,明楼每日里看看书,写写字,每周二去趟茶馆,每周四去趟戏院,周末的晚上还会去听听交响乐或者歌剧,偶尔参加一些金融界的沙龙,倒也悠闲快活。

阿诚却要每日点卯,按时上下班,常常心中不平,冲着明楼的腰肉发力或者偷偷在明楼的那份食物里放一点香菇就成了常事。

不过,二人倒是依旧潜伏良好,暗中指挥着上海的重庆和延安人员进行抗争。

1944年,日本在太平洋战场失利,鉴于近一年的“良好表现”,日方逐步放松了对明楼、阿诚的监控。

六月的一天,阿诚照例翘班,查看了一番走私货品后回了家。

明楼正在院子里的阴凉下坐着,摆弄一盆新买的柠檬盆栽。

阿诚看到他那认真的样子,顿时觉得吃味——你居然有了别的柠檬树!!!

阿诚故意走过去,大声地咳了一声。

明楼抬头,见阿诚回来了,笑道:“今天又翘班了?回来这么早。”

阿诚不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那盆不算健壮的柠檬树。

明楼放下手中的小花铲:“我新买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阿硬邦邦地回答。

“好久没有这样照顾盆栽了,倒是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事。”明楼好似没察觉阿诚的不快,自顾自地说,“母亲那时候买了一盆小柠檬树回来,我就这么照看,什么都不许别人插手,非要自己来做。”

阿诚并不清楚他未诞生时的事,这也是他第一次听人说起这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非要自己照顾,但是,养了好几年了,就是不结果,”明楼说到这,看向阿诚,“然后,有一天它突然就结果了……”

阿诚被明楼看得脸有点发热。

“阿诚,”明楼站起来,“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阿诚不自在地移开目光:“说什么呢,这么肉麻。”

明楼拍拍手上的土:“没什么,有感而发罢了。”

“怎么了?”

明楼说:“石榴二人去世了。”

阿诚默然。

“他们走的很安详,两人牵着手,一起在睡梦中离开了。”

阿诚道:“那……小赵先生……”

明楼说:“他把房子卖掉了,离开了这里。长久不变的容貌不适合在一处长居。”

说不上原因,阿诚突然就觉得心里发堵。

两人一起在阴凉里站着,没有言语。

许久后,明楼把柠檬盆栽搬起来:“走,帮我把暖房的门打开。”

“……”阿诚不动。

明楼看看他:“怎么了?”

阿诚皱着眉说:“你买什么盆栽不好,非要买柠檬树。”

明楼笑起来:“怎么,吃醋了?”

“怎么可能!”阿诚立刻反驳。

明楼便哈哈大笑起来。

阿诚的脸涨红了。

“走吧,这是要交给花匠照顾的,我只照顾你。”明楼低声说。

阿诚这才别扭地跟上去。



晚间,阿诚接到了梁仲春的电话,说是近来生意越发不好做了,想要阿诚松口,吐些利益出来。阿诚当然不会同意,两人僵持半天,终于还是没改变当前的分成比例。

明楼摘下眼镜,放下书:“梁仲春忍到现在才提此事也是超出我的预料。”

“他早有此意,只不过看我还能在港口使的上力,因此拖到现在罢了。”阿诚毫不在意地说,丝毫没有刚刚气愤的样子。

明楼不再问。阿诚这两年做事愈发沉稳老练,明楼很放心。

之后,阿诚坐下来,和明楼一起看书,不过明楼看的是哲学,阿诚看的是美术史。

夜渐渐深了,阿诚小心地夹好书签,伸个懒腰,说:“大哥,早些睡吧。”

“好。”明楼笑笑,“你先洗澡,我随后。”

阿诚便踢踏着拖鞋去了。

明楼看着阿诚的背影,想到逝去的石榴树夫夫,想到人生苦短,目光渐渐加深。

于是,在阿诚刚刚打开热水,雾气还没能笼罩浴室的时候,一只心怀鬼胎地木楼就闯了进去,强势夺走了橡皮鸭子先生在阿诚身边的特权,弄出了一室旖旎氤氲。

……



七月中旬,巴黎。

明轩和明辉正不知疲倦地在院子里踢足球,汗水好似下雨一般。明熙从外面回来,看看他们热火朝天的样子,放弃了给两个哥哥打招呼的念头,直接进屋。

“小熙回来啦,聚会有意思吗?”明镜正在查看账目,见明熙回来,便问她,“都干什么了?”

明熙凑到明镜跟前撒娇:“大姑姑,这些大小姐的聚会一点意思都没有,整天就讨论什么服饰啊,香水啊,男朋友什么的,无聊死了。”

明镜摸摸明熙的小脸,说:“你呀,怎么就不喜欢这些呢?”

明熙俏皮地吐吐舌头。

中午时分,明台和曼丽都回来了。

现下战火纷飞,很多学校里都不安静,纵是明镜想让他们去读书也不太现实。当然,明台是不肯安静度日的,他隔一阵子就到处跑一跑,为抗战出出力,送些药品之类的回国。不过这阵子他们被明镜拘住了,去打理香水铺子的生意。

一家人一起吃了午饭,各自散去。

午睡过后,待太阳不那么烈了,明镜就照例去看柠檬树。

现在这样的状况下,明镜也就只能通过柠檬树的长势来判断阿诚和明楼好不好了。

不过,这天的柠檬树……

这是……

要……

难道这是小果实吗?!!!!

明镜愣了半晌,接着惊喜地叫了起来。

柠檬树,居然又结果了!!!

“哎呀,得多准备点肥料,勤浇水……”明镜激动地直转圈,嘴里碎碎念个不停。

“大姐,怎么了?你没事吧?”明台听到叫喊声,赶紧跑了过来。

明镜还在激动,她指着柠檬树,说:“你看!”

明台一看:“这,这不是……”

明镜笑起来:“这下小熙可以当姐姐了!”转念一想,明镜又使劲拍了明台一下,“臭小子,你和曼丽还不抓紧点,赶紧生个宝宝!”

“大姐……”明台瞬间就蔫了,“我们还年轻呢,不着急。”

“不着急不着急,你看看你大哥,这马上都要有第四个了!”

“哪能一样啊!阿诚哥一下子生三个!”

“你和曼丽认识那么长时间,结婚都一年了,还不着急啊?”

“我,我们还要战斗呢!”

明镜“啪啪”给了明台两下:“臭小子,就知道让我担心是不是?!”

明台立刻不出声了,半晌才小声嘀咕:“那大姐你怎么不和老师生一个啊……”

明镜立即红了脸,大声呵斥:“明台!你说什么呢?!”

明台赶紧跑开,随即大声喊:“我说,大姐你也可以自己生一个!”

“臭小子,你给我回来!”

两人在院子里追打起来。

正此时,王天风来了。

明台立即大喊:“老师!大姐她想要个孩子!”说完,猴儿一般窜进屋去了。

明镜羞愤地捡起地上一个石子扔向明台,结果只不到一半距离就掉在地上,完全没有威慑力。

王天风愣在原地,没有缓过神来:刚刚明台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阿诚近来饭量大增,明楼隐隐感觉到什么,却又不敢确认。但为了安全起见,明楼决定在完成最后一项任务后带阿诚离开。

击毙藤田。

准备工作在两个月前就开始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十月末,日海军大败。

藤田心情抑郁,前往一家他熟悉的日本酒馆,与同僚共饮。

阿诚将消息传回后,明楼立即下令,行动迅速开始。

是夜,几名日重要长官均丧命酒馆。

明楼和阿诚静待离开的时机。

1944年底,明楼遭到抗日分子袭击,受伤在家,阿诚只得暂时回家照顾。

之后,在阿诚开车带明楼去复诊时,再次遭遇袭击,汽车爆炸,两人“身亡”。



1945年四月,一个星期天。

明镜正在悉心照料柠檬树,突然,柠檬树的叶子抖动起来,果实也开始摇动。

明镜心中一震,下意识向外看去,就见一脸焦急的明楼背着虚弱的阿诚出现在门口。

“大姐!快!”明楼隔着铁门大声喊着。

明镜手里的花洒掉在地上,她来不及和弟弟庆祝重逢,急忙跑过去打开门,让明楼得以进来。

“大姐……”阿诚声音低沉,好似忍受着痛苦。

“快去二楼!”明镜一路小跑,替二人开门。

明楼背着阿诚迅速上楼,屋里的三小只被突然出现的爸爸们吓了一跳。

明辉揉揉眼:“是父亲和爸爸?”

明轩满脸担忧:“爸爸受伤了?”

明熙小手一挥:“走,跟上去!”

三小只迅速跟上二楼去。

明楼已经把阿诚放在床上:“阿诚,坚持住!”

明镜慌乱中想起来柠檬树那里还没人,又慌慌忙忙地跑下楼去。

仅仅十几分钟后,阿诚神色缓和。

接着,明镜欢喜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是个女孩子!”

明楼和阿诚拥抱在一起,而守在床边的三小只则傻愣愣的——这是……生宝宝了?

不一会,一个裹着小手绢的宝宝“呀呀”地挥舞着小手,被明镜带到了房间里。

春暖花开的季节里,诞生了一个新生命。







明台:曼丽,咱们也要一个吧。
曼丽:好(⺣◡⺣)♡
王天风:明镜,咱们……
明镜:嘘!别乱说话!我都多大年纪了……

04 Aug 2016
 
评论(18)
 
热度(71)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