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六十九)

7月15日 更新

上回:台丽刑场假死,明镜心中忐忑

(六十九)

安静的房间里,阳光透过窗户静静地照了进来。

明台悠悠转醒,迷迷糊糊间好像看见了大姐。

自己……死了吗?

明台这样想着。

“明台!”明镜小声呼唤着。

“……大……姐?”

“是大姐,大姐在呢……”明镜的声音哽咽起来。

记忆突然间回笼,明台一下子睁开眼,自己还活着!监牢里审讯的苦难,刑场上阿诚哥的拥抱,子弹的冲击,面熟的“收尸人”,还有处理伤口的疼痛……

明台眼中瞬间湿润,撇着嘴道:“大姐!”

明镜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她慌忙抹掉眼泪,小心地握住明台的手,尽力平稳着声音说:“明台,都过去了,大姐在这呢。”

明台点点头,随即惊慌地四下看去:“曼丽!曼丽呢?”

明镜赶紧安抚他:“别着急,曼丽没事!”

明台依旧想起来。

明镜板起脸来,按住他:“别乱动!”

明台委委屈屈地躺好:“大姐,曼丽在哪?她好不好?我记得她和我一起被抬上车的。”

“她比你好。”明镜说,“曼丽上午就醒了,哪像你,这么让人操心,现在才醒。”

听到曼丽没事,明台便“嘿嘿”笑了出来。

“臭小子!”明镜看他活泼的样子,也放心下来。

明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问:“对了,大姐,这是哪?你怎么……在这?”

不提此事还好,一提到这个话题明镜就来气。

“我怎么不能在这?你们就这样瞒着我吗?!”明镜数落起来,“你们要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居然都不告诉我?你们还拿我当你们的大姐吗?”

“大姐……”明台弱弱地讨饶。

“你们这一个个不省心的,明楼瞒着我,阿诚瞒着我,你和曼丽也瞒着我!你们!你们可气死我了!”

房间的门打开来,阿诚从外面进来了。

“大姐,这是怎么了?”阿诚走进来,明台皱着脸向自己求助,便明白了,“明台醒了,大姐您不高兴吗?”

明镜瞪眼:“高兴?吓都要被吓死了!”

阿诚赶紧赔笑。

见明镜还要继续数落下去,明台灵机一动,“哎呦哎呦”地叫唤起来:“好痛啊!”

果然,明镜立刻紧张起来:“明台,明台你怎么了?哪里痛?”

明台龇牙咧嘴地说:“大姐,我浑身都疼,伤口好难受啊!”说着,还冲阿诚眨了眨眼。

阿诚会意,做出关切的样子:“我去请苏医生来!”

“对对,赶紧请过来!明台醒了要赶紧看医生的!”明镜抚摸着明台的头,紧张地说,“明台,不痛不痛啊,苏医生马上过来了。”

明台暗中松了口气,但心里却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歉意。




两天前,明镜心中忐忑难安,天一亮便直接去了新政府办公楼,没想到却得知了昨夜“枪决抗日分子”的消息。

明镜怒气难忍,堵在办公室门口,将来上班的明楼和阿诚抓了个正着,然后,整个政府大楼就都在议论明长官的姐姐如何如何凶悍,扇了明长官两个嘴巴。

确认“被枪决的抗日分子”就是明台和曼丽之后,明镜几近崩溃,阿诚不得不敲晕了大姐,随后将她带回家去——与此同时,昏迷的明台和曼丽被辗转送到了黎叔家里,接受苏医生的治疗。

明镜转醒后,阿诚告诉了她“枪决”的“真相”,但明镜正在气头上,始终冷脸对待阿诚,直到阿诚答应让明镜去看望明台和曼丽。

接着,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



藤田芳正在一片慌乱中来到了上海。

明楼刚刚向他汇报了近几日的情况。

藤田满脸严肃:“所以刺杀南田课长的凶手还是没有抓住吗?”

“我很抱歉……”明楼略微低着头。

藤田叹气,沉思片刻,略带压迫地说:“追捕凶手的事还请明先生多加努力。”

“是,我们会尽快抓捕到凶手。”明楼再次低下头。

谈话结束,明楼摆出标准微笑离开。

回到办公室,明楼发了好一阵脾气,随即本就忙的团团转的76号更加忙碌起来,搞得底下的职员怨声载道。

待旁的人都散开,汪曼春留了下来:“师哥,情况怎么样?”

明楼瞄了下办公室的门,汪曼春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去关上了门。

明楼心里暗暗想到:阿诚不在到底是不放心。

汪曼春走到明楼跟前:“师哥?”

“藤田还是要求抓到凶手。”明楼戏谑地看着汪曼春。

汪曼春不雅地翻了个白眼。

明楼正经起来:“藤田能力很强,他很快就会把局势掌控起来,你还是要尽快脱身比较好。”

汪曼春抿了抿嘴,没说话。

明楼压低了声音说:“你该明白我们这次除了胶卷外还有什么目的。”

汪曼春看着明楼:“可是我又有哪里能去呢?”

“总要活着,才有希望。”明楼慢慢说,“而你如果不走,就会……死。”

汪曼春没说话,却露出一个笑容。

明楼犹豫了一下,拍了拍曼春的肩膀:“曼春,作为你的师哥,我希望你尽快脱离这里。”

“……那你呢?”曼春神色复杂,“别人都走了,你呢?阿诚呢?你们两个人就这样留在这里吗?”

“总有人……”

“要留在这里吗?”曼春接着说。

明楼保持着他的标准微笑。

曼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呢?”

明楼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会离开?”

曼春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你会走?!!”

“如果只有我,或者只有我和阿诚,我当然会留下来。”明楼平静地说着,“但是,还有孩子们。他们还很小,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明楼停顿了一下,“我会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回到他们身边。”

曼春当然知道孩子们的存在。

明楼始终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着:“国家需要我,我会付为她拼搏。但是曼春,我也会有私心,我希望陪在我的孩子们的身边,看他们长大,看他们成家,或许还能看到孙辈的诞生……”明楼眼中渐渐流露出一种幸福的光芒。

曼春看着他,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明楼。

“曼春,或许,上海稳定以后,我就会离开。”

“……”

“你和我不一样,我还可以继续伪装在这里,但你却马上就面临暴露的危险。”明楼严肃起来,“你以为你的表现天衣无缝吗?至少在高木手里就有你不少的把柄。”

曼春再次抿住嘴唇。

“好好想想,尽快决定。”

办公室的门打开,明楼一脸怒意地大步走出来,小职员们都战战兢兢地远离明长官。随即,汪处长表情沉重地走出来,瞪视每一个敢于看她的人。

然后,“汪处长工作不力触了明长官霉头”的小道消息就流传开来。






明楼:阿诚不在,哪里都不对。
阿诚:先生不在,处处都轻松。
明楼:什么?(ー̀дー́)
阿诚:呵呵…(•‿•)
明楼:家法伺候!!!
阿诚:…………哥哥饶命!

15 Jul 2016
 
评论(6)
 
热度(37)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