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柠檬之明秘书的一天

明诚,作为一个秘书(各方面),每天都很忙。

早上。
明·生活秘书·诚,摇晃睡在身边的人:“大哥,该起床了。”
明楼:“ZZZ……”
明·已经穿好衣服·诚:“只能再睡五分钟。”
明楼翻了个身:“ZZZ……”
明·非常精神·诚去洗漱,然后容光焕发地回到床边继续叫醒大业:“明长官,再不起床你就要迟到了。”
明楼迷迷糊糊睁开眼:“阿诚啊,昨晚加班到凌晨三点,就让我再睡一会吧。”
阿诚把明楼拉起来:“快起来,快起来!”
明楼闭着眼任阿诚给他穿衣服,嘴里嘟嘟囔囔:“可是我真的很困啊……”
阿诚把明楼推进盥洗室,终于,一把冷水让明楼清醒了。
明秘书每天都第一件重要工作——唤醒明长官,完成。

早饭。
明楼木这脸看着面前摆着的一碗粥,香菇鸡丁粥,就是不去碰它。
明台“呼噜呼噜”就把一碗粥吃掉了,继续添了一碗。
明楼继续木这脸看着面前的粥,吃了两只小笼包,吃了一块蛋饼,就是不碰这碗粥。然后,明楼夹小菜的的动作一顿——显然,他有点噎着了,需要喝点什么。
明·察言观色·诚,叹口气,把粥从明楼面前拿走,换了一杯豆浆给他。
明楼立刻勾起了嘴角,有吃有喝起来。
明秘书掌握着明长官的喜好,香菇,不可以。

上班。
明长官脚下生风,大衣的下摆潇洒地摆动,新政府里每个人都在向明长官问好。
明秘书一脸严肃,跟在明长官后面大步前进,一边走一边说:“九点有个关于铁路货运审查的会议,十点半日本的财经学家会抵达上海,您十一点左右需要和他见面……”
明楼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开始脱外套,阿诚马上把外套和围巾接过来。
“明长官……”
“明长官……”
排队来请示明楼的人都涌了进来。
阿诚泡了茶,端给明楼,然后去了秘书处。
还没等阿诚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是南田洋子:“阿诚先生……”
明·演技一流·诚立刻奔赴南田之约。

取衣服。
从南田那里出来,阿诚回了一趟明楼的办公室,把会议需要的文件拿给他,然后和明楼一起离开了政府大楼。
阿诚要去取送到洗衣店的衣服。
驱车前往洗衣店,阿诚拿到了前两天送来的大衣。
阿诚检查了一下大衣,说:“我没带零钱,记在帐上吧。”
店员:“那得需要老板的同意。”
明·多重身份·诚:“跟你们老板说,记在佘先生账下。”
店员看了看阿诚:“还请您到里间来稍等一下,我去请老板来。”
阿诚跟着店员到了里间。
老板来了,对阿诚说:“有什么行动吗?”
阿诚:“这段时间会着力搜捕城南的抗日势力,你们要小心。”
老板点头。
明·完成通知·诚拿着大衣,离开洗衣店。

走私。
梁仲春电话阿诚,告诉他一艘船被扣了。
阿诚来到梁仲春办公室:“这种事情也要我来处理?”
梁仲春陪着笑脸:“主要是那边的港口换了个新人,怕是想要多捞点。”
明·财迷状态·诚嗤笑一声:“他不守规矩,你就拿我当枪使?”
梁仲春赶紧摇头:“那哪能啊!是这样的,那个新上任的人吧,是……”
一番解释,阿诚明白了,那人和日方关系紧密,梁仲春是让自己通过南田洋子那边使个劲,压压他。
阿诚眯着眼:“你以为南田课长的东风是好借的?”阿诚伸出手比了比,“这趟至少给我这个数。”
梁仲春脸皱成一团:“……好。”
明秘书满脸喜气地离开了梁处长的办公室。

加班。
明楼在加班,明秘书就要跟着加班。
明楼摘掉眼镜,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明·体贴入微·诚立刻走上前去,帮明楼揉脑袋:“头又疼了?”
明楼闭着眼:“这帮人每天不知道都在干些什么,好好的一个方案执行起来错误百出,我再不看着点,怕是明天早上就能看到钢铁市场濒临破产的消息。”
明长官碎碎念,明秘书静静听。
明楼握住阿诚按摩的手:“好了,阿诚你也去歇歇。”
阿诚点头。
夜深了,明秘书才载着明长官回家。

洗澡。
忙碌一天的明秘书要洗澡,但是……
明楼看着穿好浴衣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阿诚,无奈地笑了:“好,我陪你去洗澡。”
明·脸红还不承认·诚:“才,才不是要你陪!”
明楼笑着看他。
阿诚不自在地说:“鸭子先生被阿香拿走了……”
明楼假装了然地点头:“都是阿香不好,居然把橡皮鸭子拿走了,她不知道阿诚必须要小鸭子陪着才能洗澡吗?”
阿诚脸红皱眉:“你别乱说!”
明楼点头:“好好,是我乱说的。”
“你还说!”
“不说了,不说了,”明楼无奈道,“只有小鸭子不在,阿诚才会想和我一起洗澡,真伤心啊。”
明·恼羞成怒·诚:“我自己洗!”
“砰”的一声,盥洗室的门关上了。

睡觉。
阿诚乖乖在床上躺好。
明楼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阿诚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样子。
阿诚眼都要睁不开了,声音糯糯的:“大哥……”
明楼走过去,摸摸阿诚的脸:“困了就睡吧。”
阿诚:“可是还没有跟大哥说晚安。”
明楼笑着吻了阿诚一下:“阿诚,晚安。”
阿诚闭上眼,也微微笑起来:“大哥晚安。”
明秘书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明楼看着阿诚,确定他睡着以后,轻轻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坐到床上来。
拿起床头一本扣着的书,明楼继续读起来。
阿诚睡着睡着就蹭到明楼身边。
明楼摸摸阿诚的头。
明秘书甜甜地笑了。

梦。
阳光暖暖的。
一切都仿佛蒙着雾气一般。
小明楼捧着小阿诚说:“那你就叫阿诚吧,你和我一个姓,姓明,怎么样?”
小阿诚使劲点头。
小明楼轻声呼唤起来:“明诚,明诚!”
小阿诚心里高兴的冒泡。
何其幸运。
让我遇到你。








第二天。
阿诚好不容易叫醒明楼后。
明楼:昨晚睡觉一个劲点头干什么?梦见什么了?
阿诚:我也记不清了,就记得是个好梦。

31 May 2016
 
评论(12)
 
热度(81)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