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六十三)

5月27日 更新

上回:查找手表主人,王天风露心意,楼诚办公室“急刹车”

(六十三)

阿诚在楼道里站了好一会儿才进去办公室。

明楼一本正紧地和汪曼春说着话,阿诚进来后,屋子里出现了短暂的尴尬静谧。

“那个,挺晚的了,我先走了。”汪曼春盯着阿诚的脖子看了一会儿,稍显不自在地说,“师哥,阿诚,你们也早些回去吧。”

明楼保持着正经脸不变:“好,曼春你开车慢一些。”

等曼春一出去,明楼就立刻冲着阿诚做了个鬼脸,阿诚马上瞪起眼来。

明楼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笑起来。

“你,你笑什么?!”阿诚红着脸哼唧。

明楼走到阿诚身边,想要摸摸阿诚的头,结果被阿诚避了过去。明楼再接再厉,终于在阿诚脑袋上摸一把,满足地勾起嘴角。

阿诚翻了个白眼:“臭大哥。”

黑夜里,几盏灯照着明公馆的院子,光线并不算明亮。小轿车停在了它惯常的位置上,阿诚和明楼从车里走出来,小心地打开家门,走进已经进入梦乡的房子里。

两人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都已经准备洗漱了,阿诚突然想起事情来:“哎呀,梁仲春给我的茶叶没拿下来。”

明楼洗澡水都放好了,就说:“在车上?明天再拿也一样。”

阿诚一边直接穿上外套,一边说:“不行,那是要给大姐的,我去拿一下就回来。”说着,阿诚就打开卧室的门出去了。

快步走到汽车处,打开车门,把副驾驶座位上放着的茶叶拿起来……

“谁?!”阿诚警觉地看着院子的大门外。

大门外没有动静,就好像刚刚阿诚察觉的异常是个错觉。

阿诚拿出车里备用的手枪,小心地逼近大门:“出来。”

没有反应。

“出来,不然我开枪了。”阿诚把枪的保险打开。

安静了一会儿,门那里有了动静。

“阿诚哥……”一个人影晃悠悠地从门柱后面蹭出来。

阿诚端着枪的手放下来:“明台?”

明台裹着一件大衣,低着脑袋,走两步退一步的,半天才磨蹭到阿诚跟前来。

阿诚皱着眉看着明台,他满身寒气,嘴唇发白,显然是在外面呆了很久,全身都被冷了。

阿诚问:“你怎么才回来?干什么去了?”

明台支吾了一下,才说:“我们同学聚会……”

阿诚皱眉:“说实话。”

明台低着头,小心地抬眼看了看阿诚:“我,我把船炸了。”



书房里,明楼头发还湿漉地滴着水,打湿了睡衣。

明台坐在一边,老实地低垂着头。

“在哪炸的?”明楼声音低沉。

阿诚拿来了一条新的浴巾,帮明楼擦了擦头发。

明台深吸一口气,说:“等船离开了我们组的地区以后才炸的,在B组的范围里。”

明楼叹气,闭着眼靠在沙发上,白色的大浴巾还罩在他的脑袋上。

明台还想说话,被阿诚制止了。

半晌,明楼依旧闭着眼,疲惫地说:“阿诚,去把尾巴处理好。”

明台说:“我没……”

明楼突然睁开眼,目光凌厉的扫向明台,明台被大哥突然爆发的气势震慑到,一下呆愣住了。

明楼坐直身体,继续说:“第一,给蜘蛛下令,把B组全部扣留。第二,马上安排人去处理航线上下事物,停止工作,保持静默,必须全部静默,必要的要马上转移。第三,派人去和日方沟通,一定要把责任推掉。第四……”

明台坐在那里,看着明楼一条条地说出命令,阿诚一件件地记下这些事项,突然清楚的意识到,他的大哥和阿诚哥,是军人,而他们现在在做的这些事,全都是因为他炸毁了那艘走私货运船。

阿诚换上了一套不显眼的衣服,立刻出门去了。

钟敲了两下,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明楼已经再次靠在了沙发上,闭着眼,揉着太阳穴。

“为什么去炸船?”明楼慢慢的说。

明台挺了挺脊背:“这条运输线是用兄弟们的生命换来的,但现在用它来做走私发国难财的通天大道,难道这就是我们奋斗的意义吗?”

明楼看着眼中难掩火气的明台,微微摇头:“明台,走私军火药品,让双方都获取经济利益,这些事都不是秘密。如果你知道上层还会牺牲彼此的手下,那你会不会直接把人杀了?”

明台看着明楼,遍体生寒,只觉得比他在黄浦江边潜伏了大半晚还要冷。

明楼继续说:“你还算聪明,在B组的地方才炸船。可是你只这意味着什么吗?”

明台双手紧捏着裤子,问:“什么?”

明楼直视着明台,说:“B组的人,很可能都会被处决。”

明台愣了。



天蒙蒙亮时,明台牵着大黑在江边散步。

他没敢去昨天炸船的地方——当然,那里已经被戒严了,他也进不去。

明台一夜没睡,明楼房间里的等也一直都亮着,至于阿诚,在明台出门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

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明台脑子里乱极了。

大黑摇着尾巴在江边跑来跑去,时不时抬起腿留下印记,证明大黑到此一游。

明台看着江面的波光,紧了紧外套。

“汪!”大黑衔了一根树枝跑过来,希望明台和他玩。

明台勉强笑了一下,只是摸摸大黑的头。

大黑看看明台,扔掉树枝,尾巴耷拉下来,用湿漉漉的鼻子蹭蹭明台,发出“呜呜”的声音。

明台蹲下来,揉着大黑的脖子:“大黑,你说,我明明做了对的事,可是为什么我又做错了呢?”

大黑看着明台,眨了下眼,只是“呜呜”地哼哼。

“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明台叹口气,站起身来,“走吧。”

一人一狗慢慢走着,渐渐来到人多的地方。

“明台……?!”

明台回头一看,是黎叔。

黎叔手里拎着用油纸包好的烧饼,非常意外在小菜市场附近看到了明台。

原来,明台毫无目的地一通乱逛,已经走到了黎叔家附近。

黎叔问:“你在这有事?”

“你知道我?”

“上海的名门,还是都要了解的。”

明台看到黎叔,突然就有了向他倾诉的想法,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又被压下来了。这种军统内部的事,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比较好。于是明台就指指大黑,说:“没事,只是带它出来遛遛。”

虽然明台掩饰了情绪,但黎叔还是看出他情绪不高。想了下,黎叔说:“吃早饭了吗?我刚买了烧饼,一起吃?”

明台折腾了一晚上,之前还不觉得,此刻一被问到,突然就觉得饿了……

“咕~”

明台的肚子适时叫起来。

黎叔笑了,看着此刻窘迫的明台,和那个在任务里杀伐果决的青年相比,完全两样,更真实,更亲切。如果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黎叔突然就想照顾这个大孩子了。

“走吧,只是一起吃个早饭。”说着黎叔就拉起明台向自己家走去。

白粥,烧饼,两样小菜。

黎叔准备的早饭当然不能和明公馆里相比,但明台吃起来却觉得也不差。大黑也得到了一块烧饼,迅速吃完以后,它正趴在院子里回味烧饼的味道。

黎叔和明台没有说任何关于信仰关于组织的事,他们只是聊了几个关于养狗的话题,同时黎叔还在翻阅着旧报纸。

明台好奇地看了看这些旧报纸,问:“我能看看吗?”

“当然。”黎叔抽出几份旧报纸给他。

明台看了看这些发黄的报纸,见黎叔翻的很快,就问:“你是在找什么吗?”

黎叔放慢了翻阅的速度:“不是,只是没看到感兴趣的。”

“哦。”明台吃着烧饼,也翻起报纸来。“这都是十几年前的报纸了,没想到还能看到。”

黎叔翻着报纸,突然停住动作,紧紧盯着一则消息看着。

“明台?”

明台嘴里还在咀嚼食物:“肿么了?”

黎叔抑制住想要颤抖的手,把自己面前的报纸递到明台面前:“这个,是说你吗?”

明台接过报纸看了看,笑了:“是啊,说的就是我。”

报纸上赫然就是当年明镜刊登的寻人启事,寻找小明台的爸爸。

明台看着这则消息,说:“我和大哥大姐并不是亲生的兄弟,我是很小的时候被收养的。”

黎叔心里一片火热,他多年寻找的儿子,没想到就坐在他对面一起吃早饭!

“你……过的好吗?”

“挺好的啊。”明台含混着说。虽然他和黎叔有过几次合作,对他还算信任,但毕竟不是可以交付后背的搭档,明台并没有过多透露自己的信息。

黎叔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调整了态度。

一顿早饭,两人是全然不同的心情。





黎叔:儿砸!
明台:你找谁?

小腿子:终于培训结束了!一直在培训的人伤不起,回到单位还要补工作,桑心ರ_ರ ...

27 May 2016
 
评论(5)
 
热度(37)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