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六十一)

5月21日和22日交接时 更新

上回:王天风回国,走私暴露,明镜晕倒

(六十一)

明镜迷迷糊糊间醒来,就看到明台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大姐,你醒了!”明台见明镜醒来,激动地喊起来,“大姐醒了!”

明楼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从沙发那边走过来:“大姐,您感觉怎么样?”

明镜抬起手,想要抚摸明台的额头,明台立刻凑过去,让明镜能更容易地摸到他的脸。

明镜轻声说:“明台……”说话间她的眼眶就湿润了。

明楼扶着明镜坐起来,明台马上把靠垫放到明镜背后,让她坐的更舒服些。

“大姐。”

门开了,曼丽端着粥进来,阿诚随后也进来了。

曼丽放下托盘,把粥端出来:“大姐,吃点粥吧。”

明镜摇摇头,擦拭一下眼睛,叹了口气,随即问道:“孩子们呢?”

阿诚走到床前说:“已经让他们休息了,我刚去看了看,都睡熟了。”

明镜点点头。

屋里安静下来,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台拉起明镜的手,像小时候撒娇一样,把头贴在明镜手上:“大姐,你别难过。”

明楼笑道:“大姐,咱们明台长大了,曼丽也不是那个柔弱的小姑娘了,你该高兴才是。”

明镜神色复杂,半晌才说:“是啊,都长大了,我是管不了你们了。”

“谁说的!大姐还要继续管着我呢!”明台撅着嘴,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明镜蹙着眉:“那我让你读书去,你就是这么读的吗?读书读到军统去了?!那是做学问的地方吗?!”

“我……”明台语塞。

曼丽柔声说:“大姐,如今哪里会有能让人做学问的地方呢?只有我们去战斗,才能让今后的孩子们能有安心读书的地方啊。”

曼丽平日在家里是很少这样说话的,她多是静静地听,浅浅地笑,虽也会偶尔调皮玩笑一下,但这样语气柔和但态度严肃的样子,是极为少见的。

明楼审视着曼丽,这个小姑娘,早已不是跟在明台身边一味以明台为先的样子了,她的心里,早已有了更大的世界。明楼笑起来,他仿佛看到当初的阿诚,从一个小小的什么也不懂的孩子,成为现在八面玲珑、游走在各方势力里的明秘书。

“你们啊……”明镜叹口气,绷直的脊背放松下来,完全倚靠在了靠垫上,“长大了,长大了。”

“大姐,大姐,你喝点粥。”明台立刻把粥端过来,示意曼丽,曼丽赶紧舀起一勺送到明镜嘴边。

明镜瞪了他们一眼,接过碗和勺子,自己吃起来。

屋里气氛轻松起来,几人都先避开了敏感的话题,说起生活中的趣事。

阿诚在一旁站了半天,始终没有说话。

“阿诚,你怎么了?”明镜注意到他的异常。

阿诚愣了一下,看向明楼。

明镜拍了明楼一巴掌:“阿诚,有什么事,说,不用看他。”说着又戳了明楼一下。

明楼苦笑一下,只得闭嘴不言。

阿诚抿抿嘴,说:“大姐,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我们不放心孩子们这样在国内生活,想要把他们送到法国去。”

“法国?就是之前我去住过的那个地方?”明台问。

阿诚摇摇头:“不,我们另准备了一处住所,而且他们去法国的话要先参与学校组织的集中学习,暂时还不用住在家里。”

明镜放下手中的粥,又坐直了身体:“他们还那么小,怎么能送出去?谁照顾他们?”

明楼马上说:“大姐,其实我们是希望您能去法国……”

明镜打断明楼的话:“你们就是想让我带着孩子们出国是不是?”

不等明楼和阿诚解释,同样怀抱一颗战士的心都明镜就开始了语言进攻。明台和曼丽不敢出声,偷偷后撤,看明镜开始对明楼阿诚两人“火力攻击”。

“我们留在国内怎么了?”

“他们才多大?国外怎么适应?”

“我在国内是有任务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

虽然明镜强烈反对,但明楼早就给孩子们订好了巴黎一所著名中学的考试,只等到时间就送他们离开了。



第二天,不等走私和出国两件事商议好,明台就要去日本领事馆执行任务了。

曼丽负责在外接应,明台进入领事馆里拿取文件。因为坦露了身份,此次行动得到了全家的关注,特别是来自大姐明镜。

在前往领事馆的路上,明台心中暗想,若是这次再遇到黎叔一行人,大哥的身份就真的值得商榷了。

曼丽和郭骑云汇合,在领事馆外潜伏好,明台则大摇大摆地进入其中,寻找他早早就联系好的办事员小姐。

舞曲飘荡,衣裙款款。

不论外面的局势如何动荡,这里都是灯红酒绿的逍遥地。

明台搂着办事员小姐摇晃着转圈,嘴角一撇,冷笑一下。

程锦云的身影一闪而过。

明台目光凝聚——又遇到了。

“我去给你拿杯酒,怎么样?”明台凑近办事员小姐耳边,故意放低声音,吹着气说。

办事员小姐靠在明台肩上,笑着答应。

明台松开她,笑笑离开,人群隐藏了他的身影,让他得以去寻找程锦云。

程锦云正在给酒里下药,明台从后面出现,两人互相对视,程锦云淡定地收起手里的药粉。

明台单刀直入:“为谁准备的?”

程锦云把加了药的酒放进托盘里:“随缘。”

“我们目的一致。”明台很肯定地说。

程锦云皱着眉:“别把你的任务和我的混在一起。”

“但我们可以合作。”

“……”

明台拿着酒回到了办事员小姐身边,两人暧昧地调笑两句后,上了二楼去。

上楼前,明台回头,给了程锦云一个合作的眼神。



曼丽和郭骑云守在外面,静静地等待。

灯光远远地传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照明的用途,两人隐没在黑暗当中,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喵~”

猫叫声传来,不一会,一只肥壮的大黄猫出现了。

曼丽惊讶地看着大猫:“大黄?”

大黄绕着曼丽的腿转圈。

曼丽蹲下来,摸摸大黄,大黄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郭骑云也蹲了下来,想要摸摸大黄,大黄立刻警觉地看着他,后退两步,郭骑云讪讪地收回手。

“你怎么会在这?”曼丽轻声问。

大黄眨眨眼,只是蹭蹭曼丽的手。

自从被收养到明公馆以后,大黄就很少独自跑到外面来了,难道……孩子们跑出来了?

这时,日本领事馆里传来骚动,郭骑云立刻隐蔽身形,曼丽也拍拍大黄,大黄迅速爬到树上去,转眼间就不见了。

开始有人围住领事馆,荷枪实弹。

曼丽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任务出岔子了?



领事馆的房顶上,明台和程锦云狼狈地趴着。

南田洋子就在下面,领事馆又被团团围住,看来想要离开不容易了。

明台习惯性地抬起手,想要看一下时间,但是——手表呢?!!

明台的后背瞬间冒出冷汗。

程锦云发明台瞬间变化了脸色:“怎么了?”

明台摸着空空的手腕,脸色苍白:“我……掉东西了……”

不一会儿,明楼和阿诚来了。

南田洋子将他们领到房间里,明楼和她敷衍着,阿诚站在一旁,突然间目光注意到地上的一块手表。

这个手表……

阿诚蹲下,将手表捡了起来。

南田洋子通过镜子看到这一幕,嘴角上扬。

“这有一块表。”阿诚把手表交到了南田手里。

南田样子错愕地看着躺在自己手里的表:“这……”

阿诚一脸严肃地说:“这可能是作案人留下的,通过这个应该可以追查到一些线索。”

“没错,这可是重大发现,”明楼满意地笑起来,“阿诚啊,做的不错。”

南田洋子把手表交给下属,让他们去追查。

南田心中暗想:之前还有人给自己打小报告,说明楼和明诚有反日嫌疑,如今看来,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们是清白的。



凌晨时分,明台和曼丽回到了明公馆。

明楼与阿诚早已回来,此刻他们都坐在客厅里,等待两人的回归。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明镜赶紧站起来,拉着两人的手焦急地询问。

“大姐,我们没事的。”明台笑嘻嘻地回答。

“哼,还说没事。”明楼松了松领带,神色疲惫,“没事的话,这是什么?”

明楼手里,赫然就是明台丢失的那块限量款手表。

“大哥!”明台跑过去,拿过手表,“原来在你这!吓死我了!”

明楼沉着脸道:“真不知道你的老师是怎么教的,居然会留下这么重要的身份证据!”

明台抿着嘴,低着头,满脸自责与懊丧。

还是曼丽解了围:“大哥,手表怎么会在你那里?明台告诉我他的手表丢了,我们都要吓死了。”

明楼没好气地说:“吓死你们最好!长点记性!”

阿诚看明楼摆明是要扮黑脸,就开口解释道:“是大黄,他发现了明台的气息,把手表叼走了,交给了丽莎。”

“丽莎?”明台抬起头问。

“对,其实丽莎也在领事馆里,是她自己要去的,还把大黄给捉去了,说是要带给什么人玩。”阿诚继续解释,“丽莎当时就认出来这是你的表,所以她马上顺了另外一个人的手表给大黄,让它把那块表放过去。”

明楼接口:“我们进去的时候,丽莎就站在一个很显眼的地方,她带着你那块表抬手示意,让我们注意到。”

明台神色恍然。

阿诚说:“丽莎她从来不戴手表的,手腕上突然出现一块表,还是男款,我们想不注意都难。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大黄已经把手表放到我们车下了。”

明镜听了,拍着心口说:“太好了,多亏了她。”随即气的拎住明台的耳朵,“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要是给人发现了可怎么得了?”

“哎呦,疼!疼!”明台夸张地叫起来。

明镜哪里有用劲,但看明台的样子,还是松开了手:“你啊,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就要多长几个心眼,多提几个小心,不然哪能走得下去?”

“知道了,大姐。”明台低着头说。

“还有你,曼丽,你也要多小心,”明镜拉着曼丽的手说,“你们都是好孩子,万不可因为大意丢了……丢了性命……”

“大姐……”



另一边,丽莎捂着脸颊从汪曼春家里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只肥壮的大猫。

刚刚她终于等来了从领事馆回家的曼春,把猫给她玩,并且巧妙地向她邀功。

本来曼春还是很感激她的协助的,但随着丽莎“用吻来表达谢意”的建议被提出后,曼春就脸色突变,猫也不玩了,后来更是用一个巴掌表达了深切的“谢意”。

丽莎摸摸脸颊:“真有精力啊~”

“喵~”大黄配合地叫了一声。

丽莎换了个姿势抱大黄:“大黄啊,我看她还挺喜欢你的,你以后还来陪她玩好不好?”

“喵~”大黄又叫了一声,只是不知道是答应还是拒绝。

因为宵禁,丽莎只能抱着大黄去了一家旅馆过夜,就在她办理入住的时候,一个身着长衫,带着帽子的男人也走进了这家旅馆。

“老板,给我一间房。”男人声音低沉。

丽莎并没有多看这个男人,拿着钥匙转身上楼。







剧组发盒饭ing……
办事员小姐(排队):我领一份。
明台(吃盒饭中):话说,你到底叫什么?
办事员小姐(白眼):小腿子不记得我的名字,又懒得查,所以我就变成没名字的“办事员小姐”了。

小腿子:对不起,都是我太懒(T▽T)

22 May 2016
 
评论(7)
 
热度(38)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