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五十八)

5月9日 更新

上回:准备苗木转移

(五十八)

阿诚暗中筹备着苗木盆栽的货运事项,他借着给梁仲春走私的由头,一步步逐渐疏通海关的关系,再配合着王天风在欧洲的行动以及军统的暗桩,以期可以开辟出一条可安全使用的线路。

就在阿诚忙于货运线路的开辟时,明楼布置了任务,让毒蝎潜入日本领事馆窃取一份机密文件。

得到命令的明台想了一个办法,他决定先去偷一套日本军服,再伪装进入日本领事馆探查情况。

这天,明堂大哥要举办一场庆典活动,明镜、明楼还有阿诚一起去参加。三个孩子也嚷嚷着要去,但出于安全考虑,明楼不希望他们曝光过多,只得让丽莎带着他们,拿一份普通请柬前往。

明台则拉着曼丽说要去约会,不与大家同行。

汽车驶离了明公馆,明台和曼丽避开阿香,也要开始行动了。

“真的不用我去吗?”曼丽拉着明台的手,撅着嘴问他,“我可以帮你望风。”

明台戳戳曼丽的脸颊,笑眯眯地说:“放心啦,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曼丽眼巴巴地看着明台,小手捏捏明台的大手。

明台放低声音,认真看着曼丽,说:“咱们一起行动目标太明显,我自己去目标小一些,而且我总觉得郭骑云有事瞒着咱们,你去照相馆,帮我好好查查看他在干什么。”

曼丽用力点头:“好,交给我吧!那你自己要小心。”

明台笑嘻嘻地应下了,在曼丽脸颊上亲了一下,蹦跳着出了门。

曼丽振奋精神,戴上一顶小帽子,等了十多分钟后也出门去了。




上海大饭店,明堂一身正装,笑眯眯地迎接重要来宾。

一辆小汽车在门口停住,明楼扶着明镜下了车,阿诚从另一边下车来,几个大步走到前面,为明镜挡开了人流。

“哎呦,你们可是来了!”明堂看到他们,赶紧迎了过来。

“大哥,你这个排场可不小啊。”明镜打量了现场的布置,笑着说。

明楼也说:“大哥今天可是下了血本了。”

“嗨,都是些场面,不弄也不行,你们也知道的。”明堂说着将三人引了进去,哪知回头却又看到一位著名的大老板下了车,只得指指后面,说道,“你们先进去坐着,我再去忙会。”

明静忙说:“都是一家人,大哥你忙吧。”

明堂点点头,招呼一个服务生过来招呼明镜他们,自己颠着胖乎乎的身体又出去了。

明镜看看明堂,又看看明楼,压低声音说:“明楼啊,你可不能再胖下去了。”

阿诚听到此语,“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明楼本就尴尬,听到笑声立刻瞪视阿诚。

“咳咳。”阿诚马上装作咳嗽的样子。

明楼不满地对阿诚说:“很好笑吗?”

阿诚忍住笑意,摇摇头。

明静拍了明楼扶着她的手一下:“你吓唬阿诚做什么,难道我还说错了吗?”

明楼只好苦笑着向明镜服软。

与此同时,明台正在向程锦云服软——程锦云手里的手术刀可不是吃素的。

没想到两人又遇到的状况,明台此刻的头都大了。

“我说你能离我远一些吗?”明台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捏住手术刀,“我告诉你啊,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你离我这么近,我晚上回家怕是要遭殃。”

程锦云用手术刀做出威胁的动作,后撤两步,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想不到你居然已经结婚了。”

明台咳了一下:“怎么,不行吗?”

“是那个军统的女孩?”

明台撇撇嘴:“对不起,无可奉告。”

程锦云看看他,不想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于是直入主题:“你来这干什么?”

明台摇晃两下手里拽着的皮带:“如你所见,我在换,衣,服。”

程锦云这才注意到明台的裤子是提在手里的,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去。

明台得意地仰起头,老神在在地系好了皮带:“你到这来干什么呀?别告诉我说你在这工作。”

程锦云背对着明台说:“对不起,无可奉告。”

明台耸耸肩,他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好啦,我要走了。”明台绕过程锦云,“再见啦,无可奉告小姐。”

离开房间的明台脑子迅速转起来:几次任务中,他都和黎叔一方面的人有接触,而且十分巧合的是,他们的任务重合度很高,如果只有一两次的话还好说,但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他们再次遇到的话,不能排除他们的任务是同一人下达的可能……

想到那张纸上的内容,明台皱起眉头。

在暗中的探查中,明台已经基本摸到了军统在上海的几个小组,但其中并没有能和大哥还有阿诚哥扯上关系的。而且,在那张纸上,大哥和阿诚哥重庆身份后面还画着一个问号……难道那并不是指重庆身份不确定,而是他们还有其他的身份吗?

穿着一身日本军服的明台压低帽檐,离开了医院,前往日本领事馆。

大哥和阿诚哥……

明台又想到大姐,想到三个侄子侄女,想到自从大哥在新政府就职后,日本方面看似加强了统治,实际上却损失惨重的状况,再联系自己几次对他们的试探……

紧了紧拳头,明台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真相的边缘,却又无法踏入其中。

转眼间,日本领事馆到了。

明台振作精神,正了正帽子和衣领,大步踏入其中。



舞台上,歌手正在献唱。

明镜听的认真,沉浸在音乐里十分享受。

明楼瞟了瞟四周,见无人关注他们,便伸出手去,握住了旁边阿诚的手,随即又不安分地揉捏起他的手指来。

阿诚被吓了一跳,但又不好挣脱,只能给明楼一个警告的眼神。

明楼接收到警告的信号,挑了挑眉,冲阿诚得意的笑了一下,又转过头去,仿佛在十分认真地观看演出。当然,他手上的小动作依然在继续。

阿诚的每根手指都被明楼揉捏了一遍,但明楼好像没玩够,摩挲起来没完了。

对于明楼的小骚扰,阿诚很无奈,只能放松手指认他揉捏,而且依照经验来看,过一会儿明长官就会自动放开他,以防被人发现。

然而,在明楼还没揉捏够的时候,明台居然出现在了舞台上!

明镜惊讶极了:“那是明台吗?”

明楼和阿诚互相对视,看来明台遇到麻烦了。

果然,汪曼春带着一队人马围住了这里。

阿诚离席,到外面去了解情况。

明熙注意到爸爸的离开,扭过小脑袋一看:“曼春阿姨?来这里做什么?”

丽莎听到明熙的自言自语,也扭过头去看,果然看到了一身76号制服的汪曼春,这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干练样子啊~丽莎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阿诚严肃地问汪曼春。

看了看身边的李秘书,汪曼春冲阿诚眨了下眼,说道:“李秘书发现了一个混进日本领事馆的特务,我们跟着他来了这。”

阿诚立刻明白了,这是明台被人发现并且尾随了。

李秘书说:“我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人,他的背影看起来很熟悉,如果再让我看到的话一定能认出来。”

听到这话,阿诚心里一震,绝对不能让这个李秘书活下去,否则明台绝对危险了。

汪曼春和阿诚两人一唱一和,说是让76号在门口排查可疑人物,不进入场内打扰宾客,李秘书也只能同意这个安排。

就在阿诚返回座位的时候,丽莎起身和阿诚擦肩而过,阿诚鬼使神差地将身上藏的小刀塞进了丽莎的手里。

丽莎面不改色,长裙款款地走到门口:“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到丽莎,曼春脸色铁青:“76号执行公务,请你不要打扰。”

丽莎点点头:“那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她撩了撩头发,风情万种的样子吸引了不少76号人的注意。

汪曼春当然也在看她,但注意点却不一样:丽莎曾为了哄她开心而变过魔术,所以曼春瞟了一眼丽莎的另一只手,发现其中握着一把小刀,且刀尖在李秘书方向点了几下。

“回到你的座位坐好。”曼春语气生硬,却眨眼同意了丽莎的帮助。

一旁的李秘书对于丽莎这样一个外国女人没有丝毫戒心,完全不知道,就在这几句话的工夫里,他的生死已经被确定了。



掌声响起,庆典结束了。

明堂低声训斥了明台几句,随即笑呵呵地配合明台打哈哈。

来宾们陆续离场,李秘书睁大眼,在人群中寻找那个让他感到熟悉的身影。

明镜无视了汪曼春,带着三个弟弟离开,还小声教训明台把曼丽扔下一个人独处。

李秘书看了看明台的样子,觉得有些眼熟,但他这幅富家少爷的做派,似乎和特工怎么都联系不起来,而且他还是明长官的弟弟……李秘书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待明家四人离开后,酒店外面突然爆发一声炸响,76号的一辆车被炸毁了,人群骚乱起来,汪曼春立刻带人冲入其中,李秘书也冲了过去。

拥挤的人群中,一把小刀插进了李秘书的身体里。

丽莎淡笑着顺着人流离开。

另一个男人也在李秘书身上插了一刀,随即离去,复命眼镜蛇任务完成。

李秘书倒在了人群之中。






于曼丽(蹲在角落):监视郭骑云ing……
郭骑云(冒冷汗):我,我是被,监视,了……吗?

09 May 2016
 
评论(11)
 
热度(40)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