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五十三)

4月19日 更新

———————————————————
上回:大年初一要红包,曼春丽莎同过节
———————————————————

(五十三)

明楼和阿诚小心地看着对面笑眯眯的两人。

明楼拉着阿诚,做出要回房休息的样子:“挺晚的了,回去休息吧。”

“是,大哥,”明台咧着嘴笑,“大哥晚安,阿诚哥晚安!”

曼丽也甜甜地笑着:“大哥阿诚哥晚安。”

说完,两人还眼巴巴看着他们,明楼和阿诚本还想吃个夜宵,此时却只好回去休息。

明楼卧室的门关上了。

明台和曼丽立刻不笑了,两人快速离开。

卧室里,阿诚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低声对明楼说:“走了。”

明楼松了松领带:“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阿诚过来帮明楼拿外套:“他们是不是来偷文件了?”

“应该没有,我摆在上面的头发没有挪动过。”

“说不定疯子把他们训练的特别好?”

“不会吧?”明楼皱眉,又回到办公桌旁仔细查看。

阿诚想了想,说:“我去看看吧。”

“你怎么看?”

阿诚笑着掏出一颗巧克力糖:“用这个啊。”



门开了一个缝,小小的阿诚从里面跑了出来。

很久没有用这么小的身体行动,阿诚略有些不适应,不过他很快调整好了状态,顺着墙边摸到了明台卧室的门口。

很可惜,里面没有声音。

小阿诚正准备去曼丽房间,大黄从天而降,挡在了他面前。

“喵~!”大黄嗅嗅小阿诚,高兴地叫起来。

“嘘——”小阿诚赶紧制止大黄发出声音,但大黄不叫是不叫了,它直接躺在地上,翻着肚皮,希望小阿诚能像平时一样,给它挠挠肚皮。

小阿诚无奈了:“大黄,我现在太小了,不能给你挠肚皮。”

大黄翻过身来,“喵呜”叫了一声。

突然想起孩子们经常和大黄一起活动,阿诚试探着问:“大黄,带我去找明台好不好,我给你加餐。”

大黄歪着头看他。

“明台,带我去找明台,但是不能被他发现,好不好?”小阿诚重复道。

大黄明白了,伏下来,小阿诚赶紧爬到他身上。

大黄载着小阿诚,跑出了房子,从树上跳到了曼丽房间的外面。

轻巧地在落在窗外,大黄动动耳朵,小阿诚和它一起躲在窗户的边角,关注里面的情况。

曼丽:“感觉是有可能。”

明台点头:“没错,结合炸火车之前看到阿诚哥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可信的。”

小阿诚支起耳朵,怎么还提到自己了?

屋里两人在台灯下自习看一张纸,说话的声音变低,小阿诚只能偶尔听到一两个词。

看来拿到那张纸是关键了。

小阿诚拍拍大黄,大黄驼起阿诚,又回到了房子里面。

阿诚解除了“过敏”,向明楼讲述了自己看到的事。

“一张纸?”明楼问。

阿诚一边套上外套一边说:“对,但我看不到上面写了什么。”

明楼点点头:“他们还提到在樱花号之前见到过你?你自己知道吗?”

“不清楚,”阿诚思考着回答,“我当时只是去送了炸药……”

明楼道:“他们可能在怀疑我们的身份了,依着明台的性子,他是不会对咱们在新政府供职无动于衷的,除非……”

“除非他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咱们不是汉奸。”阿诚接口道。

二人又讨论了几种可能,却还是觉得怀疑身份这一点可能性最大。

“喵~”趁着两人说话的间隙,大黄抓抓阿诚的裤子。

“它怎么了?”明楼问。

阿诚抱起大黄:“刚才我说要给它加餐,可能是在提醒我别忘了呢。”

明楼笑笑:“先去给它加餐吧。”

阿诚抱好大黄,去了厨房。

明楼坐在沙发上,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落下一片阴影。怀疑身份了……吗?

那张纸上写了什么?从哪来的?是别人给他的吗?是别有用心?还是根据日常的细节自己推理出来的?应该不会啊,他们才回家两天……

明楼的头脑飞速运转起来,他要确保每一步行动都在自己的控制里,即使出了差错,也要能迅速转变方向,保证每一个变化都是按照自己制定的路线进行。

纷乱的思绪团团旋转,明楼按揉着太阳穴,缓解自己的压力。

“大哥,头又疼了吗?”阿诚喂过了大黄,独自回到房间里。

明楼睁开眼,笑了一下:“没事。”

阿诚走过来,替他按摩脑袋:“别担心,明天我去找那张纸。”

明楼握住阿诚的手:“好。”



就在阿诚行动之前,传来了程锦云被抓的消息,而此时明台和曼丽正好不在家。

明楼把自己埋在宽大的座椅里:“一定是明台他们去营救了,没事的,没事的。”他低声念叨着,既是加固自己的信念,也是在安慰自己。

阿诚趁着这个明台曼丽都不在家的时候去搜查了房间,最后在一本词典里找到了那张纸。

看到纸的瞬间,阿诚愣住了。

待他把纸拿给明楼看时,明楼也愣了一下。

这是一张被铅笔涂过的纸,显现出来的字迹写着:

大姑姑 延安
父亲,爸爸 重庆(?)
小叔叔,曼丽小姑姑 重庆

纸上还有其他一些字迹,都是每个人身份的作证。

“这是……”明楼的手抖了两下,这分明就是小女儿明熙的字迹。

阿诚深呼吸,说:“看来孩子们背着咱们做了不少事。”

明楼把纸推到一边:“阿诚啊,去把孩子们叫过来吧。”

“好的。”阿诚立刻大步离开,到院子里去叫正在和大黑玩飞盘的三个孩子。

“父亲,怎么了?”明辉第一个跑进来,因为运动的缘故,他的脸蛋红红的。

明楼让孩子们在书桌前站好。

他把纸推到他们面前:“说说吧。”

孩子们一看到纸,后背全都冒出了汗,没人敢出声。

“怎么,没人说吗?”明楼声音加重,“明轩,你来说!”

“我,我……”老大明轩结巴了。

明楼目光转向明辉,明辉眼珠一转,躲开了对视。

再看向明熙,明熙干脆直接低着头,把脑袋顶拿出来给父亲看。

明楼板着脸:“你们三个,小小的年纪,每天读读书,运动运动,到处玩一玩就好了,可是你们做了什么?”他使劲拍了拍桌子上的纸,“延安?重庆?这是你们该管的事吗?”

阿诚站在明楼旁边,也板着脸。

三个孩子默不作声。

明楼继续说:“明熙,这是你写的吧。”

证据在前,不容狡辩,明熙只好小脑袋点了点。

明辉不服气,为什么自己几人不能管这些事?他昂起头来,说:“难道我们写的不对吗?我们都是明家的孩子,为什么大家都在战斗,我们不能战斗?!”

阿诚马上打断他:“明辉!”

明楼眯起眼:“对不对先不论,就只说说你们这种留下了证据的行为,难道这就是你们的战斗吗?”

明辉不顾阿诚给他的眼神和明熙拉他的小动作,继续说:“我们拿到了炸药!炸火车也有我们的功劳!”

听了这话,明楼和阿诚可是真的被吓到了,他们居然参与了炸毁樱花号的行动!

明楼的火气真的涌出来了,他把纸拿起来,在明辉面前一拍:“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这是能把咱们全家都拖进地狱的‘罪证’!只要有人拿到这个,就可以凭着这张薄薄的纸,把上面所有的人,还有所以和这些人有关系的人都抓起来,严刑拷问,然后再一个个枪毙!”

“这就是你们偷偷参与战斗的结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把所有的家人都拖下水?!”明楼冲着孩子们大声喝道。

阿诚赶紧拉住明楼,明楼深吸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怒火。

三个孩子从没见过父亲如此气愤的样子,再加上他说的话,此刻都害怕起来,明熙作为出主意的人,更是觉得内疚,忍不住就呜咽起来。

阿诚尽量维持语气的平和:“你们偷偷行动,父亲也关心你们的安危才会这么生气的,好好想想,你们是不是做错了?”

明楼也叹气,恢复了一贯的语气:“我刚刚话是有些重,但如果这张纸没有在家里,而是被别人拿去了,这都是极可能发生的事。”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明熙哭了出来。

明辉低着头,肩膀微微耸动,完全没了刚才的样子。

明轩眼圈红着,说:“是我不好,我是大哥,却没有负起应有的责任来。”

三个孩子纷纷认错,明楼和阿诚心里松了一口气,把孩子们领到沙发上坐好,倒水给他们喝。

明楼语气缓和,抚摸着明熙的脑袋:“以后要注意,不能这样了,有什么事要和父亲还有爸爸说,知道吗?”

“嗯。”明熙抽噎两下,点点头。

阿诚也柔声给两个男孩子安抚,终于,在明楼有意的引导下,三个孩子的情绪都稳定下来了。

受了教训的孩子们老老实实地在沙发上坐成一排,看着明楼和阿诚。

明辉动动屁股,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是从哪找到这张纸的?”

明楼在明辉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这就不是你们要操心的事了。”说完,他和阿诚对视——明台曼丽,等你们回来再说。







毒蝎小组收工。
明台:曼丽,快回家吧,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曼丽:我也是,总觉得应该快点回家。

19 Apr 2016
 
评论(9)
 
热度(57)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