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五十二)

4月16日 更新

—————————
上回:温馨除夕夜
—————————

(五十二)

明楼是搂着阿诚醒来的。

窗帘拉的很紧,屋里光线昏暗,被子里温暖极了,阿诚埋在自己怀里,呼吸声很悠长,显然还在沉睡。

明楼已经很久没有自然醒了。

自从回到上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明楼却觉得好似过了好几年。每天都在思考,每天都在伪装,每时每刻都要确保自己毫无破绽。

很累。

若不是有阿诚在,想来自己撑不下来吧?

阿诚在怀里动了动,没有醒,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明楼笑了,阿诚总是这么全心地信赖他、维护他、支持他。想到没有阿诚在身边的日子,自己连一个完整的觉都睡不了。阿诚说过,他一心想要和自己在一起,不想离开自己,但事实上,却是自己离不开他。

明楼轻轻揉捏阿诚的耳垂,阿诚动动耳朵,把头埋的更深了。

要不然,今天干脆翘班吧?

明楼舍不得叫醒阿诚,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但这也只能是一个想法,强烈的民族责任感让明楼必须振作。

“阿诚,”明楼把阿诚的头往上抬,不让他把头闷住,“阿诚,起来了。”

“唔……”阿诚皱着眉,不肯睁眼。

明楼捏住阿诚的鼻子:“醒醒啦。”

阿诚憋了一会儿,拍开明楼的手,睁开了眼,不满地哼着:“大哥!今天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吗?”

明楼笑眯眯地揉揉阿诚的鼻子:“今天换我叫你起床不好吗?”

“我也没有这么叫你起床啊!”阿诚撅着嘴,也伸手去捏明楼的鼻子。

两人玩闹一会,双双起身,换好衣服下楼。

三个孩子都换上了新衣服,早就在一楼客厅里站好等着两人下来了。

“新年好!”三个孩子一起给明楼和阿诚拜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明楼心情很好,被孩子们要红包也只是笑:“臭小子们,昨天不是给你们红包了嘛。”

明熙认真地说:“我是小姑娘!而且昨天是辞旧岁红包,今天是迎新春红包,不一样的。”

明楼点点明熙的小脑袋,说:“我这没钱,找你们爸爸要去。”

三个孩子立刻看向阿诚:“爸爸!红包拿来!”

阿诚瞪了明楼一眼,还是拿出钱包,给孩子们发了钱。

“谢谢爸爸~!”孩子们嘻嘻哈哈地拿着钱跑开了。

阿诚拽着明楼低声说:“我要加薪。”

明楼苦笑着回答:“我的钱都归你管了,还要加薪啊。”

“你看着办吧~”阿诚挑着眉,冲明楼一笑,转身去厨房了。

这时候,明台从楼梯上“咚咚咚”地跑下来,冲着明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伸手:“大哥新年好!红包呢?”

明楼立刻板起脸来:“这么大人了,还要红包。”

明台受到了“不平等”待遇,嚷嚷起来:“大姐!大哥他不给我红包!”

明镜马上从餐厅里走出来:“明楼,你干什么呀!大年初一就不给好脸吗?!”

“大姐……”明楼苦笑。

“大哥,我也要红包~”曼丽嫌不够热闹,也凑过来。

明镜看明楼不动,不满地说:“你怎么做大哥的啊!”

明楼无奈地翻出空空的口袋:“我也得有钱给才行啊。”

明镜问:“你做官这么大,别跟我说没钱。”

明楼说:“大姐,我也是领零花钱过日子的。”

阿诚正好端着汤碗从厨房里出来,探头喊大家吃饭,于是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了阿诚身上。

“怎么了?”阿诚问。

明台看看明楼,看看阿诚,发出怪声:“哦~~”

明楼给了明台一下,曼丽捂着嘴笑,就连明镜都忍不住笑起来。

阿诚干脆把汤碗放好,走过来问:“你们干什么呢?”

明楼咳了一声。

明台怪声怪调地说:“大哥,你这是气管炎啊~”

“去!小孩子家家的,乱说什么呀。”明镜敲了明台一下,“都吃饭去。”

明台还想说什么,曼丽赶紧拉住他,把他推进餐厅去:“去吃饭啦!”

阿诚看着明楼,寻求答案。

明镜笑着拍拍阿诚:“好孩子。”说完看了明楼一眼,去了餐厅还一直笑。

明楼叹气,阿诚更迷茫了。



虽然是大年初一,但明楼和阿诚还是去了办公室加班,得到了汪芙蕖被刺案的汇报,得知是几个“激进分子”所为,那几个人除了一个在被捕时自杀外,其余的已经逃离上海。

下午,两人去了医院看望曼春,结果得知了曼春回家的消息。他们又去了曼春家里,看到她独自一人在家,身体情况和情绪状态都还稳定,就向她告知了调查结果。

“其实我早就想到他有一天会死的。”曼春披散着头发,穿着舒适的家居服,靠在沙发里慢慢地说,“只是,我从没想过,这一天会来的这没快,来的这么突然。”

明楼叹气:“老师他……和日本人走得太近了。”

曼春看了看明楼:“说起来你才应该小心,毕竟你可是个‘汉奸’呢。”

明楼摇摇头:“你难道不是吗?”

阿诚听着他们的谈话,渐渐握紧了拳。

曼春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我和你不一样,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了,死亡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值得恐惧的事。”

明楼皱眉。

曼春继续说:“我是76号心狠手辣的汪曼春汪处长,想要我死的人多了,要是我天天害怕,还不如现在就自行了结来的痛快些。”

“曼春,”明楼打断她,“你不要这么想,要知道,我们都是关心你的人。”

曼春浅浅地笑了一下:“但你也只是我的师哥而已。”

明楼正想要说什么,门开了。

丽莎抱着一束梅花,站在门口:“呦,你们来了?”

阿诚站起来:“丽莎?!”

丽莎自顾自地走进来,找了个梅瓶把梅花插进去,自顾自的说:“看你这呆板的,都不知道点缀一下。”她把插好的花瓶摆在了桌子上,左右欣赏一下,满意地点头。

“她为什么在这?”明楼指着丽莎问。

曼春反问:“不是你让她……”

“我怎么会和她说起你的事?”明楼诧异地说。

明楼、阿诚、曼春一起看向丽莎。

丽莎完全把自己当做了主人,走进厨房:“晚上吃什么?煮点粥给你行不行?”接着,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明楼和阿诚说,“对了,家里菜不多,没你俩的份。”



回到家,明楼和阿诚都还没从见到丽莎的惊讶中缓过来。

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和曼春扯上关系了?!

然而更让他们吃惊的事还在后面。

“大哥,阿诚哥,你们回来啦!”明台笑嘻嘻地迎上来,“工作辛苦啦!”

曼丽切好了苹果,直接端了过来:“大哥,阿诚哥,吃苹果吧。”

明楼怀疑地看着他们俩:“你们俩干什么呢?是不是闯祸了?”阿诚更是小心地拿起一块苹果仔细观察,生怕这俩疯子的学生在苹果上做了什么手脚。

明台鼓起了脸:“大哥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们就是关心问候一下你们!”

“是啊,你们工作辛苦,我们做弟弟妹妹的当然要尽孝心啦。”曼丽笑眯眯的,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等等,这和说好的夹枪带棒指桑骂槐大吵大闹剧本不一样啊?

明楼和阿诚对视,心中满满都是疑惑。






明楼:阿诚啊,我袜子破了,想买双新的。
阿诚(拿钱包):给你五块,算是透支下个月的零用钱。
明楼(把钱小心放好):……都听你的(T▽T)

16 Apr 2016
 
评论(16)
 
热度(50)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