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四十五)

3月28日 更新

————————————————
上回:丽莎当家教,曼春初遇丽莎
————————————————

(四十五)

明镜去了香港,明台和曼丽也紧急飞赴香港,一方面应付大姐的来访,一方面执行狙击长谷川刚的任务。

上海方面,明楼和阿诚都在忧心任务进展。

阿诚对明台和曼丽的第一次正式任务十分担忧——既担心他们会受伤、会失败,又担心他们成功以后就真的在特务的路上没办法回头了。

在秘书办公室里忍了很久,文件处理效率低下,阿诚实在坐不住了,干脆去了明楼的办公室,一副紧急公务的态度将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赶了出去。

“大哥……”办公室里一没了其他人,阿诚就立刻露出软软的一面来。

明楼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摸摸阿诚的脸:“怎么了?还要把别人都赶走?”

阿诚扁扁嘴,扎进明楼怀里,明楼赶紧搂住他。

“大哥,我心里不踏实。”阿诚埋在明楼怀里,闷闷地说。

明楼很久没见到阿诚这样撒娇的样子了,他轻轻拍着阿诚的后背,柔声哄着:“阿诚,不要担心,明台和曼丽会很顺利的。”明楼这么说着,其实也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阿诚在明楼怀里趴了一会儿,觉得不好意思,便要出来,却被明楼紧紧搂住。

阿诚脸红起来:“大哥,放开我。”

明楼心里其实也很压抑,此刻搂着阿诚放松,倒是起了一些玩笑的意思:“阿诚,咱们多抱一会儿,反正你刚才脸那么黑,一时半会没人敢进来的。”说着,还故意紧了紧胳膊,把阿诚抱的更紧。

阿诚羞恼起来,用头撞了明楼的头。

明楼被他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也用头撞了撞阿诚。

两个人幼稚地互相撞头,笑声渐渐压制不住的从喉咙里散发出来。

阿诚一个用力,干脆把头顶到明楼胸口,明楼“哎呦”一声抱住他的脑袋:“臭小子,胆子大了啊!”

阿诚哈哈笑着,抓住明楼的手:“大哥,放开我,放开我!”

“阿诚啊,笑的声音太大会被别人发现的。”明楼扶起阿诚,低声在他耳边说着,然后吻住了阿诚的嘴。

“唔……”阿诚突然被吻住,反射性地反抗了一下,却立刻被明楼镇压,不能动弹。

明楼劫掠一般地入侵着阿诚,夺取他口中的空气,又仿佛要把心里的压力全都释放出来一般,扒开阿诚的衣领,恶狠狠地啃咬起阿诚的肩膀。

“嗯……大哥……”阿诚声音颤抖,抓着明楼的西服,“别在这……”

明楼啃咬的力度放轻,把头耷在阿诚肩上,半晌后轻轻地吻了他刚刚咬红的地方,说了一声:“阿诚,其实我也很怕……”

阿诚只觉得眼睛一热,微微仰起脸来。

是啊,大哥承受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阿诚拥住明楼,像刚刚明楼安抚他一样,用手在明楼背上一下一下地拍着,说:“不要怕,阿诚在呢。”

明楼勾起了嘴角,想到了以前小小的阿诚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心中温暖起来。然而明楼不能允许自己长时间放纵情绪,再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明长官的样子:“阿诚,谢谢你在我身边。”

阿诚的眼睛还水润着,他拉起自己的衣领,帮明楼整理了歪掉的领带:“大哥,一切都会顺利的,对吧?”

明楼点头,声音沉稳而有力:“对,一切都会顺利的。”

两人相视而笑。

上午的时间就这样静静地过去了,明楼和阿诚都只是坐在那里,望着电话出神。眼见中午下班时间就要到了,两人却都没有心思吃饭,但阿诚还是起身出去买了两份饭菜打包回来,和明楼一起吃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在两人都心情慌乱之时,电话响了。

“喂,哪位?”明楼赶紧接起电话。

阿诚紧张地看着明楼。

也就一句话都工夫,明楼接电话的表情就放松了:“好,知道了。”

“大哥?”

“成功了。”

成功了,除掉长谷川刚的行动成功了。

明楼和阿诚紧紧抱在一起,无声地庆祝。

此时已经是下午上班的时候了,阿诚振奋精神,就要回去办公,却被明楼拦住了:“算了,担惊受怕了一上午,咱们找个地方去出出气,缓解一下压力吧。”

“啊?!”阿诚一时呆住了。

明楼咳了一声,掩饰了脸上的尴尬:“调节好心情才能更好地工作嘛。对了,你不是说港口那边的走私愈演愈烈吗?就这个好了。”

阿诚呆愣地看着明楼悠哉地拿了外衣,留下一句“我在车里等你”,就变脸一样马上面带怒容,火急火燎地冲出了办公室。

阿诚不见了明楼的身影才回过神来,却只能配合着,也拿了大衣,然后气愤地离开办公楼,开车载着明楼就飞一般地离开了。

新政府大楼里,办公人员们看到明长官和明秘书前后脚离开,且都一脸怒意,议论纷纷,各种猜测各种揣摩,却不知道汽车里明楼笑的跌在了座位上。

阿诚也笑了一会儿,不过转念一想,却说:“大哥,你这也太突然了,港口那边还有梁仲春的货呢,我刚刚都忘记通知他一声了。”

明楼坐好,调整了呼吸,却还是为自己突然孩子气的举动感到好笑:“没关系,到时候放走一批就是了。”

阿诚无奈地通过后视镜看了一下明楼,哪想到明楼也正好在看他。

阿诚小声说:“胡闹。”

明楼立刻瞪眼:“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我这是工作,突击检查,是为了维护正常经济秩序而进行的正常程序。”

阿诚笑起来:“就是胡闹。”

明楼也忍不住笑了:“就是检查。”



吴淞口,一片繁忙的港口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明楼刚刚骂完港口从上到下一众人,正在让人封存走私的货品。

阿诚监督着工人把走私货物拉到明楼指定的仓库去,却在看到梁仲春的货时拦了一下,放了过去。

这一举动被一个小主管看到,他赶紧舔着脸来求阿诚放过某某批次的货,阿诚斜着眼瞥了他一下,没有动作。小主管立刻掏出钱来要给阿诚,阿诚嗤笑一声,继续监督工人封存走私品。

小主管咬咬牙,请了经理过来,阿诚一口咬定,要么给黄鱼,要么给货的两成利。

经理硬挤出一个笑脸,让人去准备黄鱼。

阿诚笑笑,放过了经理指的那批货的一小部分,却还是封存了三分之二。

“阿诚先生,不是说好……”经理看阿诚指挥人把货拉走,着急了。

阿诚假笑着看他:“你以为区区五条黄鱼就能保平安?给你留下一部分,让你保个本,不错了。”说完,他不再看经理,“拉走!”

经理没办法,打落了牙也只能往肚里吞。

待到走私货物都被扣押,仓库被封存,各方人士都已经知道港口走私被新政府查处了。而此时,阿诚已经开着车载着明楼回了家。



丽莎带着孩子们去了石榴树夫夫家小住几天,阿香也不在,她母亲身体不适,准备好晚饭就回家了。此刻,家里只有明楼、阿诚两人。

明楼叹气:“本想着只是去出出气,没想到啊,看到现场以后倒真是生出火气来了。”

“大哥,这也是没办法,当下哪里不是如此?”

“是啊,不说了,今天行动成功,应当高兴才是!”明楼说,“对了,你收获不少吧?”

阿诚狡黠地说:“你明长官铁面无私,各方面都只好找我求情,我当然不能错过机会,把他们狠狠宰了一笔。”

明楼叹道:“看来还是要靠阿诚来养家啊。”

阿诚啐了他一下。

吃过晚饭,阿诚又接了一个梁仲春的感谢电话,家里就安静下来。许久不曾两人单独相处了,此刻四目相对,两人竟都有些别扭。

阿诚起身:“大哥,我,我去洗澡了。”

“哦。”明楼坐在沙发上没动,“需要搓背吗?”

“不用。”阿诚想到以前明楼说这话以后发生的事,立刻拒绝了他。

明楼歪歪头:“真的不用?”

阿诚脸红,却装的一本正经:“不用了,我只是冲一下就好。”说着转身就走了。

明楼手指轻轻敲着沙发的扶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明楼站起来,也去了浴室:“今天难得清净,我很愿意效劳呢。”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明台:我辛苦执行任务,居然没有我出场?!
曼丽:我的女服务生装扮没办法解锁了,人物形象集不齐怪谁?!

28 Mar 2016
 
评论(10)
 
热度(50)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