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四十二)

3月25日 更新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小阿诚。

—————————————
上回:明镜闯入明楼办公室
—————————————

(四十二)

当天下班后,明楼和阿诚回去明公馆。

天已经黑了,阿诚停好车,和明楼一起下车来。

明楼看着就在面前的家,叹气道:“阿诚啊,一会儿你可要帮我挡着点大姐的怒气啊。”

阿诚狡黠地一笑:“大姐生气起来可是谁都挡不了的,大哥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嘿,反了你了!”明楼作势要打,阿诚一个跨步逃开来。

“大哥,我可先进去了啊!”阿诚冲着明楼挥挥手,快步跑走,打开大门就进去了。

明楼摇摇头,深吸一口气:“该来的总得要来。”说着,关上车门,也进了家门。

“父亲!”

三个孩子都是十一二岁孩子的样子,看到明楼进来,一起跑过来,围在他身边。

“汪汪!”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大黑摇着尾巴也跑了过来,围着明楼打转,闻他身上的气味。

“喵~”大黄也凑过来,不过它只是来展示一下它的存在,并不靠近。

阿诚刚刚被孩子们和猫狗围住,此时才得空脱掉外套,用口型告诉他大姐现在心情不错。

明楼点点头,先是问了猫狗的情况,然后开始教育起三个孩子来,三张小笑脸很快变成了三张小苦脸。

“明楼!一回来就说教!”明镜从二楼下来,解救了三个孩子。

明轩笑眯眯地喊了一声“大姑姑”,带着弟弟妹妹都躲到了明镜那边,大黑也跟着跑了过去,大黄倒是走到一边,跃上沙发,眯起眼来。

明楼无奈地看着孩子们,结果反而自己被明镜说了两句。

阿诚走过来,接过明楼的外套:“大姐,还是赶紧吃饭吧,这么晚了,大家都饿了。”

在孩子们面前,明镜还是给明楼留了面子:“好好好,吃饭去。”

一顿晚饭吃的热闹极了,三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就让餐厅里气氛高涨,再加上大黑时不时探头进来,大黄蹲在一旁觊觎桌上的菜,一家人都很开心。

不过欢快的气氛在饭后就结束了。

明镜柔声哄着孩子们去看书,然后就变了脸,看着明楼和阿诚:“跟我去小祠堂。”

明楼和阿诚互相看看,牵起手一起跟了上去。



小祠堂并不常有人活动,再加上遗像、牌位和轻烟,和其他的房间相比起来,显得清冷而肃穆。

明镜首先给父母的灵位点了香,祭拜一番,然后摸了下摆在桌上的马鞭,回过头来,沉声说道:“跪下。”

明楼和阿诚一起跪在了蒲团上,脊背挺直。

明镜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说:“我今天要不去找你们,你们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住在酒店里?”

“不是的,大姐您误会了。”明楼说。

“误会?”明镜冷笑一声,“那你说说,你们回来多久了!”

明楼说:“快一个月……了。”

明镜捏了捏马鞭:“快一个月了,这也叫误会?你们胡来也就算了,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孩子?!”

提到孩子们,阿诚心里难受,抿着嘴角,低声说:“大姐,我们知道错了。”

明楼拉住阿诚的手,说道:“都是我的不是,是我没安排好孩子们的生活,大姐你不要责怪阿诚。”

明镜想到孩子们都健康快活,忍住心里的怒气,压下此事不提,只说:“好,先不说孩子们的事,今天在父母面前,你们给我说清楚,你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有没有对不起你们自己的良心?”

明楼一边捏了下阿诚的手,不让他说话,一边放慢语气,声音柔和地说:“大姐,就像您看到的,我和阿诚在新政府里做事。”

明镜握紧了马鞭:“我问你到底在做什么!”

明楼依旧不急不缓地说:“我在尽我所能,维持住濒临崩溃的经济局势,甚至是扭转当下的颓势,重振上海经济。我这是在走曲线救国的道路。”

明镜气笑了:“明长官,不要拿你那套大道理来糊弄我。看看你现在,日日夜夜穿梭在汉奸走狗门下,我看你早就有附逆为奸之意了吧!”

阿诚急了,想要说话,却被明楼制止了。

明楼直视着大姐,说:“明楼幼承庭训,唯知精忠报国,岂敢附逆为奸!我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明镜看着明楼,想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可是明楼早就不是那个依偎在她身边,需要姐姐搂抱才能入睡的小孩子了,他的眼里一片深邃,看不出丝毫你所怀疑的东西。

明镜迫切地想知道这两个弟弟到底站在了哪一边,调转矛头问:“阿诚,你来说。”

阿诚看了下明楼,才说:“大哥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明镜被阿诚一句话堵回来,心中憋闷。她可算是明白了,只要有明楼在,阿诚怕是什么都不会说出来的,这个孩子早就跟明楼一条心了。

明镜骂道:“我看你们就是‘变色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着周佛海,就会说效忠新朝,努力国事,对我就说身在曹营心在汉,要是落到了抗联手上,你们该不会说是来自抗日统一战线吧?”

明镜故意这么说着,期望能从他们的反应中窥到他们的立场。

明楼笑着说:“真是知弟莫若姐。”

“好好好,好一个知弟莫若姐!”明镜站起来,围着跪着的两人转了一圈,“我怎么会‘知弟’呢,我连你们回国都不知道,我连你们对孩子不管不顾都不知道,我连你们跑去伪政府当狗官都不知道!”

“啪!”明镜一鞭子抽在明楼背上。

“啪啪!”一顿鞭打落下,明镜恨声道:“你清醒没有?”

“大姐!”阿诚赶忙扑住明楼,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明镜和明楼之间,挨下了两三鞭子,逼得明镜停了手。

阿诚挨了鞭子,却看着明镜,抖着声音说:“大姐你不要打哥哥!”

“阿诚!让开!”明楼背后疼痛,身体却挺直不动。

明镜看着阿诚,阿诚一双眼中闪着泪光,死死抱住明楼。

“阿诚,你让开,我知道你只是跟着明楼做事,我不打你。”明镜沉声说着。

阿诚摇头,不肯松开明楼。

明楼也说:“阿诚,你起来。”

“不要!”阿诚把脸贴在明楼的后脖颈上,蹭掉眼泪。

明镜看到阿诚这副情深的样子,又想到下午所见汪曼春揽着明楼的一幕,火气更盛:“阿诚,你还护着他!你可知明楼有没有真心待你!”

阿诚一愣,明楼如何就没有真心待他了?

明楼心中尴尬,却不好明说,只能摸摸阿诚的胳膊,哄着他松开了自己。

明镜干脆拉起阿诚:“你出去。”

“大姐?”阿诚看看还跪着的明楼,不愿离开。

明镜对明楼更气了,她领着阿诚出去,让他不要进来,然后关了小祠堂的门,拎着鞭子走了回来。

明楼依旧跪在那里。

明镜揉捏着马鞭,问他:“先说清楚你和汪曼春是怎么回事?”

明楼苦笑:“大姐,并不是您想的那样的,我和曼春……”

明镜听他喊的习惯,作势就要举鞭。

明楼立刻改口道:“我和汪曼春并没有关系,只是她知晓了我和阿诚的事……”

“什么?!她知道你和阿诚的事!”明镜吓了一跳。

明楼点头:“是,她知道。”明楼停顿一下,他并不希望大姐和曼春一直对立着,便实话实说,“其实这也是我们一起商量过的,在外面我和阿诚假装貌合神离,和汪曼春做做戏,也全都是演给别人看的。其实我倒是不怕什么,只是阿诚,我担心一旦我们关系曝光,阿诚会受人非议,更怕我一旦出事,他会受我牵连。”

明镜皱着眉:“就算是这样,你怎么能找她?她是汪家的人。”

“大姐,当年汪曼春也还小,汪家那些事与她是无关的。”

“不许替汪家的人说话!”

“是,明楼不敢了。”

明镜看着面前低头认错的弟弟,纠结万分,半晌才说:“阿诚都知道这些?”

明楼道:“知道的。”

明镜叹气:“你可要好好对阿诚,他心里从来都以你为先,万不可辜负了他。”

明楼想到阿诚,心里一片熨帖,脸上不自觉就带出了温柔的笑意:“大姐放心,我定会好好爱他护他。”

明镜放下了马鞭,坐回了椅子上。

明楼挨了打,又跪的膝盖疼痛,却不敢动,只能问:“大姐,我,我能起来吗?”

明镜瞪他:“跪着!我话还没问完呢!”

“是。”明楼只好低下了头。

明镜揉了揉太阳穴,声音疲惫:“明大公子,你知不知道,你在政府里当高官,你姐姐我却随随便便就被人说成是红色资本家,有多少人想整垮我,吞掉我明家的企业。”

明楼抬起头来,看着明镜意味深长的眼神,明白她是在试探自己。

明楼说道:“大姐,不管是什么资本家,只要是中国的资本家,就不该被人这样惦记。”

联系之前孩子们的话和明楼的表现,明镜可以确定明楼并不汉奸,而更像是国党方面的人,眼睛便亮起来:“那你明长官是不是该好好管一管。”

明楼笑着说:“大姐,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育下面的人,一定不会让您被人威胁的。”

明镜心里满意,这样一来自己开展活动也会方便许多,语气就缓和了一些:“你说吧,这次回上海,你究竟是做什么来了?”

明楼道:“做中国人该做的事。”

“拿什么来证明?”

“时间。”

“多久?”

“可能会很久。”

“很久是多久?”

“也许三五年,也许七八年。”

明镜点点头说:“这么长的时间,给足了你改弦更张的机会。”她有把握把弟弟争取到自己所在的一方来。

明楼心里暗笑,面上却一片严肃之意:“明楼明白。”

明镜没再让明楼跪着,但又开始教育起他来,让他要对孩子们多多上心,还让他在父母的灵位前保证,要把孩子们教育成正直的人。

阿诚站在小祠堂外面,进退不是,只好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但无奈却什么都听不见,急得额头冒汗。

好一会后,小祠堂门开了。

“大哥!”阿诚赶紧上下打量明楼,看他有没有再挨打。

明镜“哼”了一声,阿诚才注意到她,尴尬地喊了声“大姐”。

明镜瞥了他们一眼,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们都记清楚点,要是你们真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就不要怪我大义灭亲了。”

“是。”明楼和阿诚一起恭敬地回答。

明镜转身下了楼,看样子是去看孩子们了。

阿诚马上拉住明楼,问他:“大哥,你还好吗?”

“没事。”明楼摸摸阿诚,却牵到了伤口,疼得皱了眉。

阿诚拉着明楼回房:“我还是给你上点药吧。”

明楼说:“你也是,大姐要打我,打两下就罢了,不会怎样的,你来挡住,还弄得自己也受伤。”

阿诚十分认真地说:“你挨打,我怎么能看着不动?”

明楼心头一暖,亲吻了阿诚的鼻尖:“是啊,我也不能看着你受伤却无动于衷。”

两人互相看看,都笑了起来。

卧室的门关上了,里面传来两人的声音。

“过关了?”

“过关了。”

“大姐都知道了吗?”

“我透露了一点,想来……”

……









作者:用了很多原文的台词。

明爸爸灵位:大女儿真是厉害啊!已经在这里看到好几次长姐训弟的戏码了。
明妈妈牌灵位:想不到当初买的柠檬树居然成精了,还和自己儿子在一起,看来很恩爱啊!
明爷爷灵位:国家情怀,儿女情长,今天的戏看得很过瘾啊。
明奶奶灵位(耳背):不知道他们刚刚都在说什么,小镜怎么下手这么狠?
于是大家开始给明奶奶重现刚刚的场景。
小祠堂:其实我这里每天都很热闹呢。

25 Mar 2016
 
评论(23)
 
热度(97)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