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三十三)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小阿诚。

——————————
上回:明台感情开窍
——————————

(三十三)

明台和曼丽上了车才发现阿诚坐在驾驶座上,明镜则坐在了副驾的位置。

“大哥呢?”明台尽力保持表情正常。

明镜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打开小包,三个宝宝马上探出头来:“我让他带着行李去另外一辆车了,不然哪里坐得下?”说着就捧起宝宝挨个亲了一下。

“大姑姑我们回来啦!”

“大姑姑包里好挤啊!”

“大姑姑有没有想我们?”

三个宝宝一出来就立刻叽叽喳喳地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车里马上就变得热闹了。

明镜笑着和宝宝们说话,明台和曼丽坐在后面,完全成为了陪衬。

明台倒是也不生气,反而趁此机会偷偷握住了曼丽的手。

曼丽不知道是因为气恼还是羞涩,涨红着脸使劲想把手抽出来。

明台嘴角勾笑,微微歪着头冲曼丽挑了挑眉。

曼丽撅着嘴,不再挣扎。

明台立马得意起来。

“哎呦!”明台突然叫唤起来。

明镜好像终于想起来明台了,关心地问:“明台,你怎么了?”

明台收敛了夸张的表情,说:“没事,我不小心把膝盖撞到前面的椅背上了。”

阿诚开着车,撇撇嘴——车里空间不小,哪里就容易撞到腿?

三个宝宝也关心地说起来:“小叔叔没事吧?”“椅背坏坏!”“小叔叔不疼哦~”

明镜略带埋怨道:“多大了,坐车也不老实。”

明台只好苦着脸点头受教。

曼丽脸不红了,挑着眉得意洋洋地给了明台一个小眼神——让你使坏,看我掐你!

明台揉揉腰侧的软肉,耷拉着眉毛咧着嘴,颤巍巍地给了曼丽一个大拇指——算你狠。

到家后,明楼独自一人拿着行李,孤独地从后一辆车上下来,和前一辆车热热闹闹的场景完全不同。

“哎⋯⋯”明楼叹气。

“父亲!快点啊!”明辉大声喊着。

明楼只好苦笑着拎起行李,走进家里。



上海也洋溢着圣诞节的气息,尤其是各租借内,处处欢庆。

明楼和阿诚将孩子们交给大姐,难得地一早就出门共度两人世界。他们穿了同款的大衣,分别围了驼色和米色的围巾,远远一看好像穿的完全一样。

两人共同吃了大餐,逛了公园,还偷偷在咖啡厅里接了吻,好似一切情侣的约会一样。

待到下午三点多,明楼却拉着阿诚钻进了弄堂里。

“大哥,你是要带我去哪啊?”阿诚被明楼带着在弄堂里穿来穿去,已经完全迷糊了。

明楼笑着说:“好地方,我也是和别人打听来的。”

阿诚虽然疑惑,但他是完全信任明楼的,便也乖乖跟着明楼走,走的越发远离繁华的市区了。

终于,明楼在一处古朴的小院前停住了。

小院深藏在迷宫般的弄堂深处,周围环境虽然算不得很好,但胜在清幽。

阿诚问:“这里是⋯⋯”

明楼没有回答,而是再次看了门牌号,然后直接上前叩门。

不一会,一个年轻男子将门开了个缝:“你们找哪位?”

明楼很礼貌地说:“我们来找赵先崇赵老先生。”

年轻男子继续问:“你们是什么人?找家父何事?”

明楼拉起阿诚的手——阿诚略微挣扎了一下就平静了——笑道:“我是明楼,这是我爱人明诚,我们和您父亲们的情况是一样的。”明楼着重在“父亲们”一词上加重了语气。

年轻男子惊讶地看了看他们,完全打开门:“您就是丽莎提到的明先生?那这位一定就是⋯⋯”他激动地看了看阿诚,让开门口的位置,“快请进来!”

阿诚刚刚听到刚才的对话就已经有些发蒙了,此刻进到院内,看到院子里那一棵即将枯败的石榴树和一棵繁茂的石榴树时,更是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难道真是⋯⋯

“父亲!爹!明先生来了!”年轻男子激动的大声喊着。

明楼和阿诚走进屋里,就看见一位头发全白的老先生拄着拐杖站起来,还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在扶他。

“两位先生安好。”明楼和阿诚一同问好。

年轻男子,也就是两位老先生的儿子,过去扶住头发全白的老人,让他能更稳地站立。

赵老先生,花白头发的老人,看着明楼,又看站在明楼身边的阿诚,嘴里念着:“来了,来了啊。”他请两人坐下,自己却不肯坐,而是走到了阿诚跟前,“你就是阿诚?”

阿诚看了明楼一眼,见明楼轻轻点头,才说:“是的。”

赵老先生问:“柠檬树?”

阿诚已有所察觉,此刻心里虽然紧张,还是点头承认:“是。”

赵老先生看了明楼一眼:“他可有善待你?”

阿诚微红了脸,语气却是坚定的:“大哥对我很好。”

赵老先生点头,慢慢走回座位坐下:“'这就好,也不枉你为他放弃了悠长的生命。”

明楼此时说:“我定不会让阿诚受到委屈。”

头发全白的老先生点点拐杖:“你啊,不用操心,丽莎小妮子不是说他们好的如同一人吗?”

赵老先生先是反驳一句“丽莎那老妖婆哪里是小妮子了”,然后便露出笑容来:“你们这样很好,要一直这样才好。”接着,他说道:“你们想问什么吗?”

阿诚看了明楼,明楼同时也看了阿诚。

明楼的声音柔和的仿若能滴出水来:“我只是想让他看到我们将来的共白首。”

阿诚闻言,心跳蓦然加速,声如擂鼓。

两人没有在小院多停留,夕阳即将落下时便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谁都没有言语,只是牵着手往前走,走进了圣诞节欢乐的气氛里。






所以他们在小院里干什么了?
石榴树夫夫:长大后你就成了我!
柠檬树夫夫和石榴树儿子默默看着两个糟老头在一起乱舞。

14 Mar 2016
 
评论(25)
 
热度(110)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