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十九)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小阿诚。

————————————————
上回:楼诚纯共枕,上海收家信
————————————————

(十九)

明镜把信和照片妥善收好。

“曼丽,曼丽!”明镜拿起手提包,穿上外套准备出门,“我出去一趟,你和明台好好做功课,不要总是玩。”

曼丽正在和明台一起看杂志,品评杂志上的服装,听到明镜的话赶紧点头:“知道了大姐,我们一会就去看书。”

“好孩子,曼丽最乖了。”明镜满眼笑意。

明台躺在沙发上,鼓着脸,撅着嘴:“大姐,难道我不乖吗?!”

明镜立刻装作生气的样子:“你呀,有曼丽一半听话我就阿弥陀佛了。”

“大姐偏心!明明我最乖!”明台用杂志盖住自己的脸,发出抗议的呐喊。

明镜无奈地看看明台,嘱咐曼丽:“你们在家听话。”

曼丽忍着笑,说:“大姐放心吧。”

明镜点点头,出门办事去了。

曼丽一转身,小裙子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明台,走吧。”

明台稍稍拉下杂志,露出眼睛:“干嘛啊?”

“做功课去啊。”

明台又发出哀嚎:“啊——!放过我吧!”

曼丽笑嘻嘻地跑过去拉起明台:“走啦走啦~”

明台嘟嘟囔囔的,到底没有反抗,顺从地被曼丽拉走了。



明镜让司机送她到了戏院。

此时戏院里的人并不算多,明镜看看时间,离开场还有二十分钟。

她深吸一口气,正要买票……

“你来了。”

明镜吓一跳,一回身,王天风微笑而立。

明镜抚着胸口,瞪视王天风:“连个声也不出,是要吓死谁啊!”

王天风笑道:“走吧。”说着,递上票。

明镜看着票,并没有接:“你什么意思?”

王天风手没动,依旧举着票:“看看戏而已。”

明镜微微眯眼,看着那张小小的票。

“不赏脸?”王天风问。

明镜拿过票,率先往里走:“有人请客为什么不看。”

王天风马上跟上明镜,并排而走,丝毫不落后:“不要多想,只是想感谢你上次送我去医院。”

大概半个月前,突然来袭的冷空气让很多人都病倒了。明镜从工厂回家的路上正巧看到了脸色青白的王天风,想想毕竟是认识的人,便让司机停车,下车去问候一下。

不问不知道,一问才发现他生病也不去医院,只是自己拿了点药扛着。

或许是把王天风也当作了弟弟一般,见他不知道爱惜身体,明镜突然就生气了,硬是把王天风塞进了车里,让司机直接去了医院。

然后王天风就被医生安排输液,好歹没发展成肺炎。

戏院里,当天演的什么戏明镜并没有记的太清楚,她只记得散场后离开戏院时,王天风把她护住,没有让旁人挤到她。



巴黎,丽莎的花店。

丽莎泡好了花茶,拿给明楼和阿诚喝。

明楼先是细细嗅一嗅,再轻抿一下,然后才正常地喝了一口:“清新甜美,我倒是从没喝过这种花茶。”

丽莎很骄傲:“这都是我自己调配的,外面可不会有。”她看看坐在一起的两人,紧接着道:“看你们这个样子,我是不是应该拿点酒出来庆祝一下?”

阿诚耳根微红:“丽莎,不用了。”

明楼倒是一把搂住阿诚宣示主权——虽然已经知道丽莎为促成他俩做了不少工作,但他还是在意那天她跨坐在阿诚身上暧昧的样子。

然后阿诚整张脸都红起来。

丽莎见阿诚这个样子便拍着手开心的大笑起来。

见阿诚窘迫,明楼虽也想笑,但到底还是忍住了,转而放开手,拍拍阿诚的腿,安抚安抚他。

“真的非常感谢你。”明楼诚恳地说,“如果不是有你帮忙,我和阿诚可能要很久以后才能坦诚地接纳这份感情。”

丽莎的手指卷弄着她披散的长发,收敛了笑容:“不用谢我,到底是你们互相爱慕才能走到一起。”

明楼继续说:“其实我们还有事想请教你。”

丽莎手指的动作停下来:“什么事?”

明楼握住阿诚的手:“我们想问一问,关于阿诚,不,是你们这种身体情况,有什么应当注意的?”





作者:丽莎,一个风情的女人,我好爱她!可她居然是一个剧本编外人员……orz 下次会让丽莎给大家讲解宠物小精灵(划掉)植物小精灵的设定!

03 Mar 2016
 
评论(17)
 
热度(119)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