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十六)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小阿诚。

———————————————————
上回:阿诚衣领现唇印,曼丽入住明家
———————————————————

(十六)

上海,从各方面来看局势都算稳定。

明家的生意持续稳固发展。

于曼丽虽然比明台小,但两人其实是同岁的。明镜在给曼丽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特意捐了一个时下颇为时髦的放电影的小礼堂出来,顺利让曼丽和明台成为了同班同学。

就连王天风都顺利安顿下来,蛰伏在了一片平和的外表下。

而巴黎却可谓是风雨欲来。

十月,美国华尔街股市崩盘,引发动荡。作为主修经济学的学生,明楼最近越发忙碌,晚上回家还需要挑灯夜战导师给出的题目。而更让明楼烦躁的是,阿诚最近时不时的晚归。

终于,明楼和几个同学一起研究的课题完成了,论文顺利发表。松了一口气的明楼难得在白天回到家里,想和阿诚分享喜悦,然而家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阿诚的身影。

明楼特意查了阿诚的课表,今天整个下午都是没课的。

明楼心里腾起一团无名火,虽然他知道,阿诚可能是在学校里看书,或是和朋友一起小聚,但之前几次在阿诚身上闻到的香水味却挑战着明楼的理智。

论文成功发表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

在屋里坐了一会,明楼忍不住起身,披上外套出了门。

天气阴沉着,不一会儿还飘起了细密的小雨。

明楼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他真应该接受同学们一起庆祝的邀请,至少现在他能在酒吧里谈笑,而不是吹着风淋着雨。

街角一个人影闪过。

阿诚?

明楼立刻小跑过去,然后看到阿诚和一个金发的姑娘说笑着漫步。

阿诚!

明楼说不清自己为什么生气,但怒火已经要吞噬他了。

攥紧拳头,明楼默默跟在两人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阿诚和姑娘去了书屋,大约十分钟后买了书出来了。

阿诚和姑娘去了咖啡厅,相对而坐,说说笑笑,居然持续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那个女的居然还握了阿诚的手!阿诚你怎么不躲开?!

很好,终于出来了。

在公园散步?天上还飘着雨呢,有什么好散步的。

去了花店。

花店?!!这不是阿诚总是来的那家花店嘛!

明楼躲在街道对面的杂货铺里观望,很好,在道别了。

等等,阿诚和那个女人……拥,拥抱!还吻脸?!!

明楼攥紧了手边的东西。

“先生,你是要想要这瓶柠檬水吗?”店员小心地询问明楼。

明楼随意掏出钱来:“我买了。”

说完,也不顾店员冲他喊“先生,找您零钱”的声音,赶紧离开杂货铺,跟上阿诚的脚步。

阿诚似乎心情很好,哼着歌,往家的方向走。

还知道回家?

明楼狠狠打开柠檬水的盖子,喝了一大口。

待到阿诚进屋半小时后,明楼才回家。

“大哥,你回来啦。”阿诚温和地笑着,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明楼微微眯着眼,摘掉手套和围巾:“我回来了。”

阿诚走过来帮明楼拿外套,明楼又闻到了那种淡淡的香水味。明楼不动声色地问:“阿诚啊,下午都干什么了?”

阿诚一边挂好外套,一边说:“也没干什么,和朋友出去转了转。”

你那叫没干什么?!

明楼心里的火腾腾地冒,但面上还是一副平日的样子:“哦?哪个朋友?我认识吗?你也应该多请朋友到家里来做客的。”

阿诚笑笑:“就是个普通朋友,大哥不认识的。有机会我会请他们来玩的。”

“好,我肯定热烈欢迎。”明楼笑的都要僵硬了。



晚上,明楼泡在浴缸里,大脑一片混乱。

今天的自己简直太反常了。

阿诚已经到了谈朋友的年纪,和异性走得近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自己反应会这么大?

明楼把头埋进水里,待到快要窒息时才抬起头来。

刚刚脑海里闪过的那个念头是什么?明楼不敢相信地瞪大着眼——反应太大是因为……吃醋?!

明大少爷又一次把头埋进水里,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此改变了。





匿名:我好像喜欢上自己的弟弟了(我是男的),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29 Feb 2016
 
评论(20)
 
热度(139)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