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八)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小阿诚。

HE,主楼诚,有台丽、风镜。

——————————————————————
上回:柠檬诚变成了小男孩阿诚,生病好难受
——————————————————————

(八)

明镜和明楼一起守在阿诚身边,明台因为年纪太小,早就支撑不住睡过去了。

明楼摸摸阿诚的额头:“大姐,好像温度低一点了。”

明镜看着烧的脸通红的阿诚,叹气:“降温了就好了,若是再这样烧下去,会出事的。”

明楼问:“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说完自己又摇头,“不行,万一阿诚突然变小了,或者干脆变回去了……”

明镜看着弟弟忧虑的样子,突然间就觉得明楼长大了,不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了。

明镜移开目光,看向枯萎的柠檬树:“明楼,你说,阿诚怎么就突然变成小孩子了?”

明楼顺着大姐是目光看过去,突然想到什么:“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大姐,你说柠檬树和阿诚会不会有某种联系?比如说,柠檬树可以反映阿诚的身体状况之类的?”

明镜也拿不准,但还是觉得有这种可能。

明楼立即跑去看柠檬树。

柠檬树看起来一副将死的样子,但其实还有着生机,而花盆中的土壤不知为何也灰白板结了。

“大姐,我去处理一下,你先照看一下阿诚!”明楼立即搬起花盆往外跑,他要赶紧去花园里给小柠檬树换土。

“明楼,你慢点啊!”明镜只来得及说一声,明楼就已经跑出去了。明镜只得坐回床边,给阿诚换敷在额头上的湿毛巾。

花园里,明楼直接跑向花坛,用小铁锹挖出肥沃的土壤来,小心的给柠檬树换土。

不过花园的灯光并不太明亮,明楼在把土放进花盆的时候被旁边花枝上的刺刺破了手指。

“嘶……”明楼看看破皮的手指已经冒出血珠来,而手上又都是泥,只好先拿出手帕稍微擦拭一下,再忍住疼痛,挤一挤伤口,让血珠流出来——他没注意到的是,挤出来的血珠滴落到了花盆当中,渗入进了新换好的泥土里。

小心的把柠檬树在花盆里固定好,明楼惊讶的发现柠檬树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一些绿色!

同一时间,躺在床上的阿诚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小脸没有那么红了,体温也接近了正常。

等明楼把花盆搬回来的时候,明镜和明楼两人都十分开心,原来阿诚和柠檬树之间的确是有着联系的!但是,为什么只是换了下土,柠檬树就立刻好转呢?

不论怎么说,阿诚能好起来就最好了。



阿诚在第二天凌晨便醒来了。

台灯没有关,阿诚接着暖黄的灯光看到明镜正披着外套趴在床边浅睡,明楼则在占据了大床的另一边,草草裹着毯子睡着。

阿诚缓了缓神,终于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变大了。

阿诚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翻转着看了看,咧开嘴笑了。

因为被子动了,明镜立刻醒来要给阿诚掖被子,发现阿诚醒了还笑得开心,眼泪忍不住就要流出来:“阿诚,你还难受吗?”

“大姐~”阿诚笑嘻嘻的,“大姐你看,阿诚变成小孩子啦!”

“你这个孩子……”明镜轻轻拍打了一下阿诚,把他伸出来的手塞回被子里去。

“阿诚?”明楼迷迷糊糊醒过来,“阿诚!你醒了!”

“哥哥~”阿诚被明镜按住,在被子里动弹不得,只好冲明楼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阿诚变成小孩子了!阿诚可以和哥哥一起去上学了!”

明楼一怔,微微抿住嘴角:“对,阿诚可以去上学了。”

明镜看阿诚又想乱动,再次按住他:“那也要养好身体再说,乖乖躺着,再睡一会儿!”

阿诚眨眨眼,偷偷给了明楼一个调皮的小笑脸,就听话的闭上眼睛睡觉了。

明楼看着阿诚带着笑意的小脸,心里暗想:原来,是阿诚想要变大,所以才能变大的吗?




明楼:原来阿诚喜欢上学啊。
阿诚:……哥哥笨蛋!
阿诚心想:是“想要和哥哥一起”上学!

28 Feb 2016
 
评论(33)
 
热度(192)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