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柠檬(七)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小阿诚。

HE,主楼诚,有台丽、风镜。

——————————————
上回:小阿诚变回了柠檬
——————————————

(七)

距离小阿诚变回柠檬已经过去十几天了。

明楼一直在悉心照顾柠檬树,他发现近来柠檬树对于水和养料的需求越来越大,便干脆早晚都浇水施肥。

如此下来,柠檬树没有什么变化,倒是柠檬变的愈发精致了。

明镜看到柠檬的变化,也稍稍安心。说不定是小阿诚需要营养了,就回树上去长长呢?毕竟他平日都是不吃东西的。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明楼带着一肚子气回家了。

“真是太气人了!”明楼吃晚饭时不怎么表现出来,回到房间里就开始对着柠檬树吐苦水,“那个王天风,我俩上辈子肯定就是仇人,这辈子还是!他居然把我辛辛苦苦出的黑板报给擦掉了!害我被老师批评。”

明楼给柠檬树擦拭叶子上的灰尘:“不过我已经想好怎么报仇了,他住校,平时都在外面晒被子的,我就混进去把它给泼湿了,看他晚上怎么睡。”

明·十岁·楼越想越开心,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

擦完叶子,明楼又细心地把柠檬擦了擦:“你看,现在给你擦的时候一动不动,多乖,之前要给你洗澡就扭来扭去的不听话。”

照顾好了小柠檬树,明楼收拾好东西,关掉灯。

“晚安,阿诚。”

明楼躺在床上,对着沐浴在月光里的柠檬树道晚安,他没有看到,小柠檬发出淡淡的柔和的光芒。



第二天是休息日,明镜要带着明楼、明台一起出去逛公园、买东西、看戏。一整天都安排的满满的。

明家三姐弟吃过早饭,换好衣服就出门了。

帮佣照常收拾房间,而打扫明楼房间的时候,帮佣发现小柠檬树居然枯萎的厉害,而且之前树上结的柠檬不见了。

“奇怪了,大少爷每天都精心照顾,怎么就快死了呢?”

帮佣凑过去仔细看柠檬树,果然枝叶枯萎发黄,已然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摇摇头,这可不是她一个帮佣该操心的事。

整理床铺,擦拭家具,清洁地板。

帮佣完成自己的工作,关上明楼的房门离开了。

“嗯……”

明楼的衣柜里,发出虚弱的声音。

不一会儿,衣柜门打开来,一只细弱的小手伸了出来。

“没人了吗?”

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套着明楼的学生服外套从衣橱里爬出来。

“好难受……”

男孩子费力地爬到明楼的床上,蜷缩进被子里。

男孩脸色通红,却浑身发冷,用被子紧紧把自己裹住。

“哥哥,阿诚好难受……”

男孩咕哝着“哥哥”,陷入了昏睡中。



“真好玩!大姐,我们下次还去看戏吧!”明台一蹦一跳地跑进来。

“好,明台想看,咱们就去看。”明镜宠溺地看着明台。

明楼拎着几个购物袋,倒是一脸灰败——和大姐逛街实在是太累了,即便是吃了大餐看了戏也抵不过逛街带来的痛苦。

帮佣过来结果购物袋:“大小姐,大少爷,小少爷,你们回来了。夜宵我都准备好了,吃一点吧。”

明台欢呼着跑进餐厅:“吃夜宵喽!”

“哎呀,明台你慢点,还没洗手呢!”明镜紧跟在后面也进去餐厅了。

明楼脱掉外套,正要走,帮佣拦住他:“大少爷,今天我看您房间里的柠檬树像是快不行了。”

“怎么可能?!”明楼大惊,“我早上走的时候它还好好的!”

帮佣赶紧解释:“是真的,我打扫房间的时候……”

明楼不等帮佣说完,扔下外套就跑向二楼,一把推开卧室的门,打开灯——

柠檬树枯萎的样子一把尖刀一样刺进了明楼心里。

“阿诚……”明楼看着柠檬树,眼眶红了起来。

这时候,床上一个小鼓包动了动,传出一个细微的声音:“哥哥?”

“阿诚?!”明楼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的小男孩,那分明就是阿诚的样子。

阿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哥哥,阿诚好难受……”说完,阿诚就又睡过去了。

明楼赶紧跑过来,抱起阿诚:“阿诚!”明楼触到阿诚身上滚烫的温度,“发烧了?”

“大姐!大姐!退烧药在哪?!”




明楼摸摸小男孩阿诚的头:阿诚,你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虚弱的阿诚:……

28 Feb 2016
 
评论(50)
 
热度(200)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