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润物无声(下)

短篇,阿诚视角,讲述楼诚之间润物无声的感情故事。



阿诚领着明楼去看花店,一路絮絮叨叨地讲着这几年自己的经历,略微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明楼只笑着听他说,时不时接上一句“不错”、“很好”、“然后呢”之类的话。

来到花店门口,阿诚才反应过来自己自说自话太多,明先生会不会烦了?

阿诚赶紧摘下牌子,打开店门,请明楼进来。

“明先生,快进来吧。”

明楼走进这间小花店,阿诚已经急忙跑去烧水了。

一排排花束整齐的摆着,并没有什么特别名贵的品种,多是一些常见的玫瑰、百合、康乃馨之类的。

但小屋整洁有序,花朵芬芳,虽然平常,但令人心情愉悦。

阿诚端来一杯茶,略有些羞赧:“明先生,您坐,喝点茶吧。”

明楼笑着点头。

他把茶水放在桌上,除去外套,才在店里的小沙发上坐下来。

阿诚赶紧接过外套,把衣服挂起来。

明楼端起茶杯,轻轻嗅了嗅,抿了一口。

阿诚脸色微红,想在明楼旁边坐下,想了想又拘谨地拿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了对面。

明楼笑道:“怎的这么拘束?”

阿诚轻咳了一声:“毕竟好多年没和明先生见过面了。”

明楼喝着茶,道:“是啊,只是电话联系,到底不如直接见面来的亲近。”

两人又聊了一会,主要是明楼在问,阿诚回答。直到阿诚的肚子叫了起来,两人才回过神来,原来午饭时间早已过了。

明楼自然地拉起阿诚:“是我的不是,竟然忘记了时间。走,去店里吃点吧。”

阿诚被明楼牵住手,竟不自觉的就应了“好”。说完以后心下却暗自懊恼,怎的自己就这般不知所措。

阿诚到底还是在湖心饭店里用了午饭。



夜色降临,阿诚辗转反侧。

今日明楼告诉他,他这次回来是特意来看他的。

明楼说,他要把湖心饭店转手他人。

明楼说,他接下来会一直在大城市里,应当不会再回来了。

明楼说,看到阿诚如今过得好,他便放心了。

明楼说……

阿诚又翻了个身,裹了裹薄被。

当初大学毕业时,阿诚曾有机会留在外边的企业里上班,若是坚持下来,现在也应当是一名收入不错的白领了。但他始终觉得,只有回到镇子里,才能距离明先生更近一些。于是阿诚放弃了外边的机会,回到镇子里开了这家小花店。

阿诚总想着,明先生到底是会来的。

等明先生来了,就让他看看自己的小店,给他泡茶喝,向他讲一讲自己这些年的事……

这些事今天阿诚都做过了,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因为,明先生说他今后不会回来了。

阿诚翻来翻去,最终坐了起来,狠狠挠了挠头发。

究竟哪里才能离明先生更近一些呢?



第二日,明楼与新老板交接了饭店的事宜。

就在明楼走出湖心饭店的时候,阿诚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阿诚?这是怎么了?”

“明先生,我会做很多事,不会的我也会很快学会的!让我跟着你做事吧!”阿诚喘着大气,面色绯红。

明楼看着他,阿诚便直直地回望。

明楼板起脸来:“跟我做事?我要求很高的。”

阿诚立刻站直了身体:“您有什么标准,我都能做到的。”

明楼听他这么说,便笑了:“好,若是到时候骂你,你可不要哭鼻子。”

阿诚欣喜地点头:“才不会。”



阿诚关了花店,在小镇上又逗留了一段时间,将房子租了出去。

随后,阿诚循着明楼的脚步,来到了上海。

他不再穿棉制运动衫和休闲鞋,改为西装领带和皮鞋。

他不再随意作息,而是每日如同定了时间的闹钟一般,做事井井有条。

他渐渐褪去了青涩和天真,沉稳干练地出入写字楼和各色场合。

上海的商界开始知道一个叫明诚的年轻人,他跟随在明氏企业管理者明楼的身边,帮他赢得了一份又一份合同,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但他们不知道,明诚还帮着明楼安排妥当了多少生活琐事。

突然有一天,就连明楼自己都发现,离开了阿诚,自己的一切都将不再顺利。

然后,有些东西就变了……



阿诚很忐忑。

此刻,他和明楼一起坐在汽车的后座上。

他想,就算是他小时候重新走进学校都没有这么忐忑过。

明楼拍拍阿诚的手:“不要怕,大姐虽然嘴巴严厉了一点,但心是很好的。”

阿诚抬头看看明楼,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可是,你,我……”

明楼抓过阿诚的手,用自己的手包住那只带着汗意微凉的手,慢慢摩挲:“不要怕。”

阿诚深呼吸,也渐渐安定下来:“好,我不怕。”

明楼看着阿诚坚定的样子,骄傲地笑起来。



“阿诚,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

“你接受不了吗?”

“不,我只是,太开心了。”

植物默默地结出花蕾,而花朵又在不知不觉间绽放,淡淡地芳香,只有嗅到的人才知道。

22 Feb 2016
 
评论(9)
 
热度(92)
© 甜甜派小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